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川普譴責反美女議員使用「污言穢語」 奉告民主黨「2020見!」

川普總統周二(7月16日)嚴厲譴責4個反美的民主黨女議員使用「污言穢語」。川普還提醒民主黨國會領袖佩洛西如果不把這幾個人趕走,那就在2020年大選中見。

川普總統嚴厲譴責4個反美的民主黨國會女議員。

川普總統星期二(7月16日)強力回擊了四名新任的國會女議員,她們譴責川普政府,並在一個罕見的聯合記者會上再次呼籲彈劾川普,並聲稱民主黨給了她們使用“污言穢語”的“自由通行證”。這些人甚至還挑戰了譴責她們的民主黨同事。

川普總統周二上午(16日)發推文說:“民主黨國會女議員們一直在噴出一些最骯髒、最可惡和令人作嘔的東西,眾議院或參議院的政客們從來沒說出過的話,然而她們得到了民主黨給予的自由通行證和大擁戴。可怕的反以色列、反美國、親恐怖主義份子和公開用F字眼叫囂……

“還有很多可怕的事情,而嚇呆的民主黨人卻還在為她們奔走。眾議院為什麼不投票譴責她們所說的污言穢語和帶仇恨的事情呢?因為她們是激進的左派,民主黨人也害怕她們。悲哀!”

這四名民主黨女議員包括明尼蘇達州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密歇根州眾議員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紐約州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以及麻薩諸塞州眾議員艾納·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其中,奧馬爾出生在索馬利亞;而科爾特斯則是波多黎各後裔。

被川普總統譴責使用污言穢語的4個民主黨女議員,左起:特萊布、奧馬爾、科爾特斯和普雷斯利。

事實上,本來眾議院民主黨正在計劃要正式譴責川普的周末推文,因為川普敦促那幾個女議員“回到”他們原來的地方——這4名女議員都有移民或移民後裔的背景,其中三人出生在美國。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直到最近才與這個“四人幫小團隊”的眾議院新生有過公開的口水戰,佩洛西說她們四人在國會中沒有支持者,然後AOC辱罵佩洛西是“種族主義者”,因為她們四人都是有色女性。

奧馬爾一直受到兩黨著名成員的批評,因為她的言論被廣泛認為是反猶太人的。

特萊布說話則以帶F字眼“著稱”。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可能是少數的民主黨人中,認為這4個女議員將對2020年民主黨的總統大選造成負面影響的人之一。

喬·拜登在福克斯的採訪中說:“科爾特斯(AOC)是很聰明的,而其他3個我們提到的女士也都很聰明,但是她們是很例外的,她們不是大多數…大部份被選出來的民主黨人都像你在商界看到的人們一樣。我們需要那樣的能量。”

21世紀項目的共同主席河瑞斯·庫珀爾(Horace Cooper)在受訪中也認為川普總統的推特言論並不是種族歧視,他說:“我們的總統只是在說,如果你喜歡這個地方,這個地方的機會平等是好的,而你痛恨它,你不只不喜歡,你痛恨它,所以可能,別的地方你會更加喜歡,他只是在這麼說。一點都不是種族歧視。”

庫珀爾還說:“…在這個國家,人們可以進到眾議院、參議院等這些地方當議員、還可以進到白宮。…在美國,你可以到任何甚至最富有的地方,而這些人她們痛恨這個。…你要明白這裡涉及的是仇恨的問題,它不是在說改善美國的什麼,她們白紙黑字的就是不接受美國的現況,總統把它指出來了,因為我們的總統愛這個國家。”

外交關係委員會委員關塔·哈麥德博士(Qanta Ahmed)在接受採訪時說:“我看到這個總統在被美國人民選舉成為總統後,一直被暴力的對待著,沒有其他總統像這樣一直被消去他的合法性的。我剛剛從中東回來,在那裡圍著我的都是穆斯林國家的人,他們都不認為川普總統是種族歧視者,他們是擁護他的,但是在這裡(美國),穆斯林和左派勾結。

“而這4人中的一個甚至說:‘因為我是穆斯林,我不被允許說某些話,如果那不是壓迫,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是壓迫’——這是一個被選舉出來的國會議員說的話,真是令人無話可說。而且奧馬爾還把她自己的反猶太人行為說的沒什麼要緊的——在美國享受著自由的人還在說沒有自由。”

川普總統在周二早晨(16日)的推文里說:

“我的推文不是種族主義。我的身體里沒有種族主義的骨頭!所謂的投票只是民主黨的把戲。共和黨人不應該表現出“軟弱”並落入他們的陷阱。這應該是對民主黨國會女議員們所說的污言穢語、言論和謊言的投票…

“基於她們的行為,我相信她們憎恨我們的國家。將他們所說的可惡的事情列一個清單。奧馬爾的民調為8%,科爾特斯21%。南希·佩洛西試圖將他們趕走,但是現在她們和民主黨永遠結盟了。我們2020年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