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彬彬有禮的日本人為何電車搶座

日本人給外國人的印像一直都是彬彬有禮的,在一般的公共場合也很謙讓。但是日本人在乘電車、地鐵時卻是另一番風景,有一些人進入電車後就會積極搶座。這種事情有時令人百思不解?為什麼這些人在此事上失去了謙讓精神呢?

《日經中文網》發文指出,日本人很有禮貌不想造成別人困擾。

你看他們(日本人)在買東西的時候,不管隊伍排得多長,他們不會“夾塞”(意思是插隊),非常有秩序。在日本的車站與商店等有滾梯的地方,人們在乘電動滾梯時,都會自動靠在一邊排成一排,而將另一邊空出來,讓急趕時間的人能快步從空出來的一側順利通過。

而且如果人們排成一排的一側全部站滿,人們一般也不會去空出來的那一邊站著。如果他(或她)著急趕路,那就必須在空出的部分快速前行;如果只想乘滾梯,就必須排在電動滾梯的下方,等著從有人的一側乘入。

他們在公共場所為不給其他人添麻煩,一般都是靜悄悄的,不大聲喧嘩;在電車裡,他們會把較大的背包掛於胸前,為的是不讓自己的背包成為身後的人的障礙;基本上不會在短途的電車上吃東西,打電話,甚至是聽耳機時,聲音也會調到不讓別人聽到的程度,因為他們認為這些都是一種起碼的禮貌。

有些日本人積極搶座原因令人訝異

但如此注意他人體驗的日本人在乘電車或地鐵時,卻是另一番風景。雖然在這時他們也會排隊,但是只要電車或地鐵門一打開,有一些人進入電車後就會積極搶座!

你就是在等車時排在別人前面,有時座位也會被後來者搶走。一些日本人搶座的技巧之高,動作之快,令人咋舌,可謂“迅雷不及掩耳”。

這種事情有時令人百思不解?為何平時彬彬有禮,特別注意別人感受的一部分日本人,會在此件事情上失去了謙讓精神呢?

與其說日本人是重視在心情上有謙讓精神的民族,我覺得不如說是一個很守秩序的民族,不管這種秩序為法律所規定的還是約定俗成。

首先是法律問題,日本在1948年頒布了《輕犯罪法》,這個法律中的第十三項是“在公共場所對多數的人顯示出顯著的粗野粗暴的言行,給別人添麻煩,或逞威風,在等待火車、電車、巴士、船舶及其他的公共交通工具,演劇及其他的公共活動或等待分配配給物資等的隊伍中,或在上述活動中等待乘車,或買公共活動的票,或等待配給物資所發放的證票的公眾隊列里‘加塞’,或弄亂隊列的人。”

這樣的人會受到拘留或罰款的懲罰,因此排隊“夾塞”是一種輕犯罪,遵守秩序的日本人一般當然不“加塞”。

再說日本人對約定俗成的秩序的遵守,例如說乘滾梯時,在東京一般是人們站在左邊而讓出來右邊,而在大阪則是站在右邊把左邊讓出來。

搭電扶梯的日本人。

日本人相當遵守這種約定俗成的規則,因為這關係到一個秩序的問題。如果沒有這些秩序,就會發生混亂,對每人都不利,這個社會的行動效率與速度就會降低。

在等電車、地鐵時,日本人在排隊時還是都很守秩序的,通常不會“夾塞”或弄亂隊伍。

但是在此時,尤其是在始發站,隊伍一般都是複數的,可能有4-5列,車門也比較多,這樣人們湧入電車後,就出現了一種分不清先後的暫時性的混亂狀態,無序可尋。

然而搶座不會攪亂秩序,也不會影響電車的運行。如果互相謙讓,誰都不坐下來,相反會出現很耽誤人們時間的“無序”狀態:想坐下來看書、看手機的人反倒無法立即坐下做自己事。

因此日本人的彬彬有禮和遵守規則,主要並非心情上的謙讓,而是對秩序的尊重,在不攪亂秩序的情況下,他們中的部分人也會“一馬當先”了。

日本人非常講究“場”的區分,也就是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例如在公共場所不會大聲喧嘩,但是在居酒屋中卻可以吵吵嚷嚷,這是一種“約定俗成”;電車上也是如此,這在一定的意義上來講,也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搶座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日經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