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民投債務危機或是冰山一角 更多違約還會出現

中民投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圖片來自網路)

中國最大民企中民投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將無力償還8月2日到期的5億美元債券的本金或利息,成為中國今年最大的美元債券違約事件之一。有彭博專欄作家表示,中民投債務違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投資者應該做好準備,還會出現更多違約。

中國最大民企中民投債務危機進一步惡化

華爾街日報》7月22日報道,中國最大民營企業中國民生投資(中民投)在債務危機中越陷越深,上周五(7月19日)宣布,公司將無力償還8月2日到期的三年期債券的本金或利息,該筆債券金額高達5億美元,將這是中國今年最大的美元債券違約事件之一,顯示中民投財政困局的進一步惡化。

華日報道,這些未評級債券的票面利率為3.8%,由一家名為Boom Up Investments的海外子公司發行。一名駐香港交易員稱,上周五這些債券市值縮水近三分之一,交易價格為面值的50%,這表明違約的可能性非常高。

中民投涉足保險、房地產、飛機租賃等業務,成立於2014年,註冊資金500億元人民幣,自稱是“領先的全球化大型投資集團”,專註於與中國經濟發展以及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關的投資。該公司也是百慕大註冊的思諾國際保險集團(Sirius International Insurance Group Ltd.)的大股東,後者經營財險及意外險。

該集團的股東包括數十家中國民營企業,但與中國的民生銀行(China Minsheng Bank)沒有股權關係。不過,民生銀行前行長、董事長董文標,離開民生銀行之後,曾出任中民投的主席。董文標去年辭去中民投主席一職,但仍然保持董事職位。

中民投今年以來“雷聲不斷”

今年以來,中民投旗下多隻債券“雷聲”不斷。

7月19日,“18民生投資SCP007”公告,應該在7月18日兌付本金14.6億元,及利息5460萬元,但目前公司只將部分資金支付到上清所應收固定收益產品付息兌付資金戶,仍有部分資金沒有及時兌付,這意味著該債券已構成實質違約。

5月28日,“18民生投資SCP005”出現技術性違約,該債券本金15億元,利息7767.12萬元,其後公司在5月30日完成兌付。

4月22日,“18民生投資SCP004”出現技術性違約,該債券本金15億元,利息7212.33萬元,其後公司在4月24日足額兌付。報道指,中民投面臨財務壓力的原因,外界目前很少知曉,但一名前僱員曾表示,集團一直存在流動性問題,因為它使用短期債務為部分長期資產項目融資。

根據評級機構“上海新世紀資信評估投資服務”發表的報告,中民投的營業額去年上半年下跌一半到144億元人民幣,利潤亦滑落77%到12.6億元人民幣,集團的負債總額在三年內已增加134%到去年6月底的2321億元人民幣。集團當時的資產大約是3096億元人民幣。

根據標普全球評級6月2日發布的報告,中民投2019年共有約人民幣23.5億元境內債務發生違約。4月份,中民投的境外美元債券發生交叉違約,此前該集團的債權人表示他們可能要求中民投立即償還其人民幣貸款。

當月,國際評級機構惠譽表示,中民投“持續加劇的流動性危機”,將對Sirius International造成負面影響。

中民投早些時候還發行了3億美元、2020年到期的美元債券,這些債券得到了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建設銀行)香港分支機構的擔保。6月份,建設銀行償付了這批債券的本金和未付利息。

此外,中民投今年還有一起私募債券產品構成違約。今年4月8日到期的“16民生投資PPN002”,未按時兌付本息,已構成實質違約。其初始發行規模為25億元,目前需要兌付的本金餘額為8.5億元,逾期利息為5423萬元。

籠罩在債券爆雷陰霾下的中民投,今年初有多隻債券在二級市場出現價格暴跌,2月11日“17中民G1”盤中大跌逾30%,被上交所暫停交易。

根據企業預警通信息,截至7月20日,中民投債券存量規模為159.65億元,存量債券9隻,包括即將到期的18民生投資SCP006、16中民F2等。

彭博專欄作家:中國企業或出現出現更多違約

彭博專欄作家Shuli Ren7月22日撰文說,中國企業的債券違約率一直在上升,中民投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投資者應該做好準備,還會出現更多違約。

標普的數據顯示,年初迄今,中國已有24家公司在總額人民幣330億元的國內債務上違約。標普預計,隨著中國經濟降溫,今年下半年企業違約率將會更高。

此外,更加重要的原因在於,中共監管層再度收緊了流動性。4月份,中共政府方面認為,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取得了進展,官員們重新開始收緊信貸。

從中共最新一次政治局會議措辭的轉變可知,在會議聲明中,“去槓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等字樣重新出現。這與去年10月份相比可謂變化明顯;當時,在貿易戰升級之際,有關企業債和遏制樓市的措辭被盡數剔除。

彭博行業研究分析師Kristy Hung和Patrick Wong指出,房地產去槓桿也已全面恢復,監管機構遏制所有的融資渠道。最活躍的離岸債券發行人中國恆大上周推遲派息以留存現金。發行美元債已經成為了開發商的一個重要融資渠道,去年占非銀行融資的大約四分之一。

對於其他垃圾評級開發商而言,融資也開始收緊。7月份,泰禾集團以15%的殖利率發行了3年期債券,與2018年1月相比,殖利率翻了一番。

境外市場低評級發行人發現,期限較長的債券需求慘淡,這觸發了大量短期債券的發行,令情況更加糟糕。去年,78%的新發行債券期限在1~3年之間,2017年這一比例不到一半,此種情況令違約憂慮進一步升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