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彭博作家:中國科創版是擊鼓傳花的遊戲

科創版被認為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

正如市場觀察人士預料,中國科創版第二日交易未能維持上漲勢頭,25隻股票僅4隻上漲,其餘全部收跌。彭博專欄作家指出,與美國股市不同,中國股市不是一個長期投資的好地方,上市公司將公眾投資者視為免費的提款機,投資者只好押注新股上漲來賺錢,而後將股票當成燙手山芋傳遞給下一個投資者,成為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

科創板開市第二日21股下跌

科創板開市第二日未能保持上漲勢頭,首批上市的25家企業中有21家的股票下跌。周一,這些股票曾大幅飆升。

截至收盤,平均下跌7.9%,中國通號回落幅度最大,下跌了18.42%。晶元製造商安集微電子科技(Anji Microelectronics Technology)與瀾起科技(Montage Technology)的股票分別下跌12%和4%,周一這兩隻股票的漲幅一度高達520%和285%。生產特種金屬材料的西部超導材料科技(Western Superconducting Technologies)一度下跌13%。

表現較強的只有醫療設備企業南京微創醫學科技(Micro-Tech),一度上漲17%。

科創板被外界稱為中國版的納斯達克。納斯達克是美國以科技股為主的股市。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指,由於中國面臨來自華盛頓方面對其科技產業施加的壓力,北京方面希望科創板可以鼓勵對本土科技企業進行投資,同時引導更多中國企業選擇在國內而非海外上市。

彭博專欄作家:中國科創版是擊鼓傳花的遊戲

科創版開市當日,25隻掛牌交易的股票悉數上漲,平均漲幅達到140%,成交額超過480億元人民幣(70億美元),約佔中國證交所總成交額的13%。但這些漲幅對其他指數形成抽水效應,在科創版開市當日,中國其他所有股指——包括恒生、上證綜指和創業板交易量下降,全部收跌,跌幅平均超過1%,說明相同的投資者群體將資金轉投熱門的科創板。

對此,彭博專欄作家Shuli Ren撰文表示,被中國科創板所誘惑的投資者,最應該牢記的一點是,最亮的新星可能最快隕落。

Shuli Ren認為,科創版首日掛牌交易即飆升,這個現象不足為奇。中國投資者一向熱衷於“打新”。為什麼中國投資者喜歡押注新上市的股票(這種做法被稱為“打新”)呢?無論公司成長速度有多快,首次公開募股的非官方估值上限為23倍。這意味著進入市場時會遭遇系統性低估和單向押注。但科創板已經取消了這個本益比上限,其遵從美國IPO註冊制模式。

Shuli Ren分析說,投資者對新開市的科創版趨之若鶩,原因在於中國股市不是一個長期投資的好地方。與美國不同,美國投資者可以可靠地期待從股息和股票回購中獲得5%的現金殖利率,而在中國股市中,買入並持有是一種失敗的策略。中信證券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過去12年中,投資者每向公司投入1美元只能拿回38美分。中國公司基本還會給予現金回報。

Shuli Ren指出,公司將公眾投資者視為免費的ATM機。因此,對於想要賺錢的投資者來說,他們不得不押注股價上漲。“打新”基本上是一個將“燙手山芋”傳遞給下一位投資者的過程。

中國股市需要根本性的改革

Shuli Ren說,在北京眼裡,中國不斷膨脹的債務問題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源自市場融資不足。三分之二的企業融資依靠銀行貸款。科創板希望增強企業直接融資,讓公司通過公司債和股票發行向投資者籌集資金。

外界看來,科創板是北京當局新的供給側改革的一項重要政策,其實,科創板還算不上新鮮事物。近十年前,深圳創業板開始為小型企業提供新的融資平台。然而,創業板後來逐漸失寵。如果科創板想要避免同樣的命運,中國股市則需要進行更多根本性的改革。

Shuli Ren表示,科創板要想取得長期成功,需要保持流動性水平。不過,中國在這方面並未留下良好的追蹤記錄。瘋狂開始後,新股交易往往會狂瀉。

例如,2018年6月,郭台銘的工業富聯在上海首次上市後,其股票日換手率高達55%。相比之下,周一科創板股票80%的換手率,周二科創板平均換手率下降至36.5%。而目前,工業富聯的日換手率已經縮小至2%左右;回歸A股的邁瑞醫療,自10月份高調IPO以來,其交易量也萎縮至微不足道的水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 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