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趙黨鎮壓香港最大負資產 讓台灣和全世界看懂流氓

zhoude5168:英國殖民時期,香港居民當然有上街遊行的自由,1989年5月28日,香港150萬市民上街去「聲援北京學生」爭取民主自由,英治時代的香港人,當然有上街遊行的自由,甚至文革時期,在香港的那班紅衛兵,拿著毛語錄包圍港督府,英國人也照樣容許,這種愚蠢到不得了的問題,只有共匪外交部的智障,才會問。

198920042014:【淚灑香江】元朗血案之後,香港之夜是不寐之夜。香港大球場,在賽事第21分鐘,網民為香港歌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香港人呼喊國際社會關注香港近期發生的事,尤其是7月21日的元朗恐襲事件。元朗是陰間的門,從此以後,所有的餘地都被不負責任地揮霍一空。對港人而言,不自由毋寧死。

LifetimeUSCN: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香港市民表現出的一種集體成熟,讓中共徹底失算。6.12200萬人大遊行之後,中共試圖用過度使用武力激化香港市民反抗,以鎮壓“暴動”結束市民抗議。香港市民非常理智地迫使香港當局收回“暴動”的定性。如果換在中國大陸,中共宣布“暴動”之後,各地“群眾”紛紛譴責,支持中共大開殺戒。

Hk60740379Hk:車廂內的男人叫婦孺站到後面,自己站在最前,硬食棍如雨下;柳俊江,林卓廷聞訊趕到現場,保護市民,自己卻被打到渾身血;消防兩夫婦義載被襲市民,並帶他們到私宅暫避;市民在地鐵入閘處放置不同顏色衣服和散銀,供黑衣人換衫及搭車……香港人的守望相助,義薄雲天,可歌可泣!

lovetw_taiwan:嫁到HK的大學同學,一直超藍超統的。但她今天line我,她要返台投下生平第一張給綠營的票,她在HK徹底對一國2智心死了,她痛心HK的淪亡,覺悟了。

潘小濤:中聯辦本來只是中央在香港負責聯絡的一個小小辦公室,過去十多年,卻藉著中央與港人之間的訊息渠道不暢,欺中央、瞞港人,儼然香港太上皇,躲在幕後向建制派及特區政府發號施令:《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案》要先給他們過目;授勛名單、諮詢組織成員,要他們同意;議員如何投票,要他們指示;立法會甚至區議會參選名單,要他們協調;不少傳媒的報道,他們一個電話就可操其生死;不斷組織反佔中、反反送中等群眾斗群眾活動……他們還不滿足,還炒樓牟利。如此有權無責,怎會不亂來呢?

JamesHsiehTW:你覺得香港人為何要集資在台灣登頭版廣告?四個字:保衛台灣,根本是含淚死諫,也請台灣人認清中共極權猙獰面目,集氣集資為香港加油///@liuyun2018:最後召集(香港機場)

zhoude5168:英國殖民時期,香港居民當然有上街遊行的自由,1989年5月28日,香港150萬市民上街去“聲援北京學生”爭取民主自由,英治時代的香港人,當然有上街遊行的自由,甚至文革時期,在香港的那班紅衛兵,拿著毛語錄包圍港督府,英國人也照樣容許,這種愚蠢到不得了的問題,只有共匪外交部的智障,才會問。

aigaogaoUSA:曾洗版世界的中國大陸“帝吧”栽在香港人手裡,宣稱要洗版香港反送中討論區“連登”,主要成員迅速被起底,領軍人竟全部銀行餘額不足500人民幣,愛國鍵盤俠吃速食麵被查暫住證竟然不是段子。最搞笑是幫他報名參軍,宗教信仰填了伊斯蘭。

XTi8S43jOxCyExM:我猜很多人跟我一樣,都以為香港元朗的事情是參加活動在路上發生衝突,然後一路逃到港鐵裡面去,但其實不是,他們是搭港鐵搭到一半,港鐵突然停了下來說:不再提供服務,然後白衣人開始衝出來打人。是的,跟屍速列車、國定殺戮日和一切你以前看過以為不會發生的電影一樣。

alfred_bowie:根據甲骨文的研究,中國的互聯網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內聯網。中國與全球的聯網的連接點非常少,沒有一家國外電信公司在中國境內運營。境內互聯網流量不會流向境外。這一設計允許中國脫離全球互聯網獨立運行。中國禁止外國電信公司在其境內運營,本國電信公司則將其基礎設施延伸到其他國家。

709wangqiaoling:我要讓你們的孩子,無論在哪裡,都接受優質的教育……我大聲念出來這字幕時,和平在廚房問:“誰在說?”我說,新的英國首相在說……說著,我的眼淚流了出來。我的一兒一女,因為父親是中國的人權律師,兒子高中畢業不得就讀大學,女兒拖了兩年才得入小學(無學籍)。我要在英國,也投他一票。

chenweijian2011:西方國家以為中國留學生到海外學習西方的文明來了,回去以後可以把文明帶回去。結果是中國的留學生把中國的野蠻帶到西方來了。如果西方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就相當的危險了。西方大學把留學生當作賺錢的方式,這是自輕自賤,大學是學習文明的地方,不是賺錢的商業單位。

lvv2com:在美國政府內部,一股對中國的恐懼和不信任正在蔓延。這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擔心,這種情緒正在引發一場新的“red scare”(紅色恐慌)。

liping64:吃中餐時,隔壁坐了一男一女,女生是北京來的。女:你不覺得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嗎?男:妳是指到處都有監控嗎?女:對啊!

導向與把控:【人民網發放首批互聯網內容風控師證書】“以前只是隱隱約約覺得某些內容是敏感的,這個判斷里有自以為是和信息不充分的問題,當接收到的信息不充分,就會有鋌而走險的僥倖心理。通過這次學習,恰恰是一個擠干海綿里的‘自以為是’和‘僥倖’的過程,了解到自上而下的政策導向,對未來的創作把控也會更有判斷。”

DongFang_USA:微信群“稷下論壇”消息:華山幾個險要陡峭之處被某些團體劃分勢力範圍。如果你孤身一人,剛好前後看不到人,你要從一個人旁邊經過,八成會被他一撞掉下懸崖。他們都是撈屍隊的成員,從懸崖下撈一個人費用一萬五以上。這並非虛構,因為有倖存者講述遇到過這種事。有評論稱,底層的罪惡大都由制度催生。

安德烈:去李鵬家弔唁者與去趙紫陽家弔唁天壤之別,唯一區別的是,趙家當時是完全禁止或者嚴格限制弔唁的,李家是大門敞開。可是想去趙家表示哀情的多的攔都攔不住,有的冒著人身安全,這些年下來年年如此,許多前往追思的是無官階的平民。每逢他的忌日,警方總是如臨大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