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教育雙軌製成「陷阱」 教育變相危害社會

在近日北京大學舉辦的論壇上,北大教授渠敬東指出了大陸現行的教育體制存在的一系列問題,包括對學生的身心健康都造成影響。本台記者日前採訪了曾在大陸廣州市一小學任教的李老師,她指出,中共教育的本質是為了創收、賺錢,重分數,並為中共體制歌功頌德,這樣的教育更對整個社會造成危害。

中共教育飽受詬病,其本質是為創收,並為中共體制歌功頌德(微博圖片)

在近日北京大學舉辦的論壇上,北大教授渠敬東指出了大陸現行的教育體制存在的一系列問題,包括對學生的身心健康都造成影響。本台記者日前採訪了曾在大陸廣州市一小學任教的李老師,她指出,中共教育的本質是為了創收、賺錢,重分數,並為中共體制歌功頌德,這樣的教育更對整個社會造成危害。

據媒體報導,渠敬東是北大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社會學系教授。他在近日北京大學舉辦的第二屆“大學-中學”圓桌論壇上批評,教育雙軌製成了家庭資源無限投放的無底洞。

渠敬東指出了現行教育體制的一系列問題,學生的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堪憂。他批評,國家教育機構掩耳盜鈴,一出校門孩子們就馬上被家長領著進各個輔導班。今天教育最大的問題是,國民教育里最好的資源都退出了教育。

他說,教育雙軌制“一方面使得國家不再負責國家的職能和義務,另一方面又在用龐大的資本市場攫取了所有家長重要的經濟資源。”“而且越是這樣,越讓孩子提早進入到一個殘酷的競爭世界裡,孩子從小就越明白,我拿高分是用資源換來的。”

現居美國、曾在廣州任教的李老師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由於中共政府對教育的投資過少,導致教育資源匱乏,教師因工資不高而進行“有償補課”,而最終買單的卻是學生家長。

【錄音】其實現在中國教育上來說,是一個亂象。大家都知道,教育是立國之本,也就是說一個國家對教育的投入,表明它(政府)對教育的重視程度。那麼中國的教育可以說,它是在全世界投入最少的國家。所謂的教育產業化,等於是中共把國家應該承擔的教育費用轉嫁到父母身上,老師就是有償補課,本來是國家應該承擔的,那說白了就是中共的這種教育體制,就是利用教育來從孩子的身上賺錢。這就是我看到的中國教育本質的東西。

李老師說,中共的教育制度摧毀了教師應秉承的師德,又把學生當成“搖錢樹”進行多方牟利,家長們因繳納不起昂貴的學費而導致的社會悲劇,近年不斷上演。

【錄音】既然是利用教育從孩子身上賺錢,那途徑就很多了,一個就是開展各種各樣的活動啊,它是以收費來牟利的;那麼補課呢,就是開各種學習班賺錢。為了讓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或者讓孩子享有更好的教育,實際上(家長)就要花很多錢。你看中國大陸的教育,它收費包括大學每年(學費)都在長,那你想想,家長要負擔這麼大的費用!為了供一個孩子讀書,一點都不誇張(地說)喔,學生考上大學,父母沒錢給孩子上大學的費用就上吊自殺了,或者喝農藥自殺了,因為他沒有能力供這個孩子讀大學。這在中國大陸尤其是農民的家庭,這是經常會出現的問題啊。這個孩子的教育說白了,它就是用錢堆疊起來的。

據陸媒報導,2016年底,湖北省鄖西縣西川村村民米元寶,因無錢支付一對兒女的學費,而上吊自殺。2006年6月,山西省榆社縣西馬鄉新村村民陳東生(化名),因無力支付兒子高昂的大學費用,而服農藥自殺;幾乎同時,山西翼城縣唐興鎮南官莊村村民李海明,也因女兒考上大學無錢付學費,而弔死在土窯的門框上……

而中共教育的弊端還不止於此,李老師說:

【錄音】這些孩子在這無形當中,在家長付出(昂貴)經濟的壓力之下,那麼他的目標是非常明確的,就是以成績來論英雄了,所以這個孩子的學習壓力就非常大了,他不是為了興趣,他也不是為了愛好,所以學生的課業負擔無形就加重了嘛,為了考高分嘛,惡性循環,就影響到了他身心的健康了。所以說(中共教育)培養出來的這些孩子真的就是高分低能的,而且他很多為了成績都得了抑鬱症了……那實際上它根本就沒有真正地從孩子的身心發展去負責。還有一點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都說這個孩子到學校是越學越壞,不是越學越好,為什麼?因為現在的教育它是以成績來衡量標準,它不是以真正以品德來衡量,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那個學生其實他可能品德很低下,但是他考試考的成績很高。如果培養出這樣的學生,他對社會的危害有多大?它不重品德的教育,所以現在在學校“霸凌”的現象也是很嚴重的。

李老師表示,與中共教育相比,傳統的中國教育重視對孩子人品的培育,因此會對社會健康發展起到良性促進作用。

【錄音】我們現在要歸宿到教育的本質的問題。其實教育就是造就人嘛,他究竟要造就人變成一個怎麼樣的“人”。那也就是說,教育的本質他就是教學生如何做人的問題。《弟子規》開篇就說,“弟子規,聖人訓,首孝悌,次謹信,有餘力,則學文。”那小孩子一開始就是要(教)孝順、友愛,有餘力才學文。四書經典《大學》開篇講:“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是講教育是教人不斷提升道德的,他都是要求把如何學會做人、學習傳統的普世價值,作為教育的首要目標的;衡量一個學生的好和壞,他是以學生的道德標準來衡量的。但是呢,現在中共體制下的教育偏差在於什麼呢?它就是為了考試得高分,把它作為一個目標了。中國的考試啊,每年高考各省出的考題,那簡直就是完全為了歌功頌德,迎合了中共體制的需要的,它不是為了真的育人。在這樣的體制下,這種教育它不可能培育出道德高尚的孩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蕭晴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