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德明:香港已淪陷為黑警特別行政區

在這「官人與賊不爭多」的偉大時代,官場無奇不有。例如七月二十一日黑幫出動之前,黑警早已部署應變,但那部署原來是撤出元朗,關上元朗警署大門,連九九九求援電話都不聽,一任黑幫明火執仗,肆意傷人;七月二十七日,將近三十萬市民響應號召,到元朗向黑幫抗議,警方卻不但禁止遊行,警告遊行即犯法,還部署幾千「防暴」黑警保衛黑幫,向遊行者亂槍掃射,亂棍毆打。他們說這叫做法治。

七月二十一日,在上環,香港黑警又向反暴政遊行者迎面開槍,催淚彈、橡膠彈等一時亂飛;同時,在元朗,近千黑幫打手出動,各持藤條、木棍、鐵水管等,直闖火車站,見人就打,為黑警懲處遊行之後回家者,還殃及他人,肆暴將近一小時,收兵之後,黑警指揮官李漢民親往慰勞,輕撫其頭目肩膀說:“心領了!”不是服飾不同,黑警與黑幫誰能判別。

元朝有廉訪司官,巡察各州縣,每出行,例鳴鑼鼓迎送,鑼一聲,鼓兩聲。而殺人犯起解,也例鳴鑼鼓,一聲鑼,一聲鼓。廉訪司官不少仗勢斂財,時人有詩嘲諷說:“解賊一金並一鼓,迎官兩鼓一聲鑼。金鼓看來都一樣,官人與賊不爭多(差不多)。”(《草木子》卷四)。試看今日香港官與賊之打成一片,習近平去年一月發起的“掃黑除惡鬥爭”,結果可以逆料。一九八四年,鄧小平就說:“黑社會並不都黑,愛國的還很多。”中共本身就是黑社會,新香港官場怎能例外。

而在這“官人與賊不爭多”的偉大時代,官場無奇不有。例如七月二十一日黑幫出動之前,黑警早已部署應變,但那部署原來是撤出元朗,關上元朗警署大門,連九九九求援電話都不聽,一任黑幫明火執仗,肆意傷人;七月二十七日,將近三十萬市民響應號召,到元朗向黑幫抗議,警方卻不但禁止遊行,警告遊行即犯法,還部署幾千“防暴”黑警保衛黑幫,向遊行者亂槍掃射,亂棍毆打。他們說這叫做法治。

又政務司長張建宗為紓公憤,七月二十六日大膽說句人話,把元朗那些黑幫打手稱為“暴徒”,承認“警方當日處理手法未符眾望”,並“為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但政務司長雖然統轄警務處,黑警卻毫不賣賬,馬上公開怒斥張建宗:“你憑什麼代表警隊?你不向全警隊道歉,全警隊與你勢不兩立!”警隊員佐級幫會頭目林志偉更以“極度憤怒”心情,“嚴厲譴責”張建宗“妄自斷定警隊對錯”。假如這還不夠荒謬,則請看所謂政府消息人士的解釋:“張司長只是為政府處理《逃犯條例》的手法道歉,絕對不是針對警方,也不是代表警方道歉。”政務司長辦公室也連夜發表聲明,說是一場誤會:“張司長絕對支持並衷心感謝警隊的執法工作。”

香港已經成為黑警特別行政區,一切都不可能按文明社會標準論斷,否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經濟日報》前副社長石鏡泉等,應已因煽動暴力襲擊被捕。誰都知道,元朗黑幫呼朋引類四齣打人之前幾天,何君堯在其社交網站呼籲:“我對我們元朗六鄉非常有信心,要打到他們片甲不留。”石鏡泉則在撐警大會上慷慨陳詞:“我們要用藤條、水管等打仔!”現在,石鏡泉、何君堯之流當然不必擔心。什麼“煽惑他人妨擾公眾”等《公安條例》,只會施於戴耀廷等民主鼓吹者。

所以,六月九日以來,反暴政市民被捕者以百計,黑警施暴則獲行政長官鄭月娥一再表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