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林忌:香港政治已成死局

中共港澳辦突然於7.29的記者會,其內容幾乎沒有新意,只是老調重彈支持港共政府及警察,以至迴避所謂出動解放軍以及政改問題,正說明中共對香港形勢,也無解決問題的方向,而只是「定調」要同時支持政府與警察而已。目前的僵持局面,相信在短期內都只能繼續下去,港共只能期望香港人的民心會散。但香港人你會就此放棄嗎?

7月7日晚,香港警察強行驅離九龍“反送中”遊行人士

香港特區已經連續兩個月,陷入無政府狀態;香港市民對抗獨裁威權,由短期變成長期的運動,而每到周末就必然示威遊行,再演變成暴力抗爭與清場;而特區警察則因不斷使用過份武力,以至大量違規違法的行為,包括長期大規模拒戴委任證,以便知法犯法又無法追查;向民居包括安老院投擲催淚彈;一再暴力對待以至攻擊記者,直接向記者水平發射催淚彈以至投擲燃燒彈等;再者與上星期警黑勾結,面對黑社會打人時幾個小時的不作為,與近日在元朗所部署的龐大警力形成對比等等。這些舉動非則不但沒有令民氣消散,而是令到市民更加反政府;如7.28上環清場後,警察在天水圍與旺角街頭,都遇到大量街坊憤怒地指罵,成為人人喊打的賣港賊,其規模是前所未有。

因此自上星期7.21元朗警黑勾結之後,對警隊以至政府的不滿,特別是警隊坐視黑社會暴力攻擊無辜市民,已令被稱為“淺藍”,即本為傾向親政府的市民都感到不滿;由律政司內的政府律師,到各大紀律部隊、以至公務員系統內,都紛紛出現“連儂牆”以至匿名的抗議,甚至呼籲八月初發動罷工。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包括警察在內的公務員之首,即“頂頭上司”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7.26的記者會上,除了再惡人先告狀,把7.21元朗警黑勾結夜,市民一直求助而沒有警察,即3小時內打了2.4萬個999緊急求助電話,誣衊為絕大部份是“玩電話”外,也承認警方的處理與公眾的期望之間有距離,聲稱“我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同市民道歉”。

市民長期投訴警察的,正是警隊拒絕出示委任證,然後藉此在執法時濫權;但當警隊違反自己的警察通例,匿名向其“頂級上司”投訴時,卻突然從不願向市民展示的警員委任證,就可以大方地貼上網,去表達對張建宗的抗議!市民突然終於見到“傳說中”警員會隨身帶的委任證。警隊內這種前後不一的行為進一步揭露警察由始至終都是知法犯法,是故意的;更可悲的是,張建宗這種輕描淡寫的道歉──只不過是“處理手法”與公眾期望“有落差”,竟惹起一眾警察協會以至警隊內的接連抗議。

香港警察至今已“自我提升”其地位,去到與共產黨或者宗教的神一樣,是不會犯錯,亦不可批評的;任何對警隊的批評,都是抹黑、都是不公平、都會“嚴重打擊警隊士氣”,一切揭露出來的事實,都是“別有用心的抹黑”;這種比起特區政府更死不認錯的態度,已成為了特區政府自製的炸彈;簡單而言,如果說“反送中”運動是一場特區政府製造出來的政治災難的話,在6.12警隊血洗中環之後,這政治災難的主角,已經由造成長期無政府狀態的林鄭政府,變成了香港警察。

特區政府先製造了香港警察這“怪獸部隊”,然後反被這部隊所劫持,政府淪為只能夠由這隊警察支持的“軍政府”;沒有這部隊的支持,特區政府一早要倒台,或根本無法維持社會秩序;然而其成本代價,就是已變成無論這隊警察如何作惡,都一定要全力支持到底,然後包庇所有警察的責任與錯誤。但繼續包庇下去,則任何政治上的退讓都無法處理,即根本無法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特別是追查警察以及釋放特赦其間抗爭的市民問題;於是香港問題變成了政治死局,因為要力撐警察而無法政治解決,而無法政治解決則只會令抗爭持續下去,但抗爭持續就會令警隊繼續濫權,而更多濫權又會令政治解決的成本繼續升高,一如核彈的連鎖反應,永遠不能停止。

於是中共港澳辦突然於7.29的記者會,其內容幾乎沒有新意,只是老調重彈支持港共政府及警察,以至迴避所謂出動解放軍以及政改問題,正說明中共對香港形勢,也無解決問題的方向,而只是“定調”要同時支持政府與警察而已。目前的僵持局面,相信在短期內都只能繼續下去,港共只能期望香港人的民心會散。

但香港人你會就此放棄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