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不得了!港警准一哥 是中共培養的大警黑 港警公開信曝接受性賄賂 連親共市民也不滿了!

香港連登論壇出現一封匿名公開信,透露香港警務處2把手副處長鄧炳強與元朗黑幫勾結。阿波羅網報道,鄧炳強是港警准1把手,目前的1把手盧偉聰是江系梁振英提名和建議,將於11月18日退休。鄧炳強也是因為梁振英的一個涉黑醜聞飯局而聞名。此前鄧炳強已經有多宗涉毒品醜聞,並與元朗黑幫親近。香港作家林忌近期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分析,港警軍政府愈鎮壓愈撕裂,親共市民都不滿了。此外,香港民主黨議員毛孟靜表示,香港現在因為中共的打壓陷入“惡性循環”。媒體人呂秉權介紹,香港年輕人意在書包里寫了遺書,前仆後繼做抗爭。

鄧炳強在習近平上台前,被江系選中,於中共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受訓,回港後2012年火箭躥升,開始擔任各區指揮官角色。2015年晉陞至助理處長,任港島總區指揮官,現主管人事部。

香港明報和蘋果日報報道,鄧炳強與一眾新界鄉紳和黑幫有千絲萬縷關係,為人詬病,在他擔任元朗警區指揮官期間,被質疑多次包庇和縱容新界鄉黑勢力,任內因元朗警區幾宗警察醜聞,包括將“白粉(海洛英)當鹽”處理,需要勞煩警察公共關係科為鄧炳強解套,甚至親自致電遊說各大媒體的採訪主任,要傳媒筆下留情,為醜聞降溫。

2019年7月21日,黑幫成員在元朗襲擊大量市民,身為警務處副處長(行動)的鄧炳強,被指默許鄉黑勢力襲擊大量平民,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擔心警黑之間的關係逐漸成為一種默契,元朗治安持續惡化。

香港警察一封公開信爆出內情!准一個和黑社會合作

香港連登論壇出現一封署名“一群熱愛香港的警務人員上”的匿名公開信,透露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與元朗黑幫勾結,滲透警隊,策劃7‧21白衣人襲擊事件。

此外,鄧炳強還同何君堯屬結拜兄弟,並與元朗鄉紳關係複雜,接受性賄賂。公開信並附有警察的身份證件。

公開信表示,他們是一群警隊成員,從總警司到警員,一直以除暴安良、服務社群為已任。但警隊高層卻將本應屬政治中立的警隊推入政治風暴,導致警隊腹背受敵,士氣低落。

公開信揭露,近日“元朗傷人案”、“黑警合作”等並非偶然,鄉、紳、警、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絕對認同田北辰要求所有失職的警隊高層問責下台。指“唯有推翻一眾42樓只懂攪公關的廢物,警隊方能重回正軌,嚴正執法,重振士氣”。

公開信表示,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之所以對暴力打人的白衣人視而不見,見而不捕,就是因為考慮到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曾出任元朗警區指揮官,與何君堯屬結拜兄弟,為了報答“黑道之恩”,其定時帶手下同一班鄉紳玩樂,而鄉紳提供食、色、性應有盡有。

公開信還指,香港警隊一、二哥(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俗稱“一哥”)貪心怕死、玩忽職守,警察公共關係科及高層玩女喪志、欺詐公眾知情權,致警隊175年老譽一鋪清袋。我等尚有良知的警察,實痛心疾首。

175年老譽是香港警隊成立175周年建立的歷史榮譽,一鋪清袋是形容一次就輸掉所有。

附圖:爆料元朗警、黑合作內幕,鄧炳強疑涉貪

公開信截圖(臉書)

揭秘“未來一哥”鄧炳強元朗起家的秘密

香港明報專欄“大灣區國舅”7月23日揭秘文章說,元朗黑夜,全城震怒,一大班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特首林鄭月娥和“一哥”盧偉聰聲稱:“政府、警隊勾結黑社會是完全無根據,與黑社會勢不兩立”,但本欄絕不苟同,因為白黑兩道從來也是互諒互讓。

現任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行動組)於2012至2014年擔任元朗警區指揮官,當年開始嶄露頭角,也因為梁振英之前流浮山的“小桃園飯局”而聞名,傳媒界也開始認識這位作風鷹派的鄧炳強,那時候,鄧炳強在警隊已被視之為“未來一哥”,但偏偏任內元朗區就有多宗醜聞發生。

第一宗是發生在2013年7月的“白粉當鹽案”。有兩名元朗警察,奉命到元朗水邊圍邨,調查消防喉箱藏毒案時,把將“白粉”(海洛英)當鹽,馬虎了事,不予追查。幸好後來有保安主管不忿,拿證物到警署報案,經化驗證實是海洛英,才還予公義。可憐的是那兩位低級警員,最終疑成代罪羔羊,涉辦案失當而被警隊內部處分。

第二宗醜聞同樣發生於2013年7月,有一名當差23年的警員、駐守元朗八鄉分區巡邏小隊的陳姓警員涉嫌藏毒,從深圳夜店消遣回港後,被海關緝獲行李篋內藏十五克“K仔”。

圖說:元朗區議會成員2013年8月喺流浮山小桃園搞咗個飯局,歡送元朗警區指揮官鄧炳強,元朗區會主席梁志祥就話餐飯都系風花雪月。左起:元朗區議會副主席王威信、區議員李月民、鄧炳強、梁志祥。(明報資料圖片)

上述兩單醜聞也可以諉過於人,但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他在2013年8月,與一班鄉紳的“小桃園告別宴”,飯腳還包括屏山鄉鄉委會主席曾樹和、錦田鄉事委員會主席鄧賀年、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民建聯郭強、元朗區議員王威信、天水圍區議員李月民、八鄉北鄧貴有、八鄉南黎偉雄等等,鄉光熠熠,證明他與鄉紳關係千絲萬縷。

那段時候,元朗警區這幾宗警察醜聞,要勞動警察公共關係科已開始為鄧炳強執手尾,親自致電遊說各大媒體的採訪主任,希望傳媒筆下留情。

鄧炳強離開元朗區後,繼續扶搖直上,專門處理硬任務,包括2014年出任港島總區副指揮官處理雨傘運動、2017年以行動處處長之位負責習總訪港保安,以及近日的反送中運動等等,不妨回味一下,他這些年來有否掃惡掃黑除惡。

鄧炳強雖然在中文大學社工系畢業,卻鮮見同理心,行鷹派路線,絕對是比盧偉聰可怕的人物,612事件過後,網上流出警隊內部錄音,發表言論的疑似是鄧炳強。

如果未來一哥真的對平民行鷹風,同時又與新界人關係密切,日後若在發生類似“元朗黑夜”的事件,警方會怎樣處理,大家真的要密切留意了。

林忌:港警軍政府愈鎮壓愈撕裂,親共市民都不滿了

蘋果日報專欄作家林忌近期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稱,自上星期7.21元朗警黑勾結之後,對警隊以至政府的不滿,特別是警隊坐視黑社會暴力攻擊無辜市民,已令被稱為“淺藍”,即本為傾向親政府的市民都感到不滿;由律政司內的政府律師,到各大紀律部隊、以至公務員系統內,都紛紛出現“連儂牆”以至匿名的抗議,甚至呼籲八月初發動罷工。

在這樣的形勢之下,包括警察在內的公務員之首,即“頂頭上司”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7.26的記者會上,除了再惡人先告狀,把7.21元朗警黑勾結夜,市民一直求助而沒有警察,即3小時內打了2.4萬個999緊急求助電話,誣衊為絕大部分是“玩電話”外,也承認警方的處理與公眾的期望之間有距離,聲稱“我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同市民道歉”。

特區政府先製造了香港警察這“怪獸部隊”,然後反被這部隊所劫持,政府淪為只能夠由這隊警察支持的“軍政府”;沒有這部隊的支持,特區政府一早要倒台,或根本無法維持社會秩序;然而其成本代價,就是已變成無論這隊警察如何作惡,都一定要全力支持到底,然後包庇所有警察的責任與錯誤。

但繼續包庇下去,則任何政治上的退讓都無法處理,即根本無法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特別是追查警察以及釋放特赦其間抗爭的市民問題;於是香港問題變成了政治死局,因為要力撐警察而無法政治解決,而無法政治解決則只會令抗爭持續下去,但抗爭持續就會令警隊繼續濫權,而更多濫權又會令政治解決的成本繼續升高,一如核彈的連鎖反應,永遠不能停止。目前的僵持局面,相信在短期內都只能繼續下去,港共只能期望香港人的民心會散。

中共令香港陷“惡性循環”

香港民主黨議員毛孟靜對法新社說,香港現在已經陷入了她所說的“惡性循環”。她說政府對大規模的和平遊行示威置之不理,結果釀成警方和少數強硬抗議者之間出現暴力。毛孟靜說,雖然雙方行動不斷升級,但警方擁有致命的武器,造成嚴重不平衡。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昨日在美國之音說,國內和國際上都有不少人拿香港問題對習近平叫板,或者藉由香港問題作為對大陸施加影響的窗口。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官員問責、徹底撤回條例、和獨立調查。

呂秉權說香港年輕人意志堅定,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在書包里寫了遺書,前仆後繼做抗爭。年輕人也不像2014年的抗爭一樣,長期佔據讓自己身心疲憊,而是來去自如有彈性,來勢兇猛的時候也抵擋不了。面對新世代的強硬、對香港的愛,北京的領導人應該具備一定的智慧來妥協。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