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柳葉刀》全球飲食風險研究:最危險的不是「吃太多」 而是「吃太少」?

 

飲食也是影響人們健康的重要因素。

火鍋、薯條、炸雞、奶茶等不健康食物廣受大眾歡迎,但長期的高糖高脂肪飲食不僅令人發胖,還會提高患上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疾病的風險。

但僅僅少吃、不吃這些不健康食物就夠了嗎?恐怕未必。

國際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發布了一份全球疾病負擔(GBD2017)研究系列報告。報告發現,影響人們健康的主要風險因素是健康食物攝入太少。

這項研究評估了195個國家長達27年的主要食品和營養素的消費,並量化了人們的食譜對部分疾病死亡率和發病率的影響。

他們發現,2017年,1100萬例死亡和2.55億例殘疾(DALYs)可歸因於飲食風險因素。

在全球範圍內的許多國家,高鈉攝入、低全穀物攝入、低水果攝入是導致死亡或殘疾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

研究方法

研究人員選取了15個符合全球疾病負擔(GBD)風險因素選擇標準的飲食風險因素。除了上文提到的3種風險因素,還包括低豆類攝入、低堅果攝入、低牛奶攝入、高紅肉攝入、高加工肉類攝入、高含糖飲料攝入、低膳食纖維攝入、低鈣攝入、低海鮮omega-3脂肪酸攝入、低不飽和脂肪酸攝入、高反式脂肪酸攝入和高鈉攝入。

研究人員從過往的科學文獻、營養調查、全球健康數據交換網站(Global Health Data Exchange)、家庭預算調查中收集了關於每種飲食因素消費的數據,使用了來自Euromonitor的全國銷售數據和來自聯合國糧農組織糧食資產負債表的全國可用性數據。

研究結果

最終,研究人員發現,全球範圍內,2017年幾乎所有健康食品和營養物質的攝入量都處於次優水平(見圖1)。目前,人們的攝入量與最優攝入量之間差距最大的是堅果、牛奶和全穀物,平均消費量為每天3克堅果、71克牛奶、29克全穀物,分別占最優攝入量的12%、16%和23%。

與此同時,全球每天攝入的所有不健康食品和營養素卻都超過了最佳水平。

(圖1)

含糖飲料的攝入量(每天49克)遠遠高於最佳攝入量。

同樣,全球加工肉類消費量(4克/天,比最佳量高90%)和鈉攝入量(6克/天,比最佳量高86%)遠遠高於最佳水平。

全球紅肉攝入量(每天27克)比最佳攝入量高出18%。

此外,男性通常比女性攝入更多的健康和不健康食品。

健康和不健康食品的攝入量在中年人(50-69歲)中都普遍較高,在年輕人(25-49歲)中最低,只有少數例外。

在年輕人中,含糖飲料和豆類的攝入量最高,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呈下降趨勢。

2017年,在區域層面上,所有21 GBD區域的健康食品攝入量低於最優水平(見圖1)。唯一例外是中亞地區的蔬菜攝入量、高收入亞太地區的海鮮omega-3脂肪酸攝入量,以及加勒比海、拉丁美洲熱帶、南亞、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東部的地區的豆類攝入量。

在不健康食品組中,鈉和含糖飲料的消費量幾乎在每個地區都高於最佳水平;紅肉消費量在大洋洲、拉丁美洲南部和拉丁美洲熱帶地區最高;北美高收入人群的加工肉類攝入量最高,其次是亞太和西歐的高收入人群;在高收入的北美、中拉丁美洲和安第斯拉丁美洲,反式脂肪的攝入量最高。

2017年,全球範圍內,飲食風險導致了1100萬例死亡(佔總數22%)和2.55億例DALYs(佔總數15%)。心血管疾病是與飲食相關的死亡和殘疾的主要原因,其次是癌症和2型糖尿病。

超過500萬例與飲食相關的死亡(佔總數45%)和1.77億與飲食相關的殘疾(佔總數70%)發生在70歲以下的成年人中。

與飲食相關的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殘疾率最高的地區是中亞((每10萬人中有613人死亡)和大洋洲(每10萬人中有14755人死亡),而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殘疾率最低的地區是高收入的亞太地區(每10萬人中有68人死亡,1443人殘疾)。

與飲食相關的癌症死亡和殘疾率在東亞最高(每10萬人中有41人死亡,878人殘疾),在北非和中東最低(每10萬人中有9人死亡,203人殘疾)。

與飲食相關的糖尿病死亡和殘疾率在大洋洲最高,高收入亞太地區最低。

2017年,觀察到的與飲食相關的疾病死亡和殘疾率中最高的是大洋洲和東亞的心血管疾病,東亞的癌症與高收入北美地區的2型糖尿病;這些與飲食相關的疾病死亡和殘疾率中最低的是西歐、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和東南亞。

2017年,在全球20個人口最多的國家中,所有與飲食相關的死亡與殘疾率在埃及最高,日本最低。

與飲食相關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在中國最高(每10萬人中有299人死亡),殘疾率在埃及最高;與飲食相關的癌症死亡和殘疾率在中國最高(每10萬人中42人死亡889人殘疾);與飲食相關的2型糖尿病患者死亡和殘疾率在墨西哥最高。

日本與飲食相關的心血管疾病、糖尿病死亡率和殘疾率都最低;埃及與飲食相關的癌症死亡率和殘疾率最低。

在25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所有與飲食相關的死亡和殘疾率最高的地區是埃及,最低的地區是奈及利亞;心血管疾病死亡和殘疾率最高的是巴基斯坦,最低的是土耳其;癌症死亡和殘疾率最高的是中國,最低的是埃及;2型糖尿病死亡和殘疾率最高的是美國,最低的是孟加拉國。

總而言之,心血管疾病和癌症是中國人面臨的兩大“頭號殺手”。

(圖2)

在全部飲食風險因素中,其中一部分對健康結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2017年,超過一半的與飲食相關的死亡、三分之二的與飲食相關的殘疾是由於高鈉攝入、低全穀物攝入和低水果攝入。

全穀物攝入量低是男性和女性殘疾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也是女性死亡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

高鈉攝入在男性死亡率中排名第一,其次是全穀物攝入量低和水果攝入量低。

全穀物攝入量低是年輕人(25-50歲)死亡和殘疾的主要風險,而高鈉攝入在老年人(≥70歲)中排名第一。

(圖3)

2017年,在21個GBD地區中,全穀物攝入量低的飲食是16個地區和17個地區死亡的最常見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見圖4);高鈉攝入是東亞和高收入亞太地區死亡和殘疾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

撒哈拉以南非洲南部的低水果攝入、中拉丁美洲的低堅果攝入是導致死亡和殘疾的比例最高的飲食風險因素。

(圖4)

在中國、日本和泰國,高鈉攝入量是導致死亡和殘疾的主要飲食風險。

在美國、印度、巴西、巴基斯坦、奈及利亞、俄羅斯、埃及、德國、伊朗和土耳其,全穀物攝入量低是導致死亡和殘疾的主要飲食風險因素。

在孟加拉國,低水果攝入量是與死亡和殘疾相關的主要飲食風險。

在墨西哥,堅果低攝入量在與飲食相關的死亡和殘疾的風險因素中排名第一。

在大多數高人口國家的飲食死亡和殘疾風險因素排名中,紅肉、加工肉類、反式脂肪和含糖飲料的高攝入量接近底部。

自1990年以來,飲食風險導致的死亡和殘疾人數顯著增加,造成這種增長的主要原因是人口增長和人口老齡化。

剔除人口增長和人口老齡化的影響後,1990年至2017年,年齡標準化可歸因死亡率和殘疾率顯著下降:每10萬人中的死亡人數由406人降至275人,殘疾人數由8536人降至6080人。

這種下降似乎主要是由於總體死亡率的下降,因為在同一期間,與飲食風險有關的死亡和殘疾的比例仍然相對穩定。

結論

研究人員發現,改善飲食可能會預防全球五分之一的死亡。

研究結果表明,與許多其他風險因素不同,飲食風險毫無例外地影響著全世界的人們,無論他們的年齡、性別和居住地的社會人口發展狀況如何。

儘管各國個體飲食因素的影響各不相同,但三種飲食因素(全穀物、水果和鈉)的非最佳攝入量占飲食導致的死亡人數的50%以上,殘疾人數的66%以上。

研究結果表明,在全球範圍內,非最佳飲食導致的死亡比任何其他風險都要多,包括吸煙。

儘管在過去二十年里,鈉、糖和脂肪的飲食風險被討論得最多,但結果表明,主要飲食風險因素是高鈉攝入、低全穀類攝入、低水果攝入、低堅果攝入、低蔬菜攝入和低omega-3脂肪酸攝入,每一個都佔全球死亡人數的2%以上。

這一發現表明,對人們的健康來說最重要的並不是不健康食物吃得太多,而是健康食物吃得太少。研究人員建議,需要全面干預人們的飲食,在國家層面上促進這些健康食物的生產、分配和消費。

研究人員還對過去十年中的一系列人群級飲食干預措施的有效性進行了系統評估,並確定了若干有希望的干預措施,包括媒體宣傳、食品定價(補貼和稅收)、學校採購和健康計劃等。

由於種種限制因素,該研究還存在一定的誤差和缺陷,對於全面改善飲食措施的有效性、可行性及對環境的影響也有待評估。

總而言之,研究人員發現不良的飲食習慣與一系列慢性疾病有關,並可能是世界所有國家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的一個主要因素。

這一發現尤其表明,人們迫切需要努力提高飲食質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前瞻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