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生前奇遇被質疑 死後肉身不壞被瞻仰的聖徒伯納黛特

——原題:被稱肉身不變的聖女:生前奇遇被疑死後被瞻仰

她曾經不被相信,多年後才以自己所建立的東西還有自己不壞的遺體,讓世人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發生這一切。

信則有,不信則無,用這句話來形容發生在這位女性身上的事情或許是最適合不過的。因為曾經她不被相信,多年後才以自己所建立的東西還有自己的遺體,讓世人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發生的一切。

1844年1月7日,伯納黛特在比利牛斯山脈附近的法國小鎮盧爾德出生。由於自己是9個孩子中最大的一個,而且父親只是普通的工人,母親是洗衣工,因此自小伯納黛特就承擔起賺錢養家,帶孩子的重擔。

(伯納黛特的父母)

由於貧苦,一家十多個人就住在一家老磨坊的其中一間房間里。

(當時伯納黛特出生的老磨坊)

由於工作的關係父母經常需要更換地方,後來因為巨大的開支,導致伯納黛特一家甚至只能住在一個臨時改建住宅的地下室里,這個住宅的前身是一個監獄,被稱為“地牢”。

(“地牢”的內部)

除了貧窮外,年少的伯納黛特還遭受疾病的困擾,不知道是否是霍亂還有呼吸道疾病的影響,致使她只有140厘米高。

更重要的是,由於疾病使她身體虛弱,因此伯納黛特在學校跟不上進度以至於閱讀和寫作能力很差,甚至連法語的掌握也很有限,只能以自己家鄉的地方語言和別人溝通。

雖然打從一開始生活就不容易,但伯納黛特依然是那麼的純真。她會幫別人放羊,為家庭賺微薄的錢財,當別人有困難,她一定盡自己能力提供幫助。她善良,美麗的性格,讓當時一位牧師將她形容為:“在我看來,她似乎是一朵被神聖香水包圍的花朵”。

而伯納黛特之所以成為日後眾多人心目中神聖般的存在,是在14歲的時候開始。1858年2月11日,她和妹妹以及一位叫珍妮的朋友一起收集木柴用於生火。

當時三人在盧爾德一座叫馬薩比耶山的山洞裡收集樹枝,山洞前面有一條小溪。當妹妹還有珍妮直接穿著衣服過河的時候,伯納黛特不想這麼做,因為她害怕自己會受冷生病,最後她走了一段路,找了一個比較淺水的位置然後脫下鞋和襪子準備過河。

這個時候,她聽到一陣風的聲音,當望向周圍的時候樹木沒有擺動,只有身後洞窟里一朵玫瑰隨風飄動,緊接著黑暗的洞口處出現一個身影,伯納黛特將她形容為:“美麗的年輕女子,沐浴在閃耀的光芒中”。

這位年輕女子伸出手,就像邀請伯納黛特一樣,此刻的伯納黛特注意到面前的女子戴著一串念珠。

根據1941年由弗蘭茲韋爾費爾出版的“伯納黛特之歌”一書中記錄,伯納黛特起初感到害怕,但是她被這位女子迷住了,然後拿出念珠祈禱,15分鐘後,女子消失了。

(伯納黛特之歌)

伯納黛特將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妹妹並讓她保密,但是妹妹告訴了父母,很快,洞窟里的“幽靈”很快就傳遍整個盧爾德。

(1858年的伯納黛特和兩個女孩)

而且這不是伯納黛特最後一次與這個女子的相遇,2月14日,當伯納黛特和另外一個妹妹還有其他朋友再次來到洞窟的時候,伯納黛特再次看到這個女子,但其他人表示看不到。

其他女孩看著伯納黛特神經恍惚,跪在地上祈禱,於是向黑暗處撒聖水,拋石頭製造聲響,伯納黛特這才回過神來。

後來伯納黛特獨自一人來到洞窟的時候,這位神秘的女子要求她保持兩周的時間,每一天都要前來。這兩周成為了後人信奉者參拜的神聖兩周,名為“holy fortnight”。

(人們跟隨伯納黛特)

當時父母認為伯納黛特只是說謊並且禁止她前往,但一些人民相信伯納黛特看到的景象,因為伯納黛特將其形容為:“這位女子戴著白色頭紗,腰間系著藍色腰帶,每隻腳上都有一朵黃玫瑰”。

這跟聖母瑪利亞的外在描述一致,但伯納黛特從來沒有聲稱這是瑪利亞,因此很多人相信伯納黛特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神聖之象。

後來的一次再遇里,女子讓伯納黛特喝一口泉水,在泉水裡洗凈自己的身體,但是洞窟周圍並沒有泉水。因此當伯納黛特在土壤里挖一個坑洞的時候,泉水從中湧出。這也使盧爾德的這個石窟在後來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天主教朝聖聖地之一。

(法國民眾到洞窟處朝聖)

伯納黛特挖出泉水的地方每天湧出大量的水,即使在降雨量很少的時候,這裡依舊是那麼的充足。在今天,這裡的泉水被引導到一個加以建設打造的水庫,供朝聖者飲用和沖洗身體。

(1957年,朝聖者收集引下來的泉水)

在往後的相遇里,伯納黛特還被賦予了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要求當地的人員在這個洞窟處建造一個小教堂。而且在最後一次看到這位女子的時候,伯納黛特詢問女子的名字,對方只回了一句:“我是完美無暇的概念”。

這也導致了當時盧爾德周圍一下子出現了眾多的朝聖場所,這一大片的區域被稱為盧爾德聖母聖殿,成為今天每年吸引500萬朝聖者前往朝聖的地方。

(盧爾德的西南部城鎮,朝聖者的嚮往之地)

當然,部分人相信伯納黛特,也有很多人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覺得她只是為了從中獲利,但事實上這件事對於她沒有任何金錢上的回報。當時當局曾經要求伯納黛特坦白,但她一直堅持自己所看到的。1862年,當地教會支持伯納黛特的說法。

此外,根據盧爾德醫學局的記錄,伯納黛特發現的泉水讓70多個人原本無法治癒的疾病都痊癒了,這更是讓很多人選擇相信這裡的與別不同。

當時盧爾德的市長派人檢查了泉水,發現只是礦物質含量較高,並不會有治癒的功效,而伯納黛特表示奇蹟背後的秘密成分只是信仰和祈禱:“沒有信仰,這些泉水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石牆上的拐杖據稱是痊癒的人留下的)

當盧爾德的這個洞窟還有很多的城鎮成為了知名的朝聖地之後,伯納黛特的命運卻改變了。一向安靜生活,渴望平靜的她變成終日活在人們的關注下,最終為了擺脫這種高調,她暗地裡前往400多英里外的一所教堂里定居下來。

1866年,她成為了一名真正意義上的修女,在隱居和祈禱中度過餘下的時光。但關於伯納黛特的故事,遠沒有結束。

1879年4月死於疾病的伯納黛特被安葬在聖吉爾達修道院,年僅35歲。然而在1909年,教堂準備轉移伯納黛特的遺體時候驚訝的發現,即使內里的金屬十字架已經生鏽了,但伯納黛特的遺體幾乎沒有分解的跡象。

當時負責檢查的兩位醫學博士在簽署的檢查文件里詳細記錄著,在內里聞不到任何腐臭味,而且從外觀上看肉體沒有腐爛的跡象:“雙手非常完好,指甲依然像是活著時候一樣,面部特徵也很明顯。

30年前為姐姐埋葬的妹妹表示伯納黛特看上去就和當時幾乎一模一樣。這一個特別的情況,讓很多朝聖者認為被選定的人能夠避免身體的腐爛,這是聖人的一個標誌。

(當時兩位博士的記錄手稿)

然而這不是唯一一次伯納黛特的遺體被移動,當時她的遺體被清潔和洗凈後重新安葬。但在1919年的時候,伯納黛特再次被打擾了。雖然這一次同樣是沒什麼異味,但是膚色有一點變化,甚至有一些地方長有黴菌。很多人認為這是1909年的接觸導致的。但遺體整體的情況根本不像是已經死去40多年,令人驚訝。

這一次的再次面世,是為了將伯納黛特運送到羅馬,而1925年的時候,是伯納黛特最後一次的被打擾。這一次她被轉移到訥韋爾斯聖伯納黛特教堂。

當時巴黎的一家專門製造蠟像的製造商接到委託,針對伯納黛特的容貌還有緊握作祈禱狀的雙手做了一套覆蓋在外的蠟模型,以掩蓋因多次轉移和被外人接觸所導致的發黑和加速腐爛,這是法國針對文物的常見做法。

然後,伯納黛特被放置在一個金色裝飾的柜子中,開始了她被無數朝聖者瞻仰的時代。後來,伯納黛特也被正式封為“聖徒”。

1928年,一位叫孔特,負責檢查伯納黛特遺體的博士在第二期“盧爾德聖母院公報”中發表了關於檢查的報告,稱其難以置信的是,骨骼、肌肉的纖維組織仍然柔軟和結實、韌帶和皮膚的保存狀態非常完美。內部組織,諸如肝等還是柔軟,沒有腐爛。

當時孔特博士對在場的所有人指出了這一點的不同之處,並指出這似乎是一個非自然現象。

時至今日,盧爾德的聖泉還有伯納黛特的安放處,甚至是當初居住的那個被稱為“地牢”的地方,仍然是一個很多人心中重要的朝聖目的地。

但最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正是伯納黛特昔日的那些經歷,還有140年不腐爛的神聖之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不能說的奇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