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記者實地考察錄:巴爾的摩已成死亡、毒品、廢墟之都

川普總統近日多次抨擊代表巴爾的摩選區的馬里蘭州眾議員以利亞·卡明斯,說他嚴重失職,身為該地區議員近20年毫無作為,令當地腐敗問題嚴重,淪為美國最骯髒、最危險的地區。然而卡明斯不但不承認失職,還用「種族主義」來還擊總統。對此,《英文大紀元》記者7月30日去巴爾的摩實地考察,證實了該市已成為一個充斥著垃圾和毒品的廢墟之都。

巴爾的摩西城的廢棄建築物。

近日,美國總統川普多次抨擊代表巴爾的摩選區的馬里蘭州眾議員以利亞·卡明斯(Elijah Cummings),認為他嚴重失職,身為該地區議員近20年毫無作為,令當地腐敗問題嚴重,已淪為美國最骯髒、最危險的地區。然而卡明斯不但不承認失職,還用“種族主義”來還擊總統。對此,《英文大紀元》記者7月30日去巴爾的摩實地考察,證實了該市已成為一個充斥著垃圾和毒品的廢墟之都。

記者彼得·什瓦布(Petr Svab)到達巴爾的摩市中心後,坐巴士向西行進,約10分鐘車程後,抵達西城。他感到自己到達了美國最令人沮喪的地區之一。“這裡沒有城市的喧囂,幾乎見不到一個人。”這就是巴爾的摩最臭名昭著的破敗地區——西城區。

雜貨店主人:在這裡生活需要很堅強

化名丹尼的西城雜貨店主人說,“在這裡生活,你需要非常堅強。”他指著站在幾條街之外的一名男子說,“如果警察看到你和他說話,會以為他在賣毒品給你。”

丹尼認為,他和許多當地人一樣,都認為政府現在對新移民更感興趣,給他們很多機會,但是,對於幫助這裡的居民,就沒那麼大熱情了。

什瓦布記者看到數個街區之外,有兩個男孩子在交談,大的估計18歲左右,小的13歲左右。雖然聽不清他們說的什麼,但似乎大孩子正在教訓小男孩,叫他要更努力地工作。大孩子手裡還拿著鈔票。丹尼認為,這些孩子很可能在兜售毒品。他說:“一些年輕人喜歡指派更小的男孩去幫助出售毒品,這樣如果被警察逮住,小男孩更容易脫身。”

丹尼認為政府把小學和中學合併在一起是個壞主意,因為年紀尚小的孩子可能受到十幾歲的大孩子很壞的影響。

丹尼還回憶到,有三次,有人試圖闖進他的店偷東西。他說:“有一次我給了那個小偷一拳,他離開並報了警。我還差點被警察逮捕。”他抱怨市政府和警察無所作為,“他們不但不幫助你,還與你為敵。”

巴爾的摩西城的街道上充斥著垃圾。

丹尼還指給什瓦布看他的雜貨店後面一片充滿垃圾的地區。他說,癮君子在這裡出沒。“你看到那些碎玻璃瓶了嗎?那就是被砸碎的裝可卡因的瓶子。小瓶賣10美元,稍大瓶賣20美元。”他說這裡的商家都知道這個行價。

丹尼的家人住在外州的一個城市裡,他多年前就離開家來到了這裡。眼裡含著淚,丹尼最後說:“我不喜歡這裡。”

巴爾的摩犯罪率超過中美洲三國

據《華盛頓分析》報導,普林斯頓政策顧問公司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巴爾的摩市的犯罪率已經超過了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和宏都拉斯三個中美洲國家。這三個國家是衝擊美國南部邊境的非法移民的主要來源地。

數據顯示,2019年巴爾的摩的謀殺率是0.56%,即每10萬個人中,有56個人被謀殺,目前政府正在追蹤調查的謀殺案高達340起;而相比較下,2018-2019年間,薩爾瓦多的謀殺率為0.5%,宏都拉斯為0.38%,瓜地馬拉是0.22%。

資料來源:普林斯頓政策顧問公司

普林斯頓政策顧問公司總裁史蒂文·科比茨(Steven Kopits)表示,“這個數據令人震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是出了名最危險的國家,但是,巴爾的摩的犯罪率竟然惡化到比它們還高。”

還有數據顯示,在巴爾的摩西城僅有2.5萬居民。而當地的謀殺率高達1.347%,是美國全國平均謀殺率的25倍。僅2019年,當地就發生了25起凶殺案,再次創下全美之最。

據分析,巴爾的摩之所以成為犯罪率超高的城市,也有更深的原因。丹尼認為,當地對年輕人的忽視,讓他們中許多人在很小就加入了幫派組織。抑鬱、孤立和不良刺激,讓這些孩子們成為當地主要的“麻煩製造者”。

巴爾的摩西城幾乎沒有什麼體育中心或娛樂俱樂部,當地到處都充斥著黑幫和毒品的文化。丹尼說:“沒有人在孩子們身上投資,也沒有人引導他們。”

數據顯示,在巴爾的摩的公立學校里,只有不到18%的孩子們精通數學,而只有約25%的孩子們在進入高中的時候英語能夠達標。

丹尼談到,因為政府很久之前就關閉了當地的娛樂休閑設施,這裡的年輕人越來越“瘋狂”。他回憶說:“以前人們在這裡的休閑場所一起玩耍、交流,他們需要表現好,這樣才不會被趕出去。”他認為這些設施會幫助當地的人。但是,“現在人們很消沉。年輕人無所事事,所以互相殘害。”

廢墟之都充斥著大量廢棄房屋

數據顯示,巴爾的摩共有1.6萬棟無法居住的廢棄房屋,而這些地方也是犯罪高發區。放眼看去,這些嚴重影響市容的古老廢棄建築物令這個城市顯得更加荒涼。

同時,廢棄的房屋也是癮君子和罪犯們很喜愛的藏身之處。另外,由於流浪漢常常使用蠟燭,這些地區也成為火災頻發區域。尤其是當這些人因吸食毒品而忘我時,更加談不上注意安全了。

大衛是當地一名供職15年的資深消防員,他表示,最近有一名特大縱火犯藏匿在這一片廢棄房屋中。該犯幾十天前曾經在1個晚上連續在11棟廢棄的房屋裡縱火。大衛談到,在廢棄房屋裡滅火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消防員常常在裡面受傷。他的一位同事就曾經被埋在倒塌的屋頂下。

巴爾的摩西城的斷瓦殘垣。

還有希望嗎?

當什瓦布問丹尼,你認為巴爾的摩還有希望嗎?丹尼的答案是肯定的。他說:“我相信這個城市會有轉機的,西城最後也會有變化。也許需要一些時間,但是相信慢慢會變好的。”

丹尼提到約翰·哈珀金斯(John Hopkins)醫院以及馬里蘭藝術學院正在購買廢棄的房屋並修葺它們。改建完成後,這些機構會將房屋租給自己的員工。

“一些給社區帶來危險的人慢慢地也在消失。他們中有些人搬走了,有些人進了監獄,還有些人被殺死了。”丹尼說,

對於修復被破壞已久的社區結構,重建當地的文化,改善人們的行為,丹尼認為,這雖然不是個容易和短暫的工程,但是也有許多人一直都在努力。他舉例說,過去3年來,門諾教會一直在推廣一個食品捐贈活動;一位來自賓夕法尼亞州的農場主每星期都運來一卡車的蔬菜和水果,當地人只需要付20美金並為他做3次義工,就可以得到整個季節產出的蔬果。門諾教會還經營了一所學校,從20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接受6年級之後輟學的孩子。該校一名學生表示,和那些漠不關心的公立學校相比,這所教會學校的老師們關心孩子們的學習。

川普總統近日在推文中也呼籲有志之士能自我推薦,來重新將巴爾的摩建設好。他說:“巴爾的摩能夠變好,甚至達到成功和榮耀的更高點。但是,這絕對不是卡明斯和他的人能辦得到的。”“如果你希望成為巴爾的摩的領導人,再次看到這座城市崛起的話,我在這個非常漂亮的橢圓形辦公室里等你的電話!”

….even to new heights of success and glory, but not with King Elijah and that crew. When the leaders of Baltimore want to see the City rise again, I am in a very beautiful oval shaped office waiting for your call!

— 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July29,201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