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政治局:經濟行穩致遠不靠炒房靠消費

一男子騎車經過中國上海某處剛建好的居民樓

中共決策層本周二開會為下半年經濟工作定調時,強調要多用改革的辦法擴大消費。外部風險和內部下行壓力加大之際,消費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但經濟學家擔心,內部政治因素或令擴大內需難以突破瓶頸。

當前中國經濟增長已經減緩至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投資者則在觀望當局將會推出什麼樣的刺激措施。而在星期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中共決策層明確表示,不會將發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新華社的報道說,這次會議再次強調了習近平所說的“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落實房地產長效管理機制,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

凱投宏觀在新加坡的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說,決策者此次沒有像以往那樣在經濟放緩時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手段。他說:“我們看的房地產方面的管控仍然很嚴。最近還對房地產開發商融資進行打擊。但是,這次很明確地提及(房地產政策)還是很有意思的,因為通常政治局發布的消息都比較模糊。這也進一步表明對房地產的管控仍將趨嚴。”

政府對於把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可能帶來的長期風險已經抱持謹慎態度,擔心這樣會令家庭債務急劇升高,並可能導致房地產泡沫。

另一方面,政治局在這次會議上突出了消費對於增長的貢獻,並明確要深挖國內需求潛力。

中國經濟今年第二季度增長已經放緩到27年來最低點,GDP同比增幅為6.2%;上半年總體GDP同比增長6.3%,消費對上半年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0.1%。這意味著如果沒有強勁的消費支撐,這個增長數字會更低。

新華社的報道說,此次會議明確要“深挖國內需求潛力,拓展擴大最終需求,有效啟動農村市場,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

報道中,政府研究機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李承健對政治局模糊的政策語言做了解釋。他說,中央強調的多用改革的辦法擴大消費,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有效啟動農村市場,意思就是通過推動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等措施,增加農村居民財產性收入,提升農村消費的可持續性。

至於何為“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李承健舉例說,對於制約城市消費的中高端供給不足等問題,提升產品供給質量,通過改革創造新供給、釋放新需求。

凱投宏觀的資深中國經濟分析師埃文斯-普里查德說,鑒於這些政策目前仍處於模糊階段,很難對其是否有效做出判斷。他說:“他們嘗試以消費重振經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其中一些見效,也帶動了消費在GDP中的佔比。”

但是,埃文斯-普里查德說,許多改革見效需要相當長時間,此次提到的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就進展緩慢。他說,即便改革得以提速,鄉鎮經濟強勁增長,農業效率得以提高,但從中期看,這樣的改革帶來的成效並不大。

曾經推動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出口和投資驅動模式難以持續。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減少了對貿易的依賴;另一方面,過去二十年中國人均收入大幅度提高,帶動中國形成巨大的消費市場。

市場分析機構IHS Markit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沃斯(Rajiv Biswas)說中國的消費市場規模仍在增長。他說:“我們(IHS Markit)預測,中國家庭平均收入將在今後十年翻一倍。”

但是,消費在中國經濟增長中成為重要的推動因素,並不意味著中國已經成功地轉型為消費驅動型經濟。相對於比斯沃斯的樂觀預期,凱投宏觀的埃文斯-普里查德則認為中國當前的狀況並不利於擴大消費。

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快速擴大消費需要“資助”:要麼收入持續快速增長,要麼儲蓄率下降。他說,中國試圖壓低儲蓄率,同時擴展福利。但是他認為,中國要改變人口因素形成的高儲蓄率還需要很長時間,因此提高生產效率便成為擴大消費的主要推動因素。

但是中國在這方面需要的改革卻難以推進。埃文斯-普里查德說,中國目前處於從中等收入向中高等收入轉型的階段,政府已經很難將資源配置到有真正需要的部門,從而帶動強勁增長。

他說:“那些是中國擴大消費所需的改革,就是讓工人更有效率。但現在它在資源,尤其是信貸方面的配置往往不能令最有效率者受益。我認為這是整個中國消費故事面對的最大障礙。”

當前中國內需面臨著多方面的短期壓力。消費者面對疲弱的勞動力市場和高通脹,將會持續謹慎支出。凱投宏觀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展望報告提到近幾個季度,中國家庭支出放緩,並預期這樣的趨勢將會持續下去。

凱投宏觀的經濟學家埃文斯-普里查德說,在消費面臨多重壓力時,短期內也不能指望受益於改革。他說,近期內政府能夠做的只有推出刺激措施。

凱投宏觀認為,由於預算限制,下半年的預算支持將會減少,地方政府會轉向預算外借款,通常投資於基礎設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