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專家:黑警幕後是中聯辦 吁港人抗爭轉移焦點

香港知名網路主持人日前接受香港大紀元專訪,闡述了他本人對香港目前局勢、大陸經商環境的獨特觀點。(宋碧龍/大紀元)

近日中共港澳辦的記者會,讓香港人看清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內外截然不同的立場,對國內民眾隱瞞事實真相,將港人視為暴徒,對外則避免使用極端辭彙,以示“溫和”形象,卻一直漠視香港民眾訴求。

專家解讀,中共變換不同面目的背後,其實質是為維護極權統治,而且這一思維與招術貫穿始終,不僅造成大陸外企經商環境的惡化,此番還在香港得到深刻體現,因此,呼籲香港民眾應做好為恢復真正一國兩制的長期抗爭準備。

香港知名網路主持人、從事外貿,遊走中、港兩地超過二十年的傑斯先生,親歷中國經濟改革開放興衰,深諳中、港兩地文化差異,他日前接受香港大紀元專訪,闡述了他本人對香港目前局勢、大陸經商環境的獨特觀點。

中共內外策略不同皆為維護專制

傑斯指出,對於香港人的此次抗爭,中共對內對外的定調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版本,在大陸將其定性為動亂、顏色革命,是以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干涉等,將抗爭者視為暴徒;而中共港澳辦的記者會則對外完全避免了此類定性術語,只是稱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和媒體,趁機散播一些危言聳聽的言論,製造社會恐慌。

他認為,之所以出現一個強硬、一個溫和,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是因為“一個版本其實是講給14億中國(大陸)人聽的,另一個版本是講給外國人聽的”,“北京還沒有一個特定的方法,究竟如何去處理(香港問題)。”

但他指出,兩個版本背後透露的端倪就是中共一直拒絕回應香港人的訴求,最終目的是為了其自身利益。

“五大(訴求)也好,六大(訴求)也好,八大(訴求)也好,全部不答應!這個其實是很典型的共產黨的思維。它憂慮的就是,如果你隨便答應一個,包括如林鄭月娥下台,那麼就會釋放出一個信息就是,原來香港人走出來,是有獎品的。”

他進一步解釋背後深層原因是,不在於答應訴求本身,而是說明中共懼怕這樣的抗爭流進大陸,引發大陸人效仿,衝擊中共政權,“大陸的人知道,如果走出來抗爭是有獎品的,那這就不符合北京的思維,或者它們的利益。”

“它們沒什麼可做的,就是要死守那些訴求不回應,不說YES,和你斗消耗。那坦白說,它一定是得益大的,那因為它是一個政權,還是一個極權,所有的資源全在它們那裡。”

港人覺醒已不甘做順民

在目前形勢下,傑斯認為這促使香港人進一步覺醒,更加認清香港所處的態勢以及未來局勢。

“第一,其實我們沒法回頭了。”他提醒香港人勿忘初心,“香港人其實很卑微,我們只是想拿回‘基本法’給我們的東西。就包括‘雙普選’,(那麽)基本法都有保障了。”

就法律層面而言,他表示港人並未超越“基本法”,“‘基本法’沒有講過‘一國’大於‘兩制’,或者‘基本法’沒有這樣講過‘基本法’(之外)還要跟著(遵從)憲法等等這些東西,今天只是要拿回我們原本應該要的東西而已。”

就香港議會選舉的獨立性,他表示也已經受到操控,“那議會(里),我們選了的議員又被你DQ(取消資格)了。那香港人不走出來幹什麼,那如果不走出來,另一個選擇就是做‘順民’而已。那我想今天的香港人都很清晰地告訴了北京:我們不甘於做‘順民’。”

經營環境惡劣外企早在遷出

作為往返中、港多年的貿易商,傑斯認為中共治下的大陸經商環境在數年前就已失去優勢,即便沒有反送中、中美貿易戰,一些外資企業也要陸續轉移到其它地方。

他表示,大陸對於外商的租金、稅收優惠逐步取消,大陸人工等成本增加,他自己的企業在數年前就將部分業務轉移至其它國家。而其它一些大的品牌外企除了此類原因,同時面臨經常爆發的工人維權事件被鎮壓、得不到妥善處理,導致企業競爭力下降的問題。

“作為一個企業品牌其實也會考慮:我以前一直在這個工廠做,這個工廠以前一年可以開足工十二個月的,但是由於這些問題,很多年前就已經(變成)一年可以開八個月工、開六個月工就已經很好了。”

這個結果就變成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已經不再,“現在(中國)最低限度是要和整個東南亞去競爭,和以前是很不一樣的了。”他說。

黑警治港幕後是中聯辦

對於元朗事件,傑斯質疑,香港主權移交多年,警察一直沒有積極尋找黑社會證據,背後疑涉中共國安干預管治。

“是否警察知道有些底線是不能觸碰,又或者今天的香港警察是屬於今天的保安局,今天的保安局是否巳進入了中國的國安系統管治。”他直言,“這些問題都巳經很顯然易見,只是元朗事件是回歸後黑社會事件的第幾次?不會是第一次吧?或者他表現得更隱密,更離譜。”

傑斯認為,港府要弄清黑社會來龍去脈並不困難,“黑社會做事一定要收錢的,其實不用浪費時間在黑社會上,直接找黑社會的老闆出來,可今天的香港政府都不會做。”

他表示,目前警察抓了一些涉案者,但並不能從根上解決問題,“警察因言論所逼也只是捉了十幾個人,那些說不定是些癮君子,然後就不了了之,捉到這些人又可以怎樣,因為永遠都不會去捉(黑社會的)老闆。”

他進一步指出這種做法正是中共在大陸所為的翻版,“如果元朗事件在中國,大家會司空見慣,共產黨很習慣用這種手法。”他說,“因為相對大陸的事件一年365天,比如拆遷都是這樣吧,共產黨的思維就是不方便做的事情就用錢交給一些會收錢的人去做。大陸的拆遷就是這樣。”

中共對待維權者的招數在香港得到實踐,傑斯擔憂香港西環問題(中聯辦),“北京沒有任何辦法之下,可能在未來的一段時間管治香港的重心會轉移到西環那裡,今天的西環是否會用這種黑社會概念來解決問題呢?如果今天的西環沒什麼改變,基本上會這樣。”

“大家要想一想,究竟今天的西環,其實它的幕後是誰?是習近平嗎?習近平不會那麼黑吧,還有一個幫派比他更黑,那就是上海幫。”

他認為其幕後整個派系是要告訴當局(習近平中央)知道:“你要管治香港這個金蛋,是不能撇開我,我可以幫你整治它。”

擔憂“中聯辦治港”呼籲抗爭轉變焦點

傑斯認為,短期內香港人的抗爭會越來越危險,而長期則擔憂西環(中聯辦)治港,所以更多的香港人該明白,“我們今後抗爭的焦點,是否仍然在林鄭月娥、反送中上,我們應該上一個層次。”

他表示,目前的年輕人也開始明白,抗爭的議題有所轉變,例如,爭取雙普選、反對西環治港,“不僅是香港人,希望要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全世界今天為什麼都站在香港人這邊,其實都感受到,特別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後,整個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越來越萎縮。我們要指出這個西環治港的問題,其實它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傑斯認為,中共在歷次運動(包括八九事件)中都牽涉內部權斗,對民眾實施強硬壓制。此次香港抗爭也面臨這種狀況。

“根據基本法十四條,如果派出解放軍,第一個千古罪人肯定是林鄭月娥,因為這是經過特首提呈的。而實際上是當局(中央)決定的。”

“如果在西環派出解放軍鎮壓,將局勢搞得越亂,來迫當局(中央)做出決定。所以這裡會存在危機。”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