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林忌:經濟城市香港變成游擊戰場 港共了港奸與賣港賊

中共自吹自擂的十六字真言:「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終於成為了港人向警察抗爭的寫照,8月3日與4日間的示威,即進化至如李小龍所說的「流水」一樣。

香港作為一個長期的「經濟城市」,常被描述為一個只關心錢,而不關心政治的國際金融中心,以致很多人都無法想像這兩個月在這裡所發生的事情;然而由6月到8月的反送中運動,港共在香港「能人所不能」,終於令香港人演變成全民抗暴,由多區針對警察的游擊戰,以至從未試過成功的罷工,絕對令人難以想像。

由於香港特區政府全面龜縮停擺,拒絕回應香港市民的五大訴求,特別是有關於警察濫權與暴力,以至繼續不斷拘捕市民的做法,終於令市民在警察高壓下不斷進化,由6月時的「和理非」集會到「勇武派」衝擊,7月時的故守陣地,到如今8月終於變成了城市游擊戰。中共自吹自擂的十六字真言:「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終於成為了港人向警察抗爭的寫照,8月3日與4日間的示威,即進化至如李小龍所說的「流水」一樣。

8月3日的旺角示威,因為警方的無理打壓,把遊行路線改為前往大角嘴的無人之處,途經多處危險地區,最終市民改為在九龍各處衝出馬路,更突襲港九最重要的隧道紅隧口,令紅隧兩度封閉;示威者吸收了7月27與28日,被警察不斷圍捕與傷害的教訓,改為在警方大舉增援之前,自行撤離再改往其他區域快閃示威;最終警方在捉不到示威者的情況下,四處胡亂圍捕查身份證,終因在黃大仙區亂拉市民,引起街坊不滿而被包圍。過千街坊與警方爭執,警察最後失控在民居密集處施放過十枚催淚彈,最終警察敗走撤退收場。

8月4日原本為將軍澳遊行以及港島西集會;後者先因市民走出街道,警察為保護港共總部的中聯辦,很快就舉起黑旗與施放催淚彈,引起樓上市民不滿,紛紛落街指責警察;當警方運來大批防暴警到場時,示威者急速離去,突然改在銅鑼灣霸佔路面;約晚上九時,示威者再次堵塞紅隧與銅鑼灣海旁一帶,警方派大批防暴警到場,再大批放施催淚彈;此時示威者卻轉戰灣仔,在港共殖民的象徵物「金紫荊雕塑」的底座塗鴉,而後再四散離開;約在同時,將軍澳的市民封閉了將軍澳隧道;警方派人到場時,示威者卻已轉戰觀塘,結果只能在將軍澳與街坊對峙,最終更在罵聲中胡亂追打市民,更打錯一位飯後經過的50歲男子,令其爆頭血流滿面。

於凌晨前後,全香港高達七八區的市民,不是自發堵路就是包圍警署,由新界的馬鞍山、天水圍、將軍澳,到九龍的黃大仙、觀塘、藍田、美孚,未計仍未解封的西環與銅鑼灣,終令警力被拖至崩潰;警察最終選擇留守他們最重視的地方──港共總部西環的中聯辦,以及一眾警察宿舍,如前一日發生衝突的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於是將軍澳與觀塘的警署,再次被早前警方暴力所激起民憤的街坊所包圍,以至向警署投擲雜物、雞蛋等。多年來示威者說要「遍地開花」,終於真正發生。

警察卻從不知錯——早前「警察員佐級協會」的主席林志偉甚至發聲明,直斥香港示威者是「蟑螂」,諷刺的是,警察終於成功令自己成為了市民眼中的蟑螂,不但從未對自己濫用暴力後悔過,更演化到將所有不認同自己,或批評警察的市民,皆視為潛在敵人。

當特區政府全面潛隱,警方不但沒有一絲質疑政府的立場,反而樂於成為政治工具,不斷毫不節制地去打壓其他市民;於是示威者當然把矛頭,指向拒絕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及限制其濫用暴力的警察身上;當香港變成了「警察國家」,只靠警察的武力來鐵腕控制,結果當然是令運動演變成對抗警察的全面抗暴,這正是香港警察自甘墮落,成為港共鎮壓香港人工具所導致的後果;最終令警察等同了港奸與賣港賊,成為香港人的敵人。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