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殷琦:魔警臨城 無人可獨善其身 上帝會有公平的審判

身為一介平民,我希望你了解得到:魔警臨城,無人可獨善其身。你以為你不在「示威區」生活,「示威活動」與你無關?不好意思,現在到處都可以是「示威區」(包括你家樓下),警察拿著長槍隨時舉起;你以為你只是到樓下M記買個吃的、到商場逛個街?不好意思,警察可以隨意到M記/商場捉人,催淚彈的氣味也可伴隨脆辣雞腿包、混和你的淚水一齊吞落肚。你想找個記者報導?喔,記者已被人打至頭破血流。

8月3日,香港旺角反送中遊行(王一諾/看中國

逃犯條例的風波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有許多從前政府已然默許(甚至人民也暗地裡知道)的事情,當放在陽光之下,都變得可惡醜陋。事態發展至今,已惡化至警察已明刀明槍地在鬧市屢次舉槍——除了鎮壓、再譴責又再鎮壓,香港政府已別無他法。

魔警臨城,無人可獨善其身

身為一介平民,我希望你了解得到:魔警臨城,無人可獨善其身。你以為你不在“示威區”生活,“示威活動”與你無關?不好意思,現在到處都可以是“示威區”(包括你家樓下),警察拿著長槍隨時舉起;你以為你只是到樓下M記買個吃的、到商場逛個街?不好意思,警察可以隨意到M記/商場捉人,催淚彈的氣味也可伴隨脆辣雞腿包、混和你的淚水一齊吞落肚。你想找個記者報導?喔,記者已被人打至頭破血流。

你以為你是深深深深深藍絲,警察做得好!何君堯鬧得好!不好意思,槍杆子下的政權是無定向攻擊,大部分警察已然著魔,因著不道德政府的強硬授權,他們現在可隨意打人、舉槍、擲催淚彈而沒有愧疚之心,在鬧市中誤中副車者已比比皆是,不少途人(不論藍黃)無辜被打、連小朋友也不能倖免(更別談警黑合作)。以後因為任何事情你要和政權對著干,你不會有任何發聲機會,因為你想遊行會收到“反對通知書”,因為和平示威你會被橡膠子彈兜頭射。你以為你做長者服務,警察就不會搞你?不好意思,催淚彈也會誤中養老院附近。當然,這一切一切,都皆因林鄭的“任憑”——已經去到有多條人命修亡犧牲在手,你的“惡”已經無以復加,我相信上帝會有公平的審判。

罷工最重要是老闆點頭

每天返工我都迷迷茫茫,覺得自己在做相當奇怪的事情:我還在做什麼呢?香港已淪陷了,我還在工什麼作?我很想罷工、想得不得了,但事實是老闆沒發聲,幾時輪到小薯粉出聲?以本人公司為例,老闆權力相當大,老闆一聲不哼,員工又可以奈什麼何呢?

我在此懇切呼籲香港所有老闆們,積極考慮放生員工於8月5日罷工的可能——其實香港出事、你公司也不會好過,你根本難防今次催淚彈會否就向你公司投擲。坦白講,我認為罷工不是一日半日錢的問題,更大是會得罪老闆的問題:是CV的問題、是誠信的問題(對某些人而言則是供樓的問題...)。所以,如果老闆肯主動提出想罷工員工的安排(e.g.no pay),並給員工選擇,相信員工會相當感謝。

如果你立志背靠祖國、支持不道德政權,那我只能回你一句:以後因為任何事情你要和政權對著干,就沒有人再能與你對抗發聲;要是槍杆子誤中你、沒有人替你可憐——所以,好自為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