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放手讓人民幣破7 武器化貨幣副作用大

多位專家指出,中國(中共)武器化使用人民幣,有經濟自傷風險。因為人民幣匯率牽一髪而動全身,無人能預測人民幣走軟會不會引發其它效應。

美中貿易戰從上周五升級,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周一(8月5日)對美元匯率罕見11年來雙“破7”。多位專家指出,中國(中共)武器化使用人民幣、有經濟自傷風險;因為人民幣匯率牽一髮而動全身,無人能預測人民幣走軟會不會引發其它效應。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人民幣走貶令北京陷入兩難,貨幣貶值雖短期有利於中國商品外銷美國、抵消提高關稅的效應;但北京也必須極力避免資本外流、加重人民幣貶勢的可能。

多數業界人士認為,人民幣跌破7對市場人氣的打擊太大,會加大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做空人民幣。尤其是一旦讓市場形成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想要再扭轉過來太難,同時還會造成大量資金外流、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打擊。

2015年人民幣意外貶值、突破“7”元大關後,導致大量外資流出,最後促使北京砸進去1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才穩住人民幣的幣值。

接下來需要關注外匯交易商和投資者如何看待以及預期人民幣後續走勢。受人民幣“破7”的影響,會加劇外匯交易商和投資者在人民幣與美元之間的切換動作、甚至做出瘋狂動作,以避免損失或者尋求獲利。

中共前官員:人民幣走勢面臨三種情形

《華日》報導說,現今交易商和投資人都一窩蜂以人民幣7元這個象徵性價位作為避險指標,選擇權和期貨的訂價和交易也都預設匯率持穩在這個水準。因此當情勢開始轉變,可能造成市場波動加劇。

這些投資人不會雪中送炭、只會錦上添花。他們一旦押注中共央行不足以保障人民幣幣值,在貿易戰壓力下,人民幣會繼續走軟的話,人民幣“穩定”的假象將不復存在。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官員管濤告訴路透社,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市場相信中共政府有意願、有能力維持匯率穩定,則市場不會主動攻擊人民幣。

另一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中國經濟企穩、美元指數走弱、貿易摩擦緩解,則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震蕩升值。

第三種是“差的情形”,即如果中國經濟下行、美元指數走強、貿易摩擦激化,則人民幣匯率穩定缺乏基本面支持,需要考驗中共政府的政策能力。

他認為,目前看來,前述三種情形交替出現將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第三種“差的情形”出現持續時間較長,可能給人民幣匯率穩定帶來壓力。

如果貶值由市場決定,則人民幣匯率很可能會出現超調;如果要進行調控,避免匯率的過度或異常波動,則意味著中共當局的匯率維穩的成本升高。

知名貨幣分析師:中共玩貨幣轉移遊戲

野村證券前貨幣策略師、Exante Data LLC首席執行官諾德維克(Jens Nordvig)周一表示,中共央行在玩貨幣轉移遊戲,同時它們也會採取措施減緩人民幣匯率下滑。

“如果它們(中共)讓人民幣走軟破7關口,這可能影響全球美元走勢,並對雙方匯市帶來非常重大的影響,亦可能對全球股票市場產生負面的間接作用。”諾德維克之前曾警告說。

諾德維克是全球最有名的貨幣投資分析師之一。在去年川普宣布對華加征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的消息時,他曾指出,當時沒有造成全球股市大波動,其中一個關鍵原因是美元匯率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動。

根據他的觀察,往往匯市先出現波動、再引致股市波動,因為股市會緊盯匯率,匯市波動是股市波動的關鍵因素。

而這次,中共當局突然選擇放手、讓人民幣在這個時間點上破7,無疑將直接衝擊股市。到周一下午美東時間3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856點,降幅約3.2%,至25,628點;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3.3%;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3.8%。

接下來的關鍵是,看中共央行未來4周內如何操縱人民幣走勢,是否會允許人民幣貶值,來應對進一步升級的美方關稅。

川普總統上周五發推文說,將從9月1日起,對中國剩下的3,0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10%的關稅。

多位市場人士表示,人民幣匯率的後期走勢在投資者的風險情緒中將起關鍵作用,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是否繼續保持對美元的半掛鉤政策,不僅對人民幣匯率很關鍵,對美元走勢、全球股市以及美中貿易談判都會有影響。

市場關注美國反應是否正式指控中共操縱匯率

瑞穗銀行(Mizuho Bank)經濟和策略部主管瓦拉丹(Vishnu Varathan)則指出:“我們真正想持續關注的……是美國將如何做出詮釋,因為川普總是可以再度指控中國操控匯率。”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發表一份匯率報告,雖然這些年尚未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但中國一直是美國密切關注的對象。

尤其是美中貿易戰以來,總統川普過去多次談及要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而中共長期外匯管理不透明,外匯儲備構成以及外匯購買行為也都不公開。

中共體制內學者余永定7月4日在美國《評論彙編》(Project Syndicate)期刊刊登文章,題為“川普對華貿易戰的下一步走向”。

他說,“如果人民幣處於貶值壓力之中、而(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未介入以穩定其對美元的匯率,美國可能會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余永定是前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資深研究員。

余永定罕見提及“必須為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爭的可能性做好準備”,代表著中共體制內頂級學者對貿易戰下一步走向的最新思考,也從側面證明,若中美貿易戰升級,中共幾無應對之力。

若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將重創中國經濟。“不幸的是,中國(中共)在這方面並沒有什麼迴旋餘地。”余永定寫道。

而且一旦惹怒美方,中方在應對美國金融制裁的前景上將無計可施。比如:6月一名美國法官認定三家大型中資銀行藐視法庭,拒絕提供證據以調查朝鮮違反制裁的行為。可能使這些銀行面臨每天5萬美元的罰款及失去美元交易准入的風險。

余永定認為,中方能解決此類糾紛的可能性很小。

“若中國金融機構受限、不得使用美元以及各項重要服務的權利,例如被全球銀行間金融電信協會金融信息服務(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間支付系統(CHIPS)排除在外,很少有企業能夠扛住這懲罰措施。”他寫道。

他還舉例說,已有一家中國銀行被列入了《代理賬戶或代匯賬戶制裁》(CAPTA)清單,這意味著該銀行無法在美國開設代理賬戶或代匯賬戶。

他表示,“中國(中共)政府在這方面的選擇很少”。

人民幣破7市場不看好

摩根大通2018年的一份研究報告指,中共若選擇讓人民幣貶值約12%來應對貿易戰,將導致3,320億美元的資本外流,該數額超過中國外匯儲備的十分之一。這是中共當局在2015年遭遇人民幣貶值、大規模資本外逃後,一直想要避免的情況。

美元作為定價貨幣,人民幣走軟,意味著中共龐大的美國國債會縮水。同時,中國企業在境外發行的美元債將面臨更大的債務高築問題。

根據信評機構穆迪(Moody’s)統計,中國開發商共有338億美元的國內發行債券和193億美元的國外發行債券,將在明年到期或受到賣出選擇權影響,也就是投資人有權要求及早償還。

今年已有數百家較小型的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倒閉,若破產風潮擴大,恐怕會透過原已脆弱的中國金融體系引發連帶衝擊,因體系中已有些部分出現美元短缺情況。

大和資本市場香港有限公司亞洲(日本除外)首席經濟學家賴科文(Kevin Lai)表示,“貨幣穩定有助於創造宏觀經濟穩定。如果沒了,它可能會破壞市場穩定,會是2015年情景再現。”

“如果它們(中共)把人民幣貶值作為(回擊美國的)武器,對中國自身的傷害將大於美國。”他補充說。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早在2018年接受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採訪時就表示,如果中共“壓低本國貨幣”回擊美國的話,有可能還沒有傷及美國,就讓自身深陷泥沼,得不償失。

哈祖斯說,雖然短期內貶值人民幣有可能使中國商品獲得價格優勢,但不利於中國企業提高產品質量、提升核心競爭力,且更容易使中美貿易摩擦升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