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1959年 達賴喇嘛出走始末

1959年3月10日,羅布林卡

開場語: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西藏。第二年5月,中國中央政府和西藏當局在北京簽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又稱《十七條協議》。中共官方說,這項協議的簽署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然而,在8年以後的1959年,當時的西藏領導人,貴為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開始了他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流亡生活。西藏首府拉薩隨後發生了一場傷亡慘重的事件。中國官史稱之為“西藏平叛”,流亡海外的藏人則將其稱之為“和平抗暴”。

達賴喇嘛為何出走?六十多年前的那場血雨腥風究竟真相如何?中共官方和流亡藏人各執一詞。美國華人學者李江琳查閱大量史料,走訪了在印度和尼泊爾的幾百名流亡藏人,並和這段歷史的關鍵見證人達賴喇嘛有過五個小時的談話。2010年,李江琳的《1959拉薩!》一書面世,力求重建那段歷史的原貌。美國之音《解密時刻》今天請李江琳,為您解開上個世紀50年代發生在西藏及周邊藏區的那些歷史謎團。

56年漢藏關係惡化解放軍拉薩備戰

畫外音:1950年解放軍進入西藏以後,達賴喇嘛仍然是西藏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還先後擔任了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1954年,達賴喇嘛赴北京參加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高規格接待。與此同時,他與中國派駐西藏的高級軍政官員也有頻繁的接觸。然而,1959年3月10日,當他準備去西藏軍區司令部觀看一場演出時,卻受到拉薩民眾的強烈阻撓。數以萬計的藏人包圍了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懇求他不要前往軍區司令部。

李肅:達賴喇嘛當時跟西藏軍區也好,跟中共在西藏的工作委員會,應該有很多的聯繫。雙方應該有很多的交流。看一場演出應該不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同時,達賴喇嘛原來也去過北京。為什麼這一次看演出就說不行了,為什麼這一次就說要把他劫持到北京,以前到北京也沒說要劫持他啊?

李江琳:其實你的這個問題也是我開始對整個事情做詳細研究的一個切入點。因為它給我同樣的疑惑。為什麼54年他去北京的時候,拉薩市民沒有阻止他。他們很擔心,可是沒有阻止他。為什麼到了59年的時候玩兒了命地要阻止他。實際上後來我在訪談的時候也問過這些當事人。當時拉薩是怎麼樣的狀況?要理解它的背景和當時拉薩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實際上拉薩在56年的時候,兩方的關係已經非常緊張了。達賴本人告訴我,他57年的時候從印度回來,4月份回到拉薩的時候,他發現大昭寺對面的中方的機構,房頂上已經修了工事。他走的時候還沒有。修工事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備戰。

李肅:準備打仗。

李江琳:昌都(位於西藏東部)在56年夏天開始有暴動,使得雙方的關係一下子就變得非常緊張。解放軍一下子就開始備戰了。

達賴56年訪印有意不歸

畫外音: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開始,在中國藏區以外的廣袤大地上,土改、鎮壓反革命運動、農業合作化運動、以及對農業、手工業以及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政治和經濟運動此起彼伏,一個接著一個。通過這些運動,共產黨完成了對土地和農業、社會、以及工業生產和經濟的控制。到了1956年,信心大漲的中國共產黨開始將這些政治、經濟政策向西藏周圍的青海、四川、雲南和甘肅四省藏區推廣,但是遇到藏人的激烈抵抗。儘管這些政策當時尚未在西藏實施,但是對西藏藏人的心理狀態不可能沒有影響。就是在這種形勢下,21歲的達賴喇嘛於1956年第一次踏出國門,訪問印度,參加佛祖釋加牟尼2500年誕辰慶典。就在達賴喇嘛動身前往印度的5天前,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指示中共西藏工作委員會和西藏軍區說:“要估計到達賴喇嘛可能不回國”,並指示開始備戰。毛澤東說:“把堡壘修起來,把糧食、水多搞一點。”

李江琳:當時他在印度訪問的時候,根據印度方面的資料,印度尼赫魯的情報局長,他在70年代的時候出版過一套回憶錄。根據這裡面的資料,他就講到當時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已經通過他本人表達了一個意思,就說達賴喇嘛有意留在印度不回去。

李肅:發生了什麼事情使得達賴喇嘛56年的時候動了這個想法,不想從印度回來了?

李江琳:簡單地說是發生了戰爭。為什麼我說它是戰爭,而不是鎮壓,因為它不是用警察,而是用了正規軍,而且是野戰軍。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這個資料,最早發生暴動的實際上是雲南,雲南迪慶,現在的香格里拉那一帶地區。但是有關的資料非常少,我只找到了德慶縣的一些資料。到了1956年2月在(四川)甘孜州的色達縣,也就是現在發生過藏人自焚的色達縣,它是一個純牧區,就發生了藏人的暴動。四川和雲南對藏民的反抗的鎮壓,轟炸寺廟等等,使得達賴喇嘛覺得似乎他呆在西藏已經無能為力了。

“民主改革”激起藏人暴動

李肅:為什麼藏民要暴動呢?是因為什麼樣的情況迫使他們來奮起反抗呢?

李江琳:這就談到“民主改革”是怎麼回事。我最早做研究的時候就注意到“民主改革”這是一個詞。它的內容是什麼?我就開始調查“民主改革”。我們不管它叫什麼,名項是什麼,我們去看看它的內容。

李肅:按說從字面上講,“民主改革”應該是好事嘛。

李江琳:對,字面上看上去是好事。因為我想不通,民主改革顯然是一件好事。為什麼大家會不顧性命地去反抗。因為當時藏人手裡有槍。然後我就去調查“民主改革”的內容和方式。發現它跟大陸進行的土改、政反還有肅反、合作化其實全是一樣的。它沒有什麼區別。方法也一樣——批鬥。藏語裡面沒有“鬥爭會”這個詞。它只能設法用藏語來音譯一個漢語的“鬥爭”這個詞。鬥爭這種行為,開鬥爭會這種行為對藏人來講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畫外音:李江琳在《1959拉薩!》中寫道:“就在所謂的‘民主改革‘實行後不久,整個四川藏區農牧區的抗爭此起彼伏。僅1956年一年,當地少數民族地區暴動的參加者就達10萬餘人,波及43個縣,450多個鄉,數萬藏民逃往拉薩。”

李肅:毛澤東和其他的中共上層領導知不知道在藏區裡面進行的所謂“民主改革”激起了當地藏民的強烈反抗。他們知道這個情況嗎?

李江琳:知道,非常清楚。

李肅:他們很清楚?

李江琳:轟炸理塘、鄉城、巴塘寺院的飛機是當時中國最先進的秘密武器。1953年斯大林送給毛澤東的10架圖-4。

李肅:那是轟炸機了。

李江琳:對,而且是遠程重型轟炸機,因為別的轟炸機上不了高原,路途短。它必須是遠程,而且能夠攜帶大量的集束炸彈,才能到那個地方。圖-4這個轟炸機團不是由地方軍區控制的,是由中央軍委直接控制的。也就是說沒有中央軍委的命令,這個圖-4飛機是不能動用的。但是圖-4飛機第一次實彈的作戰就是在藏區,在四川,四川的甘孜地區。中央軍委下令不可能不經過中央決定。在什麼情況下動用這個飛機,中央不可能不知道。

畫外音:1956年,在印度的流亡藏人報紙《西藏鏡報》刊登了這樣一幅畫,描繪了四川理塘寺被轟炸的場面。英文和藏文說明寫道:他們使用現代化武器殺死了我們好幾千熱愛自由、勇敢、武器不足的康巴人,並且摧毀了寺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