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科學家開發「人工舌頭」 能品出不同年份威士忌

凱文·凱利在《必然》一書中提到,人類和機器的界限將越來越模糊,機器,正在生物化,而生物,正在工程化。這種技術所引導的未來,或許會誕生一種的新生物文明。

這一切正在成為現實。

科技的快速發展讓人類的五感逐漸可以通過機器模擬出來,截肢者可通過機器手臂重獲觸覺,VR、AR技術和「虛擬觸覺」的結合讓《頭號玩家》的未來更進了一步,不久前面世的人眼仿生鏡頭可隨著眼球運動旋轉,眨眨眼就能變焦。

現在,機器又開始進入舌尖上的感官世界。最近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的科學團隊開發一種「人工舌頭」,可以品嘗出不同年份的威士忌。

雖然號稱「人工舌頭」,但它實際上只是一塊微小的玻璃晶片,但「麻雀最小五臟俱全」,根據該團隊介紹,這塊「人工舌頭」由三個獨立陣列組成,每個陣列中包含了200萬個「人工味蕾」,這些「人工味蕾」比人類味蕾小500倍,邊長只有100納米。

「人工舌頭」如何識別出威士忌的味道的關鍵,就在這些「人工味蕾」里。

這些「人工味蕾」分別由6種不同的金和鋁製成,表面塗抹了不同的化學物質,在他們「品嘗」威士忌的時候,金屬的等離子體共振會產生細微的變化,不同品類和年份的威士忌都有所不同,相當於威士忌的「指紋」,敏感度甚至比專業的品酒師更高。

▲圖片來自:proof

該研究團隊的只要成員之一,格拉斯哥大學的 Alasdair Clark博士表示「人工舌頭」和人類舌頭已經越來越接近:

你的舌頭不能告訴你什麼是黑咖啡,但它知道黑咖啡的味道是怎樣的。

為了考驗這些「人工舌頭」,在測試過程中,研究人員用了7種的單一純麥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水、40度的伏特加以及酒精溶液作為測試材料。

▲圖片來自:forbes

測試結果發現,「人工舌頭」能夠輕易分辨每種威士忌之間細微的差別,包括來自來自不同釀酒廠,年份分別在12年、15年和18年的威士忌,因為酒桶中的香草醛和啤酒花原料萜烯等成分存在細微差別。

實際上這也不是第一個研究「人工舌頭」的團隊,但該團隊表示這次成果讓「人工舌頭」可以集成到更小的攜帶型設備,而且加快了信息的採集速度,這意味著商業化應用可能成為現實。

▲圖片來自:Food Navigator

研究團隊表示,這種技術能幫助飲料廠商保障出品品質的穩定,同時有助於打擊假冒偽劣的產品。未來還可能應用到更廣泛的場景,比如快速識別有毒物質和用於河流的環境監測。

無論是「人工舌頭」,還是現在熱議的腦機介面,我們正在見證機械與生命體之間交集在一年年增加,人造物表現得越來越像生命體,生命變得越來越工程化,我們正不知不覺間沿著這個趨勢越走越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愛范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