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香港已被中共掏空?滙豐行政總裁蹊蹺換人 疑涉外匯借給中共

日前,滙豐控股突然宣布臨時換帥,上任不過才一年半的行政總裁(CEO)范寧(John Flint)宣布離職。已服務滙豐長達三十年之久的范寧突然離職,令人感覺非常蹊蹺。有報導稱,范寧離職與其知悉中共掏空香港金融證據,和中共從香港政府借外匯4000億美元不還有關;也有報道稱,是與滙豐向美國供出華為而面臨中共制裁威脅有關。那麼事件背後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日前,滙豐控股突然宣布臨時換帥。

日前,滙豐控股突然宣布臨時換帥,上任不過才一年半的行政總裁(CEO)范寧(John Flint)宣布離職。已服務滙豐長達三十年之久的范寧突然離職,令人感覺非常蹊蹺。有報導稱,范寧離職與其知悉中共掏空香港金融證據,和中共從香港政府借外匯4000億美元不還有關;也有報道稱,是與滙豐向美國供出華為而面臨中共制裁威脅有關。那麼事件背後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滙豐突然換帥離職原因不明

據香港《財華社》報道,在8月5日當天公布中期業績的前兩分鐘,已擁有150多年歷史的滙豐控股宣布,集團行政總裁范寧退任行政總裁及董事一職,而這距離他於2018年2月21日接替退休的歐智華履新才過去了一年多。與此同時,集團常務總監祈耀年將擔任集團的臨時行政總裁,直至確定繼任人選為止。從臨時由常務總監接替職位這一舉措來看,行政總裁的離任很突然。

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已經為滙豐服務三十年、從國際見習培訓生逐步晉陞至集團行政總裁的范寧在這個時候離開?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范寧在公告中提到:“期待迎接個人的新挑戰”,不知算不算基於個人理由。主席杜嘉琪在分析員會議上也提到范寧離職並非不贊成集團的策略,指全球市場的挑戰增加,所以集團和范寧都需要改變,以迎合市場的發展。

范寧經營穩健任上成績不錯

范寧1989年加入滙豐,協助設立和擴展滙豐的亞洲區業務。2018年2月正式執掌行政總裁一職。2019年上半年,滙豐集團上半年經調整收入同比增長8%,至284.95億美元,而列賬基準收入同比增長7.64%,至293.72億美元。經調整除稅前利潤同比增長6.76%,至125.16億美元,母公司普通股股東應占利潤同比增長18.60%,至85.07億美元,平均普通股股東權益回報率提高了1.7個百分點,至10.4%,顯示股東回報有所改善。

綜上所述,從滙豐這家“港股100強”公司的上半年業績來看,確實有許多可圈可點的地方。無論如何,在范寧離職之前,他所提交的成績還是不錯的。如果說是因為經營業績的問題導致的離職,是解釋不通的。

媒體稱:滙豐因向美方供出華為通伊證據 遭中共制裁威脅

近日,英國《金融時報》披露稱,滙豐銀行由於主動配合美國政府對華為的調查,向美方供出孟晚舟與伊朗做生意,導致華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而遭中共恐嚇----中共警告稱將把滙豐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並實施制裁。香港是滙豐最主要的市場,英國次之。據知情人分析,因為滙豐近75%的收益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如果面臨中共的制裁,後果將非常嚴重。

關於滙豐在華為公司所涉案件中的角色,路透社早在今年2月就已經有過詳細的報導。根據路透社報導,滙豐在2016年年底到2017年開始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發起的調查,通過“內部調查”,幫助美國司法部得到了一份可用來起訴華為公司的材料,導致華為的高管在加拿大被抓。

中共外交部官方網站8月2日,批露了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的細節。有記者問:“近日有媒體報道,滙豐銀行主動配合美國政府對華為的調查,可能被中國政府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答覆:“關於‘不可靠實體清單’,據我了解,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正在履行相關程序,具體情況請向主管部門了解”;華春瑩還強調說:“任何企業在中國經營必須合法合規。對於違反中國法律法規的行為,我們將依法予以調查和處理。”

8月2日官媒央視官方網站也以“滙豐銀行或被中國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外交部回應”為題,作了相關披露。

以上公開媒體報道顯示,將把滙豐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並實施制裁一事,並非空穴來風。8月2日華春瑩答記者問,僅隔一個周末,8月5日范寧就蹊蹺離職,令人猜測不已。

香港金管局:否認借給大陸4000億美元

8月5日Twitter曝光台BGTVTM上爆料:“消息人士稱中共從香港金融系統盜取4000億美金的外匯儲備,香港已經被掏空,辭職也無法洗脫你配合中共血洗香港的證據。”並稱因此事曝光滙豐高層需即時離職。

之後,路透社等媒體也有跟進報道。

香港金管局隨後在其Facebook網頁上進行澄清,指香港沒有將4000億美元外匯儲備借給中國大陸。

金管局澄清說:“港元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主要為在進行離岸人民幣結算時,可能出現資金短缺的情況所提供的壹種流動性安排。金管局還表示,因為外匯儲備是非港元資產,而“港元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整個過程中香港只使用港元交換,因此不會動用香港的外匯儲備。香港4000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有審計署同其他獨立的核數師嚴格審核,《外匯基金條例》亦明確規定其使用用途,絕對不可能存在亂用或挪用的情況。

按照金管局的說法,中共似乎對香港金融市場沒有什麼圖謀,也不大可能掏空香港金融。可仔細分析一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中共掏空香港金融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今年2月,著名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的創始合伙人凱里·巴斯(Kyle Bass)在接受彭博電視台採訪時稱,港元聯繫匯率是金融定時炸彈。凱里·巴斯在5月致投資者的信中指出,香港銀行體系的規模和槓桿率使這座城市很像金融危機爆發前的冰島、塞普勒斯和愛爾蘭。參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標準,香港外匯儲備最少須達4,950億美元,遠高於目前的4,360億美元。他質疑的是,在金管局報稱的外匯儲備中,僅有570億美元(約13%)可供使用,香港的外匯儲備匱乏得可憐。2008年金融危機,凱里·巴斯曾因為賣空美國市場的房地產衍生證券而賺的盆滿缽滿,並在金融投資領域聲名鵲起。

香港資深傳媒人士蕭若元8月7日在YouTube自媒體專欄(memehongkong)上,以“滙豐CEO辭職和中國欠4000億美元真有其事?”為題進行了分析。他認為,一種可能性是金管局買入中國大陸的美元票據,賬面上仍然是美元資產,外界看不出來。但涉及4000億美金,相當於價值3萬億(人民幣)的壞賬,沒有人能隱瞞,可能性不大。他擔心另一種可能性是,金管局暗中授意各大基金管理公司動用外匯儲備資產買入中國大陸銀行的金融票據或國債;承包給大陸公司工程投資一帶一路,這是最嚴重的。中共通過這種途徑來操作是有可能的。

據他介紹,香港外匯儲備中,大概七八成是美金儲備,其中主要是美元債和其它債券;另外兩三成是香港的股票。這些外匯儲備資產通常是交給世界上各大基金管理公司管理,金管局不負責日常操作。

中國三萬億外匯儲備 成色如何

據《華爾街日報》8月7日報道,中國央行周三表示,外匯儲備較上月下降155.4億美元至3.104萬億美元。諸多分析認為,中國可動用外匯儲備大約4000億美元左右。

中美貿易戰開戰後,外資撤離中國的步伐大家有目共睹,外商投資這部分已經岌岌可危。與此同時,中國今年外債增加很快,而外債中約65%是一兩年期的中短期債務,接近1.3萬億美元,今明兩年是償還外債的高峰期。此外,還有眾多的國企、央企從香港等自貿區借取了大約1.2萬億的美元隱形債務(沒有計入中國外債縂表中),再加上一帶一路等對外撒錢約一萬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的真實賬面上已嚴重資不抵債。

英國《金融時報》近日稱,香港資本市場目前由中國企業主導。中國企業融資佔香港今年首次公開發行(IPO)籌資94億美元中的91%。7個月來,在債務資本市場,中國企業已借入6470億美元,占今年亞洲融資總額的75%。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大陸有近70%的外資融資來自香港,有近50%的外資投資來自香港。香港在中國大陸獲取外匯資金方面具有著決定性的作用。所以,綜合來看,對比中共實際可動用的外匯儲備與其龐大得多的外債,中共目前的外匯儲備是遠遠不夠的。如果中共有可以操作的途徑,向香港借外匯4000億美元不還,甚至掏空香港金融,是不是就可能是真事?

香港4000多億美元外匯去向撲朔迷離,我們會持續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