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大廚爹:人民的幣讓我心痛不已

人民的幣突然貶值了,而且貶值幅度很大。貶值的幅度大到什麼程度呢?從一美金對人民幣從上周五的6.92一下子就到了7.01,這又意昧著什麼?有行家算了一下,基本上就是以兩萬元為單位,短短一上午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就貶值了290元左右。作為一個有錢人,我打開我的銀行賬戶查了查,今天上午的餘額34660.60。也就意昧著去了零頭,我今天損失了493元。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就意昧著我一個月零一周的早餐錢木有了。

熟悉我的朋友知道,在我確診為糖尿病之前,我的早餐基本上是在外面吃的,而且一個月不會重樣。這是因為我家周圍一公里範圍內大約四十家左右的早餐店,除了街道辦旁邊那家四川麵館,地鐵站旁邊的一家重慶麵館和一家桂林米粉店我一個月會光顧兩次,其餘的店基本上是一個月一次或者倆月一次。這些早餐店我為什麼都會幫襯?我覺得,所有早餐店主都不容易,我每月讓他們賺幾塊錢,也是為他們的堅持盡一點心意。我的早餐單價基本上是八塊到十五塊不等,那麼,我今天上午損失的錢,算起來那就是一個月零一周的早餐錢。這點錢對別人不算什麼,對很多有錢人來說不夠他們在高檔餐館的一個菜錢,但是,對於我這種周小平嘴裡的有錢人來說,那就要命了。

以前,每到我去喝茶或者是住大酒店,總有朋友來勸我出去。我不是不想出去,只是出去以後怎麼生活這才是要命的問題。發達國家咱就不說了,除非黑到那裡,否則,在那裡根本無法正常移民。東南亞一些國家倒是容易去,你敢去嗎?有人勸我去金邊買房子,說那裡就像二十年前的深圳。我冷笑道:你是不知道那是個什麼國家,當年紅色高棉對付華人可比越南僅僅是驅趕要殘酷得多。你讓我去那裡買房子?別逗了。那裡的人表面上挺和善的,萬一出現了啥事,那可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柬埔寨人恨紅色高棉,而紅色高棉又是誰支持的?其實,中國在東南亞挺招恨的。前兩年越南發生了什麼?印尼以前又發生了什麼?僅僅是人家有問題?其實,問題還是在我們。但是,我們又不反思,老百姓也不知道我們在人家那裡到底是個什麼形象?所以,無知而無畏,以為去東南亞沒啥。可對於我來說,因為我知道咱們對人家做了什麼,去東南亞國家,咱們還是小心吧。

發達國家去不了,東南亞不敢去,那麼去其他國家吧?其實都挺難的。去年有個在厄瓜多生活的朋友勸我去他那裡,他說,在厄瓜多,只要你在當地銀行存上兩萬七千美金,你就可以取得居留權,然後,那裡的生活成本也不高,一個月一千美金也就差不多了。我聽了以後,不住地冷笑,對他說:對於你來說,那真是挺容易的,但是對我來說,真是難上加難。首先就是存在銀行的這筆錢我現在沒有,即便是有了。在那裡後續的生活費我去哪裡找?去那個地方,像我這樣的人再想寫點小時評求打賞恐怕是不行了,因為到了那裡,收款碼會立刻被禁,估計用不上倆月,我就得餓死。去打工?那裡本身就是農業國家,工作機會不多,我如何能生存下來?香港就更別提了,像我這樣的即便是能拿到那裡的居留權,我估計如果人家想收拾我也是分分鐘就把我拿下。

所以說,我絕對是屬於“貧賤不能移”的那一類。既然是這一類人,那麼,咱也別喊什麼悲壯的口號,更別扮演什麼寧死不屈的李玉和。咱就看著自己的盆兒,自己琢磨裡面裝啥吧。可是,現在裝啥都不那麼容易。因為,人民幣這一破七,往下會奔向哪兒就不好說了。因為,七是個心理關口,它會加速資本外逃的。一旦資本都跑了,人民幣和美元之間會發生怎樣的幣值變化?按照現在的這個超發規模,估計一美金對20人民幣都不止。

可能有很多人還不知道人民幣貶值意昧著什麼,甚至認為跟自己沒關係,這完全是自欺欺人。我看到有個叫“蔡徐坤的老婆”居然還在那裡高興,說什麼,人民幣貶值是國家強大的象徵,美國陰謀必然失敗,我簡直都暈死。這都是什麼腦子啊?可是,中國人當中這樣的人還是大多數。其實,這種貶值是要對我們的生活產生嚴重影響的。

中國的糧食大部分都是進口的,而且是用美金結算的。人民幣這一貶值,這就意昧著我們現在向人家買糧食,就要付出比以前更多的人民幣。那麼,未來的糧食會多少錢一斤?不僅如此,中國的石油也大部分是進口的,也是美元結算的,那麼,未來油價會多少錢?油價漲了,電價、煤氣等等難道不會漲?要知道,所有關係到國計民生的東西當中,石油可是硬性成本呢。不僅如此,石油價格漲了,那麼,我們的日用品,譬如洗滌劑、洗髮水、染料、布料等等也是來源於石油,他們的價格會不會漲?多了我就不說了,隨著人民幣的貶值,就連火車票、飛機票都得漲,絕不會有例外。

所以,對於我這種有錢人來說,人民的幣如此貶值,我能不心痛嗎?遠的不說,我的這些存款,差不多就是我四個月的房貨,萬一以後發生其他問題,我這點錢夠還幾個月房貨完全不可預料。最要命的是,假如未來糧食、肉類、食用油、蔬菜、水果……等等價格大規模大幅度上調,我怎麼活下去?

關鍵的問題是,這種貶值繼續下去,我周圍的很多開廠的朋友能繼續堅持下去嗎?我很多年以前就說,政府要大規模地裁減冗員,裁撤機構,這樣才能有大規模減稅的可能。現在看來,大規模縮減政府規模還是遙遙無期,這樣,減稅就成為馬歇爾。那麼,隨著人民幣的不斷貶值,隨著原材料的不斷上漲、人工成本、房租成本、運輸成本、管理成本……不斷攀升,他們有多少能在這次的人民幣貶值風潮中倖存?他們的廠子開不下去,社會上又會出現新的問題,那就是失業,大規模的失業潮出現,社會治安又會出現問題.……說實話,我都不敢往下想。如果我家周圍的那些工廠,譬如比亞迪、方正微電子、五洲龍什麼的都倒閉了,那些早餐店還會存在嗎?那些超市還會存在嗎?地鐵還會運營嗎?賣菜的小販還會在嗎?

我書櫃里有一本書,叫做《逃不開的經濟周期》,那裡面有句話:“我看到如此多的老練商人,因為不懂得經濟衰退而變得身無分文”……這句話我印象頗深。其實身無分文還不是最嚴重的,還記得《泰坦尼克號》里的那位“高富帥”嗎?露絲說他在1929年的“大蕭條”中吞槍自殺了。啥叫大蕭條?中國人大多數不知道,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但是,我知道,我現在只是沒有辦法跟你們詳細說如果我們這裡發生大蕭條我們會遭遇什麼,因為,我要去買米、買油、買鹽,趁著那些東西還沒漲價。想想都心疼,我早上損失的那493塊,可是能買不少泰國香米或者是西班牙橄欖油呢。就這樣,你們忙,我出去採購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浪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