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7天內兩家房企高管病逝 地產從業者:壓力實在太大了

這一年,焦慮和壓力伴隨著房地產行業的從業者,多位房企中層或基層人員均表示,自己身體處於「亞健康」狀態。 「最近壓力實在太大了,因為上半年業績數據不好看,Q3季度的銷售任務非常艱巨。現在不僅沒時間接送孩子,連收拾家的時間都沒有。」一家河北房企的銷售經理這樣「吐槽」。

8月9日,星河灣集團在內部網站發布訃告,集團副總裁黃可思女士突發疾病搶救無效,不幸於2019年8月8日上午在博鰲逝世,終年58歲。

《訃告》顯示,黃可思在參加新疆舉行的扶貧活動後,隨即又趕赴海南出席博鰲論壇,期間已感身體不適。

而就在四天前,另一位地產界高層人士——思源集團董事長陳良生也因突發疾病,在鄭州醫治無效不幸離世,終年51歲。

病倒在連續工作的路上

去年8月6日,星河灣集團副總裁黃可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將星河灣人力資本戰略的使命總結為三個詞,賦能、提質和增效。

一年過去,這位致力於提高員工效率的總裁倒在了連續工作的路上。

早在2008年,黃可思就曾擔任星河灣地產控股公司人力資源總監。當時,其依此身份曾參加過北京大學舉辦的“第五屆中國人力資源管理年度盛典”。而彼時,星河灣也是“豪宅”的代名詞。

此後,星河灣狂奔突進,進入鄂爾多斯等多個非重點城市,最終深陷泥沼,加上對豪宅的嚴苛標準和慢周轉策略,這使得星河灣銷售額一直落後於一二線房企。

克而瑞數據顯示,2018年,星河灣集團合約銷售額139.2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7.27%。與同行相比,這樣的成績並不出彩。星河灣在榜單上的排名也較去年下落3名,跌至129位。

黃可思幾乎每年都去參加博鰲亞洲論壇。在2018年8月初的博鰲房地產論壇上,黃可思曾表示,HR的使命是將人才作為企業第一生產要素的人力資本管理戰略,更講究戰略效能。

為企業選擇人才是HR的工作任務。而今年以來,不少房企人才流失,人事變動頻繁。

房企從業者處於“亞健康”

這一年,焦慮和壓力伴隨著房地產行業的從業者,多位房企中層或基層人員均表示,自己身體處於“亞健康”狀態。

“最近壓力實在太大了,因為上半年業績數據不好看,Q3季度的銷售任務非常艱巨。現在不僅沒時間接送孩子,連收拾家的時間都沒有。”一家河北房企的銷售經理這樣“吐槽”。

“吐槽”背後,是整個行業面臨下行壓力下,從業者的生存現狀。

2019年3月,萬科年報“致股東信”表示:如果只看數據,2018年中國房地產市場似乎很完美。但是,那個市場單邊快速上漲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那個行業整體快速擴張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危機”、“高度不確定性”,多次出現在萬科的表述中。行業老大如此,二三線房企則面臨更大的壓力。

春江水暖鴨先知,作為房地產的從業人員,他們對行業的變化最為敏感。一位京津冀區域二線房企的中層管理認為,如今除了工作壓力外,還有心理上的壓力。

“因為整個行業銷售增長乏力,不知道哪一天裁員就會降臨到自己頭上。”上述中層管理表示。

271家地產商破產

每一個從業者的命運離不開整個行業的興衰。從2018年開始,房地產行業出現拐點。

過去這一年,宋衛平最終淡出綠城,王健林的萬達也越來越低調。去年9月,萬科的秋季例會上,會場屏幕與側牆上大大的三字標語“活下去”讓人記憶猶新。

不僅萬科喊出了“活下去”的口號,其他很多大型地產商也開始謀劃轉型,恆大高調進軍汽車業,碧桂園也計劃將機器人打造成核心業務,甚至多家開發商開始為公司改名,名稱中不再出現房地產的字樣。

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甚至曾表示,10年後萬科可能已經不是地產公司了。

早就嗅到市場壓力的王健林最先開始轉型之路,從萬達娛樂到萬達健康,再到剛剛上市的萬達體育,萬達集團的輕資產道路格局逐漸明朗。新一代房企龍頭碧桂園則將目光放在農業和科技領域。公開信息顯示,碧桂園前後為機器人產業投資已達800億元。

強風過境,處于山頂的人尚可左右騰挪尋處蔽身,半山腰上攀爬的人只能咬牙堅持。

上半年,本就陷入流動性危機的泰禾集團多次轉讓名下資產回血,轉讓資產包中不乏泰禾手中王牌項目“院子系”的廣州院子項目;房企新貴新城控股在經歷黑天鵝事件後也選擇將未開售項目打包出售,回款超50億堆起現金護城河。

房企排頭尚且如此,處於行業中部的中小房企更加風雨飄搖。

8月8日,南京房企銀城國際發布公告,預計上半年稅後凈利潤較2018年同期下降80%,成為第一個業績暴雷的房企。

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截至2019年7月23日,今年全國共有271家地產商宣告破產。

銷售回款加重從業者負擔

與此同時,房地產行業融資環境收緊信號愈發明顯。年初以來,央行、銀保監會、發改委等部門連續發聲,包括銀行信貸、信託和海外發債等多個房企融資渠道全面收緊。

政策調控效果明顯。用益信託數據顯示,7月有63家信託公司發行集合信託產品,共發1632款產品,環比減少20.31%。集合信託產品發行規模為1845.77億元,環比減少20.22%。

而今年下半年,房企將迎來一波債務高峰,特別是境 大陸產債紛紛到期。據華泰證券研報統計,2019年8-12月,地產債總計到期量達2106億元,其中8-10月地產債單月到期金額較大,房企再融資能力將面臨考驗。

在美元債方面,今年下半年房地產企業海外美元債到期規模約為111億美元。從今年三季度到2020年四季度,房地產企業平均每個季度海外美元債到期規模為84億美元。

7月,粵泰股份、新城控股、泰禾等多家房企發布公告出售現有項目套現以緩解當前公司流動性面臨的困難。多位專家認為,多路徑開拓融資渠道是下半年房企的重要任務。

此外,今年以來,多城市土地流拍。7月22日,廣州4塊宅地2塊流拍;7月17日,無錫2宗宅地因故終止出讓,一宗底價成交;7月15日,常州一宗商住類地塊流拍。

擺在房地產企業面前的選擇是加快銷售回款,而這則會使得房企從業者的壓力變得更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