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警察濫捕:前外籍警官及13歲書店買書女童皆不放過

警察在近月來的示威清場行動時,不但誤傷無辜,甚至進而濫捕以及羞辱無辜,除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因購買鐳射筆被5名休班便衣警圍捕引起深水埗當晚警民衝突之外,一名外籍前香港警官、13歲在書店購書女童、送外賣路過的工人,均成為警察不由分說濫捕的受害者。據蘋果日報報道,被捕的前香港水警督察波肯斯基(Jan Bokenski譯音)說,他為警隊當前狀況感悲哀,認為前線警員全被中共押注在一場「骯髒政治遊戲」。

香港2019年8月10日 RFI/ Christophe Paget

警察在近月來的示威清場行動時,不但誤傷無辜,甚至進而濫捕以及羞辱無辜,除浸會大學學生會長方仲賢因購買鐳射筆被5名休班便衣警圍捕引起深水埗當晚警民衝突之外,一名外籍前香港警官、13歲在書店購書女童、送外賣路過的工人,均成為警察不由分說濫捕的受害者。據蘋果日報報道,被捕的前香港水警督察波肯斯基(Jan Bokenski譯音)說,他為警隊當前狀況感悲哀,認為前線警員全被中共押注在一場“骯髒政治遊戲”。

無辜捲入這場“骯髒政治遊戲”而且被捕受辱的,還包括迄今最年輕的被捕者一名放學在書店買書的13歲女童。她與另一名14歲的女同學在8月5日全港三罷當天,在天水圍下課後到書店買書,卻遇上警察清場,她與同學一起被警方逮捕,事後還被控告非法集會罪名。報道引述她的母親怒斥:“非常離譜,無啦啦(無緣無故)就被捉了,天大的笑話,無差別抓人!”從無參與遊行示威的母親說,日後會參與合法集會,抗議警方濫權濫捕。

波肯斯基從警察部隊退休後,曾任國泰航空機師,在香港居住多年,8月4日晚上,波肯斯基在港大附近的寓所吃完晚飯後,本想到西區海旁散步。約晚上9時,他看到中聯辦附近有大約30至40名湊熱鬧的街坊走出馬路旁,觀看警方布防以及設置路障。

突然有一群手持警棍及盾牌的機動部隊,從附近的嘉安街的另一端跑至,將所有人制服,並下令各人趴在牆上。Jan記得他身邊有穿睡衣的街坊,更有穿上“Deliveroo”制服的南亞裔青年外賣員。有警員問他是否遊客,他否認後被帶上旅遊巴,上車後宣布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他。

報道指,波肯斯基從港島被帶到九龍的長沙灣警署,40多名被捕者中沒有一個學生,亦沒人穿黑衣或頭盔,後來與他同困一室的是一名裝修工人、一名教師及兩名印度裔廚師。他在聽取律師意見下,決定保持緘默,他認為警員樂見此況,“老實說,這令他們工作更容易,因他們知道這些拘捕都是不必要,前線警員被用作處理骯髒的工作(dirty work)”。結果直至6日凌晨1時多,他始准保釋,月底再回警署報到。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整個警署沒有任何警司或總督察現身,全都是較低級的警務人員。波說:“在我當差的日子,一有危機發生,至少有一名總督察在場指揮;但我今次看到的是整個控制室都是電話及文件,一片混亂。”

他認為警民間的信任相當重要,亦是港英政府當時面對的最大問題。他感慨當年皇家警察花了多年才成功與市民建立信任,但這份信任已被侵蝕,惟政府無動於衷。

他坦言警方的失信可能是遠至由六四集會開始,像警方每每將維園集會人數刻意謊報少於實際的數字,他覺得相當荒謬。他認為政府若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可為警民重建信任。

至於13歲女童被捕一案,她與14歲的同學同樣被扣留10小時才獲准保釋。她的母親說,8月5日上午10時至下午4時為學校買書時間,兩女童按通知於下午1時至1時半期間返回就讀的中學買書。學校位於天水圍警署相距約400米路程,從輕鐵站到學校必經警署,當時警署已經有很多示威者包圍,“突然前面有人說有防暴警察,全部人跑到後面,我們手足無措只是懼怕,一味跟著人群跑,但後面又有人說後面都有防暴警察,又叫我們跑回去前面,(警察)然後兩面圍攻。”

她形容防暴警噴胡椒噴霧前無警告,說到被捕一刻不禁哽咽:“被抓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但無啦啦(無緣無故)這樣就抓了我們,然後說我們涉嫌非法集結,噴我們胡椒噴霧。”

被抓的14歲女童的母親下午2時許趕到警署查問女兒情況,警方先後兩次稱“沒捉到這個人”。母親遂向校方求助,校長攜同學生回校買書的證明文件與往警署,當時門口有防暴警阻撓,“他們放了催淚彈,很攻(刺)眼、涸(干)喉、刺鼻,我們返回學校暫避,當時情況並非很亂,不知為何要放催淚彈驅趕人群,人群都沒衝擊差館!”

母親要等到下午5時前終接到女兒從警署來電,深夜12時許才獲保釋,本月下旬返署報到。報道引述該14歲女童說:“我從小一直覺得警察是正義的,都是為巿民著想,但經過呢件事之後,完全對香港警察失去信心。巿民沒錯,現在變了巿民幫忙維持香港的治安,不是警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