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10大和我們同一個地球生存的神秘生物 真的超乎我們的認知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會讓你覺得以前那些神話故事中的物種是真實存在的。

10“幼龍”

這種兩棲動物原產於歐洲最深最黑暗的洞穴(最著名的是在斯洛維尼亞),在古代被誤認為是“幼龍”,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動物之一。

它完全失明,幾乎完全沒有身體色素沉著,它生活在一個陌生封閉的感官世界裡。儘管它是失明的,但它可以通過全身的感受組織接收化學信號和電信號,這對於它捕食的小型無脊椎動物來說非常方便。它是水生動物,有著柔軟、蒼白的皮膚,有點像非常蒼白的人類,因此它在當地被稱為“人類魚”。它還有另一個亞種,黑色的“幼龍”,它同樣有趣,但顯得沒有那麼奇怪,因為它有眼睛,沒有它的堂兄那樣蒼白的膚色。

9毯子章魚

這些章魚感覺好像來自不同的星球,和我們平時認知的章魚不一樣,他有著許多奇怪的特徵,我們現在確定的是它有三個心,它們的唾液有毒,有一個隱藏的鸚鵡學舌鳥喙,能夠改變皮膚的顏色和紋理。還有與之體型不符合的難以置信的游泳速度,它們最厲害的是似乎不需要大腦的指令來執行某些操作,很多都是自動觸發的。

毯子章魚還有一些更奇怪的地方,首先,雌性的體重是雄性的4萬倍!雄性體長只有2.4厘米,過著近乎浮游的生活,而雌性體長超過2米,體型龐大,引人注目。當雌性感到威脅時,她還可以在兩臂間伸展一層斗篷狀的膜,讓自己看起來比實際更大更壞。

8玻璃青蛙

讓這些熱帶美洲小青蛙讓人感到不現實的是它們半透明的皮膚,這基本上使它們成為活生生的解剖課標本,甚至不需要切開青蛙!事實上,當你看到青蛙的腹部時,它們的一些內部器官,如心臟、腸道和肝臟,是完全可見的。它們的行為舉止與人們所熟知的樹蛙相似,應該是屬於樹蛙的變種。

7水滴魚

這種凝膠狀的深海魚有一張只有它媽媽才會喜歡的臉,或者那些真正欣賞大自然無邊無際、懂得不同物種之間的美,又或者是那些擁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創造力的人會欣賞它。

水滴魚生活在澳大利亞和塔斯馬尼亞島周圍的海洋中,它們的活動範圍比較小,以漂浮在其觸手可及範圍內的任何碎屑為食。它缺乏其他魚類的肌肉力量,而且由於它的身體密度比水小,在游泳時幾乎不消耗任何能量。水滴魚很少能活著看到,偶爾也會被漁民的漁網捕獲。但是大家都對它是否能吃保持疑問。

6刺客蜘蛛

對於有蜘蛛恐懼症的讀者們,不用感到害怕,這種刺客蜘蛛只有2毫米長,儘管它的名字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表,但它對人類是完全無害的。它的長“脖子”是專門進化來支撐它巨大的下齶的重量的,下齶上長著有毒的毒牙,它的主要食物是那些相對較小的蜘蛛。

5星光魚

從正面看,這種魚看起來是超凡脫俗的,而且在某種程度上,它確實生活在一個與我們不同的世界裡。這種深海魚類生活在所有的海洋中,除了最冷的地區,就像“幼龍”和水滴魚一樣,它們的一生幾乎都在黑暗中度過。它看到的唯一生命是各種漂浮生物,包括它自己。通過特殊的“光能”或身體兩側的發光器官,這使得它能夠引誘獵物並逃脫捕食者。儘管看起來很嚇人,但這條只有幾厘米長的魚對人類沒有威脅。

4大毛蟹

這種甲殼類動物也被稱為“雪人蟹”,乍一看,它身上覆蓋著皮毛,但實際上是一層厚厚的剛毛,就像在一些蝦腿上發現的剛毛一樣。這些剛毛似乎起到了過濾的作用,對它們周圍的水進行過濾。

這是一種很厲害的技能,想像一下,大毛蟹的棲息地是一個致命的溫泉口,不斷地向水中釋放有毒的礦物質,所以能生存在這些極端的環境之中,雪人蟹是盲的,無色的,整個生活在黑暗中,就像“幼龍”,水滴魚和孵化魚一樣。大自然總是把一些奇怪的生物放置在一些渺無人煙的地方,是不是少了人為的破壞,這樣會更加有利於它們的生存呢/

3樹葉海龍

這種魚和海馬很像,靠偽裝成一群漂浮的海草為生。它游得很慢,這就更加讓其他生物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以前它是樹葉,此外,它的背鰭和胸鰭是透明的,實際上是看不見的。

我十分懷疑大多數掠食者甚至根本不知道有樹葉海龍的存在,因為這種魚太會偽裝了,讓人根本發現不了。這種魚首次被發現是在澳大利亞的南部和西部海岸。

2葉尾壁虎

大自然的進化使這種蜥蜴看起來非常像一片腐爛的干葉子,以至於很少被其他食肉動物看到,更不用說吃掉了。它只在馬達加斯加發現,在那裡它與其他神奇的爬行動物一起生活在那片森林。

它是一種食蟲動物,儘管它有著嚇人的眼睛和噴射毒液,但這些只在偽裝不起作用的時候才會用,這種情況非常罕見,但它對人類完全無害。

不幸的是,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物種正瀕臨滅絕,森林資源的過度開發,以及對其自然棲息地的破壞,馬達加斯加的森林已經減少了90%,其大多數標誌性物種要麼消失,要麼瀕臨滅絕。

1卡特彼勒

這種小動物非常罕見,只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的雨林中發現過,通常看起來很普通,顏色也很單調,但如果受到潛在捕食者的威脅,它就會發生令人難以置信的變化;它用後腿掛在樹枝上,使身體的前部膨脹,直到看起來就像一隻準備噴射致命毒液的小蝮蛇。它不僅完美地模仿了蛇三角形的“頭”,兇猛的眼睛和閃亮的鱗片,而且還假裝要“攻擊”敵人,這只是虛張聲勢,因為它沒有任何毒性或危險。當然,它的許多潛在的敵人,包括人類,都會被這種難以置信的偽裝所迷惑,會迅速遠離這個危險的生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動植之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