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社會信用體系「圈養」民眾 習近平兩難 中企紛紛遷離大陸 中共畏懼「重磅」刺激找替代

中共政府加快推行的“國家社會信用體系”,對中國民眾人權造成嚴重侵犯。有港人評論,該體系鼓勵人們不擇手段討好中共訂立的道德標準,這是對真正道德的敗壞。人不再是人,而是一束束等候被搜集的數據,被大數據所圈養。中共治下人權狀況岌岌可危,貿易戰升級,外企將生產線遷出中國的同時,大批中企也隨之外遷。隨著中國經濟下行風險的加大,中共卻對降息這一“重磅”工具感到畏懼,卻採用貨幣貶值的方式替代降息。目前,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已經成為中國經濟運行的最大風險之一,只有與美國達成協議,才能降低這個風險。但據高盛估計,這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已經不大可能。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分析中國經濟為何減弱,習近平為何處於兩難。

中共社會信用體系,用大數據“圈養”民眾

美國CNBC調查中共政府“國家社會信用體系”報道,今年6月,中共政府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其核心是通過跟蹤個人在整個社會中的行為,相應做出獎勵或懲罰,“讓失信者在全社會寸步難行”。

中共當局聲稱,已經擁有9.9億人和2591萬家企業的記錄。這一計劃引發了人們對中共政府公然控制普通百姓生活的擔憂。

由於中共的專制很少受到對其權力的檢查,人們首先擔心的是中共“社會信用體系”被濫用的可能性。

 

柏林自由大學中國政治學教授吉尼亞·考斯特卡表示,“社會信用體系正在快速發展,一旦運行,就可以迅速將更多的棍棒(懲罰)添加到系統中。”

目前,社會信用體系與中共少數極端的舉措拉上了關係。其中一個是7月在上海生效的嚴格垃圾分類制度。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稱,在廈門,多次違反類似廢物管理法規的個人將上所謂的黑名單。

早在2010年,江蘇睢寧縣曾進行了社會信用系統的試驗,一些扣分規則顯示,中共當局意圖監管公民的私生活。比如,參加共產黨不認同的信仰將扣50分。另外一些扣分規則反映出共產黨迷戀“維穩”,比如圍堵共產黨或政府辦公大樓將扣50分,使用互聯網污衊他人將扣100分。

山東臨沂於2018年宣布,當地把所謂“極端上訪”、示威遊行等10類行為視為違法,計入誠信體系。

自2014年中共推動建立社會信用體系以來,中國已經出現了幾十個試點項目,其中包括不同的跟蹤指標和違規後果。今年4月2日,中央社報道,蘇州“桂花分”、杭州“錢江分”、廈門“白鷺分”、福州“茉莉分”等,這些都是地方政府對市民信用評價的體系,和入學政策、圖書館服務、租房優惠、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等掛鉤。

經濟學人智庫的報告指出,在中共政府追蹤中國個人的各種努力中,最高人民法院系統對違反法院命令的人發布旅行限制的制度是最廣泛使用的。這些案件通常涉及未付債務,並防止違法者乘坐飛機或高速鐵路。

根據中共國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的數據,去年約有550萬人次被禁止購買火車票。一份年度報告數據顯示,128人被阻止離開中國,因為他們未能及時報稅。

中國河北省今年1月啟動“老賴地圖”測試版應用軟體,手機用戶只要登錄這款軟體就可以掃描周邊500公尺內欠債不還者相關資訊,還可分享給朋友或社群。網路自由觀察人士古河曾指出“老賴地圖”侵害公民隱私權,是假借檢舉老賴的情況去對公民隱私權的嚴重侵犯、對公民政治權利的侵害。

“道德已淪為供求關係”

一名在臉書上署名“作者”的香港人,就杭州實施社會信用體系後,人民紛紛透過捐血和做義工來提高分數發表評論說,“當一種道德行為降格為一種手段時,即使可帶來好的結果,都是屬於違反道德。……血庫存量的確會上升,但這些血皆不是希望幫人救命的血,而是為了一己贖罪而流的血。是多麼敗壞的社會,才要靠這種手段維持道德的供給?道德已淪為供求關係,淪為支持消費行為的可代換債券。”

他認為,社會信用體系讓人民“為了”獲取更高評分,而不擇手段去討好政府所定的道德標準。這會敗壞真正的道德,也剝奪了人民的自由。

他呼籲,香港人都要了解這些問題,大陸人也要知道,因為否則“人,不再是一個人,而是變成一束束等候被搜集的數據,被大數據所圈養”。

陸克文:習近平關於國企和私企的兩難

法廣報道,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在法國『世界報』專訪時表示,陸克文在簡述香港危機之後就記者有關中美關係如此緊張,會不會在貿易戰之後,爆發科技戰,甚或貨幣戰,最後乾脆是一場大戰的疑問表示,如果貿易戰最終引發大範圍金融戰,後果將非常嚴重。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就有可能爆發冷戰。

陸克文表示,中國現在為什麼經濟增長放緩?是因為中國政府重視黨而忽略市場,重視國企而忽略私企,通過反腐以及限制私企貸款使得私營領域生存困難。但是,私企代表了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61%,90%的經濟增長率,80%的革新和大約55%的稅收。習近平的兩難在於,他需要高效的私企以實現他未來非常需要的經濟與技術的突破。

中企跟隨外企紛紛遷離大陸

中共治下人權狀況岌岌可危,加上貿易戰升級,9月1日新一輪關稅即將生效,越來越多的外國企業將生產線遷出中國。

日媒《日經亞洲評論》8月12日報道,與外國製造商一樣,美國關稅再加上中國勞動力成本及其它成本的上升,正促使中國企業跟隨其外國同行,到海外尋找替代生產基地,以避開美國關稅。

日媒數據顯示,自去年6月以來,已有33家上市公司向中國兩大證券交易所通報了有關在海外設立或擴大生產的計劃。其中,有近70%的中企將越南列為首選目的地,其餘則選擇柬埔寨、印度、馬來西亞、墨西哥、塞爾維亞和泰國。

橡膠產品製造商“金華春光”7月19日宣布,在越南投資435萬美元建立生產基地。該公司在馬來西亞和中國已經有了三家工廠。

“浙江恆林椅業股份有限公司”正尋求在越南開廠。該公司在越南收購了一家台資工廠,作為其4800萬美元投資的一部分,以加速其擴張。

紡織品製造商“華孚時尚”去年12月宣布投資25億元人民幣(3.62億美元)在越南建廠。該公司表示,在越南建立一家製造工廠將使其能夠採購更便宜的原材料,降低勞動力成本也可以避免關稅壁壘。

江蘇新泉汽車飾件於5月宣布在馬來西亞投資6440萬令吉特(1500萬美元)。該投資將支持其主要客戶浙江吉利控股。後者與馬來西亞國家汽車製造商寶騰控股公司合作生產汽車。

降息屬“重磅”工具,中共用人民幣貶值代替

由於中國經濟下行風險逐步加大,在各種刺激措施效果不佳的情況下,中共一直不敢動用降息這一“重磅”工具,為減輕政策帶來的震動,只好用其他方式作為降息的替代方案。

香港《東方日報》8月21日引述彭博報道,中國短期內將透過人民幣貶值,就是代替減息來穩定經濟。

彭博報道,面對中美貿易戰升級、 大陸經濟下行壓力,乃至香港局勢日益惡化,人民幣兌每美元衝破“七算”心理關口,中共政府的宏觀調控工具箱中“更大範圍的匯率調節”的工具獲得了加強。

興業銀行指出,若中美貿易摩擦再次升級,貶值或者減息,將是中共央行需要權衡的選擇。根據其模型測算,人民幣有效匯率相對於均衡匯率水平貶值1%,相當於減息約0.24厘,而本輪已實現的貶值相當於減息0.97厘,使短期內減息必要性下降。

高盛:不再期望美中在明年大選前達成貿易協議

事實上,美中貿易衝突升級已經成為中國經濟運行的最大風險之一,只有與美國達成協議,這個風險才會降低,但這似乎越來越不可能。

美國之音》8月12日報道,周日(8月11日),美國跨國投資銀行與金融服務公司高盛集團表示,對中美貿易戰導致經濟衰退的擔憂正在加劇,不再期望美中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會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達成貿易協議。

該銀行在發給客戶的報告中稱,“我們預計美國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決定會如期生效。”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