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四十年之後 我和我爺爺竟然看同一份報紙

我們今天也可以講一個笑話,我爺爺看了那份報紙,我父親也看了那份報紙,我也看了那份報紙,我兒子也將會看那份報紙,我們並不是祖傳了一份報紙,而是有人要我們看了同一份報紙。

以前總是看很多詩,描寫時光易逝,感嘆世事變遷,如白駒過隙。“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我們總以為過去的就不會再回來,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嗯,時光過的太快,恍如隔世。

我覺得赫拉克利特真的搞錯了,我們真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有些事,對於某些人來說,是沒什麼做不到的。

兩份報紙,同樣的內容,同樣的語調,除了字的位置換換,其他的沒有什麼不一樣,看到同樣的報紙,我們不得不感慨,時光真的把我們拋棄了嗎?

我們四十年前用來教育60後的東西,現在拿出來改改,還能繼續教育00後,不得不說,四十年前的作者太強大了,即使我們沒有預見到未來,我們在未來一樣可以繼續教育你。

納粹戈培爾說過,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但是戈培爾沒有說過,讓你們把一句話重複四十年啊,你們就這麼懶了嗎?編造東西都不能寫點新的?

我們的宣傳部門越來越懶了,在一個講究創意的時代,在一個網際網路時代,我們的宣傳部門竟然這麼沒有新意?我和我爺爺看著同一份報紙,難道我們會是同一種思維?同一種思想?抱歉,我不是我爺爺,你們可以掉進同一條溝里兩次,我一次都不想掉進去。

在這個時代,我其實不介意你說謊,畢竟說謊是中共的本性,據說共產黨人十幾分鐘就會說一次謊,所以你們也只是本能而已,因為立場的不同,有時候你們需要說謊,但是能不能不要這麼懶?能不能有點新意?造假能不能做做功課?

造假不可怕,可怕的是還懶,毫無誠意的造假,荒謬而可笑。

一份報紙換一個日期就能在四十年後再次發行,你們真的是得了懶癌吧,連印刷和排版都省了。

恍如隔世,有些人沒有恍如,一直在過去沒有走出來,他們還停留在四十年前,給一群00後說著四十年前的故事。這是這個時代的荒謬,一些人固執地認為,只要我們繼續講著四十年前的故事,就能繼續教育他們的人民和他們的爺爺一樣。他們完全忽視了時代的進步,科學和思想的進步,蔑視所有進步力量,蔑視整個時代。

他們不是踏進了同一條河流,而是在一條河流就從未出來過。

赫拉克利特這個西方大哲學家從未想過,在東方有一群共產黨人進了一條河流就從未打算出來過,他們會一直待在河裡直至生命的結束。

你可以無知,請不要認為別人也無知,同樣一套東西,不要搬來搬去,有那個時間和精力,多做做功課,新時代需要新的謊言,編造的能力也需要提高,你們可以把四十年前的東西拿出來忽悠,但是我們的腦袋已經不是四十年前那個。

柯林頓以前講過一個笑話,說的是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柯林頓說:我上小學時,他是總統;我上中學時,他是總統;我上大學時,他是總統;我工作後,他還是總統;我結婚後,他還是總統;我當總統了,他仍然還是總統;我下台了,他居然還是總統。

有些國家的時光確實比別人過得慢,因為有些人從未想過要進步,沒有想過需要改變,有的只是一成不變,思想固化而又保守,直到把一個國家變得腐朽和墮落。

我們今天也可以講一個笑話,我爺爺看了那份報紙,我父親也看了那份報紙,我也看了那份報紙,我兒子也將會看那份報紙,我們並不是祖傳了一份報紙,而是有人要我們看了同一份報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