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分析:中共屢屢誤判 香港抗議現已臨近懸崖

分析認為,香港走到目前的動蕩局勢是因為中共從一開始就誤判香港抗議。而現在是歸正的時候了。

香港持續兩個多月的“反送中”抗議,不僅引發全球對香港的關注,更讓外媒聚焦中共在這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分析指出,中共從一開始就誤判香港抗議,而現在已經鄰近懸崖,再不回頭歸正就太晚了。

香港抗議遊行由最初的要求港府撤回修訂“引渡條例”,演變成目前更廣泛爭取自由的親民主運動。抗議者要求香港實現更大的政府問責制和普選制。兩個月來,儘管面對警方的暴力鎮壓、中共使用各種手段進行威脅,但港人為香港爭取自由的信心越來越高。在沒有領導人的情況下有條理地快進、快退,並且會根據需要不斷調整戰略。

8月12日和13日兩天,抗議者擠滿了香港國際機場的航站樓,機場隨即宣布取消所有航班。

圖為8月12日,抗議者聚集香港機場。(Anthony Kwan/)

中共誤判香港抗議導致抗議不斷升溫

華盛頓郵報》8月12日發表評論文章認為,香港的政治戰場現在已經擴大。而香港動蕩之所以到了今天這個局面,是因為中共的領導層從一開始就誤判了香港抗議,沒有及時解決問題。而現在是“歸正的時候了”。

文章說,1997年,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中共承諾確保香港的自治。但漸漸地,中共在削減這些自由,包括在2014年鎮壓“雨傘運動”,拒絕香港實行真普選,並試圖實施引渡法案。

當今年6月反對修訂“引渡法案”的抗議爆發後,中共支持的特首林鄭月娥本應該立即取消此修訂法案。但相反,林鄭對來自北京的要求更為敏感,而不是捍衛那些促成香港成功的價值。林鄭試圖模糊處理這個問題,而沒有去解決港人的訴求,結果沒有奏效,港人繼續抗議。

文章認為,抗議活動是一種政治風潮,是民眾憤怒和尋求民主的一個真實反映。但當局將抗議者視為“恐怖分子”和“暴亂者”,並將抗議視為是一個應該由香港警方處理的執法問題。警方用發射催淚瓦斯等手段襲擊抗議者,並派出便衣警察滲透抗議人士。作為回應,抗議者變得更加憤怒,使得“反送中”運動不斷升溫。這是中共和港府犯的第一個錯誤。

中共當局所犯的另一個錯誤就是將責任向外推,宣稱香港抗議是受到外國勢力所激發。中共官方媒體稱,香港抗議是美國煽動的“顏色革命”。這種指控被外界認為是滑稽可笑。

這也更激發了港人的憤怒。媒體也多有分析中共這種試圖掩蓋問題本質的做法。《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8月12日刊登一篇分析文章說,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抗議,這兩起事件的不斷升溫都與中共的零和世界觀、不願自省、只顧自身權利而不顧他人利益的態度相關。

文章引述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事務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的話表示,每當要解釋錯誤原由或是策略環境為何惡化時,中共領導人一貫只會向外看,不會看自己。

“它們通常不會覺得需要自省,而是傾向責怪外在世界。”葛來儀說。

文章認為,中共的這種只會檢討別人的心態,使得中共制定政策對港人的心聲充耳不聞,這就是為什麼這個金融中心和購物天堂會陷入如此混亂的狀態。

近日,有關中共調遣軍隊前往深圳和香港邊境的視頻和圖片曝光,引發國際猜測中共有可能派軍隊戒嚴香港。

《華郵》認為,中共若軍事鎮壓,將會是另外一個誤判。因為,在香港重複天安門廣場的災難將會適得其反,希望中共領導人也能夠意識到這一點。

文章稱,中共也可能希望在沒有暴力、不做出讓步的情況下慢慢扼殺抗議運動,“這將會是另一個誤判”,因為港人的壓抑已久的要求將不會消失。

文章稱,對於中共和林鄭來說,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與抗議者就其訴求展開公開的嚴肅談判。但如果像中共政府近幾個星期所做的那樣,將套索收得越來越緊,只能走向死胡同。最後對香港和中國的經濟和政治都會造成損害。

文章說,懸崖即將在眼前,中共領導人應該及早回頭,否則就太晚了。

港人:不要中共侵蝕香港自治為未來而抗爭

對參加抗議的香港人來說,他們不是在“自取滅亡”,而是在抗爭自己的未來。

香港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峰在推特上說,這場抗議是有關2047年之後的香港未來的。他寫道:“世界只需要知道一點。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條列《反送中》、超越了林鄭,甚至超越了民主。雖然這些都很重要。這是關於2047後的香港未來的,關於我們這一代的未來的。”

2047年將是香港回歸中國50年。

圖為香港民眾遭港警發射的催淚瓦斯攻擊。(宋碧龍/大紀元)

“我們會失去自由,我們必須要有自由,因為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有這樣東西。我們不想說話有限制,不想思想有限制。”香港市民張小姐說。

“共產黨越來越多地侵犯香港的領土並干預香港的內政”,機場的抗議者在向旅行者傳遞的小冊子中解釋說,“我們正在努力將破碎的碎片重新組合在一起,以保留這座城市成為我們家園。”

中共若實行軍事鎮壓將自傷

金融時報》8月14日發文稱,中共如果進行激烈行動,對香港抗議實施軍事鎮壓,那將會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實際上抗議者的訴求是合理的,林鄭政府也很容易滿足他們的要求,只要完全撤回修訂“引渡法案”,建立一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的暴力行為以及回應抗議者更廣泛的要求。

但如果中共出兵,香港出現流血事件,港人將會永遠疏遠中共,這也就會造成中共最害怕的局勢:也就是“強大的獨立運動”。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Nathan Law)近期在《日經亞洲評論》發文稱,中共利用鎮壓警告作為驅散一個社會運動的恐嚇伎倆,將越來越難以令人信服。

他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的宣傳機器因政治目的而刻意淡化了香港對中國和亞洲的重要性。儘管香港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從1997年的20%下降到今天的不足3%,但香港的重要性在其它方面表現出來:香港推動中國經濟發展,並將其與世界聯繫起來,幫助其經濟增長及與國際社會接觸。根據SWIFT金融信息網路的統計,香港仍然是2018年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清算中心,管理著79%的支付。它是在中國的海外直接投資最大來源,佔全國總量的54%,也是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出的主要目的地。

香港享有世界金融中心的獨特地位。圖為2014年的香港島北岸及九龍。(Exploringlife/Wikimedia commons)

文章指出,中國任何其它城市難以複製香港,因為香港以其公平的司法制度、國際化文化和信息自由流動而著稱,所有這些都在中國(大陸)不存在。香港的成功建立在全球對它的信心之上,吸引了國際投資。中共若在香港採取暴力行動只會破壞這種優勢。

《金融時報》也表示,中共應該意識到,軍事鎮壓對中國所帶來的風險甚至要比損害香港本身的未來更大。整個全球化體系促進了中國在過去40年中的發展。香港是連接中國和西方的重要樞紐。摧毀這種聯繫樞紐將威脅全球化。而且,所造成的損害並非世界領導人之間的一個理解就能修復的,這將是不可逆轉的。

CNN分析稱,中共軍事鎮壓會給香港的經濟、聲譽和外交關係帶來持久的影響。

中共在香港部署軍隊可能會壓垮經濟,按市值計算,香港擁有全球第五大股市,一旦中共軍隊出現,其股價可能會急劇下跌。這可能會使公司的價值減少數十億美元。香港一向被認為相對於大陸,享有一定的自治權。這一點吸引了很多外資。而中共若出兵,香港的這一聲譽將受到損害。外國公司可能希望重新安置主要業務。

香港人也可能大規模外逃,從而導致房地產市場崩潰。香港與其它國家的貿易地位可能會受到負面影響。香港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將會受到影響。

此外,中共出兵也會影響到中共的外交。香港有大量的澳大利亞人、法國人、英國人和美國人居住,中共的軍事鎮壓會給外國人的安全帶來影響。

澳大利亞智庫悉尼洛伊研究所的研究員本·布蘭德(Ben Bland)說:“如果發生另一起類似天安門事件的話,對中共的外交和聲譽的打擊將是巨大的,因為它將向全世界播放和現場推特直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