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長平:請林鄭月娥聽李鵬笑話

1991年夏天,李鵬去四川視察生豬養殖業,報紙上發表了一張他在養豬場的新聞照片,照片的說明是這樣寫的:“李鵬(右)和豬在一起。”

這是一個笑話,意思是李鵬和豬難分伯仲。這只是無以數計的李鵬笑話中的一個。跟中國很多民間笑話一樣,它對豬不公平,涉嫌動物歧視。有些還涉嫌色情以及對同性戀、殘障人士和其他邊緣人群的歧視。有些改編自蘇聯笑話或者毛澤東笑話。但是,它們表達的中心意思非常明確,那就是人民對這位“共和國總理”的痛恨、厭惡、鄙視和詛咒。

幾周前,得知李鵬去世的消息,我想到了這些政治笑話。聽上去,似乎有些不合時宜。然而,真的要鄭重對待他的死去的話,我們不得不說,“李鵬笑話”本身就一份非常嚴肅的政治遺產。理解八九之後的中國,不能忽視它的存在。

對於李鵬本人來說,不管中共官方把他的悼詞寫得多麼冠冕堂皇,不管他的家人如何深情地回憶他的慈祥善良,哪怕他的墳墓周圍種上一萬棵青松翠柏,民間流傳的那些“李鵬笑話”,才是他真正的墓志銘。那個蓋著黨旗的“偉光正”屍體,和笑話中的小丑角色之間的張力,又構成了新的笑點。

今天的香港局勢,讓人們一再想到三十年前的天安門廣場。軍隊、坦克、機槍和血肉模糊的抗議者身軀,毫無疑問,都一再在北京當權者和抗議者腦海中浮現。作為香港第一位女特首,林鄭月娥女士一定驕傲地幻想過,歷史會為她記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不過,在香港人正在創造新歷史的時刻,我想邀請林鄭女士聽聽李鵬笑話。

誰在替誰背黑鍋?

某次國事訪問間歇,李鵬和江澤民溜進當地土著人的一片園林,看見遍地瓜果,心甚歡喜。儘管園林里立有中文告示“禁止偷竊,違者嚴懲”,但是看看四下無人,他們仍然又吃又拿。江澤民先走到園林出口,被兩個彪悍的守衛攔住。守衛指著江澤民手裡捧著的五個桃子說:“按照這裡的規矩,抓住小偷之後,要把他偷來的瓜果,一個個打進他的肛門。”江澤民嚇得臉色發青,很快又哈哈大笑。守衛說:“我們要懲罰你,你笑什麼?”江澤民指著不遠處說:“你們看!”原來李鵬正抱著五個菠蘿,喜滋滋地走過來。

在這個笑話里,人們不憚以最惡毒的語言來詛咒 中共領導人無視規則,自大愚蠢,而且還嘲笑了他們彼此之間的落井下石。

從最近在香港發生的諸多襲擊抗議者事件看,和三十年前不同的是,北京當局和港府顯然期待用警察和黑社會替代軍隊,在刻意炮製的假新聞的輔助之下,以流氓手段擊敗抗議運動。我要奉勸林鄭月娥女士,趕緊上書中央,面對香港抗議者的決心、勇氣和智慧,這一招定難見效,只會適得其反,還是及早部署威武雄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吧,屠殺人民是他們的光榮傳統。

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明白了,真正的黑手在北京。林鄭女士也許會僥倖地想:冤有頭,債有主,林鄭不過是賤奴,歷史不會讓我背這個黑鍋吧?假如真的這樣想,那麼趕緊去問問李鵬的家人吧——三十年來,他們和李鵬本人挖空心思辯解:六四血腥鎮壓,真正的屠夫是鄧小平,李鵬不過是奉旨行事而已。是的,鄧小平逃不過歷史的審判,但是李鵬也永遠洗不盡手上的鮮血。據稱他為了開脫罪責想要出版“六四日記”,遭到當局禁止。在一個笑話里,李鵬害怕下地獄不是因為要下油鍋,而是知道鄧小平也在那裡。

據稱林鄭月娥辭職未獲北京批准,所謂賊船易上難下也。等到清算之日,五個菠蘿的故事將會重複上演。

從“不講人話”到“幾時死呀”

歌唱家帕瓦羅蒂、球星馬拉多納和中共總理李鵬三人一起過入境邊檢,但是都忘了帶護照。邊檢官員問:“你們有什麼辦法證明自己的身份嗎?”帕瓦羅蒂引吭高歌一曲《我的太陽》,邊檢官員說:“不錯,你就是帕瓦羅蒂。”馬拉多納從包里取出一隻足球,顛了兩腳,邊檢官員說:“不錯,你就是馬拉多納。”輪到李鵬了,他憋了半天,最後漲紅了臉說:“我是李鵬,可是,我什麼也不會做。”邊檢官員點點頭說:“不錯,你就是李鵬。”

這個笑話說,李鵬是一個笨蛋。但是,它也可以指在六四民主運動期間,李鵬作為總理拒絕積極回應,逃避職責,只知道背後向鄧小平打小報告,勸進軍事鎮壓。沒錯,跟林鄭女士當下做的事情一樣。其實,關於林鄭女士的笑話也已經流傳開來,其中一個漫畫中,面對香港“三罷”(罷工、罷課和罷市)風潮,林鄭女士洋洋得意地說:“哈哈,我早都罷工了!”

李鵬當然不是真的什麼都不會做。跟所有獨裁者極其幫凶一樣,他會不惜一切手段維護自身利益。

有一天,鄧小平、李鵬、一位老爺爺和一個小學生一起乘飛機。在北京上空,飛機引擎發生故障,乘客必須跳傘,但是僅有三個降落傘。鄧小平說:“我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我想死人民也不會答應!”搶了一個傘包跳了下去。李鵬說:“我是共和國總理,人民答應我也不想死!”也搶了一個傘包跳下去。老爺爺對小學生說:“孩子,最後一把傘給你吧!”小學生說:“爺爺,這裡還有兩個傘包呢,因為李鵬總理抱著我的書包跳下去了。”

假如這是真事,而且發生在六四之前,那該有多好啊。

今天的香港,憤恨也在累積。幾周前有記者斥責林鄭月娥“不講人話”,本周又有記者提問:“林太,好多市民問您幾時死呀?”

加油啊,林鄭女士,您快要趕上李鵬總理了!

“腦袋是個很棒的東西”

大量的笑話中,李鵬愚不可及,除了弄權一無所知。

六四之後,有一個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李鵬是一個白痴,被抓捕判了七年徒刑。他申辯說:“毀謗罪最高刑期才三年啊。”法官答:“你犯的是泄露國家機密罪。”

1998年長江發生洪水災難,江澤民到抗洪前線動員抗災,沒有效果;朱鎔基也去鼓勁,沒有效果;李鵬去了,大家把他推到江里,馬上就堵住洪水了——因為他是全中國最大的草包。

讀書時年年考試第一的林鄭女士,大概不會認為自己是笨蛋,甚至也不會認為畢業於莫斯科動力學院的李鵬是草包。我也一再說過,和很多人想像不一樣,專制政客往往都精於算計,擅長投機鑽營。李鵬在六四期間與趙紫陽明爭暗鬥,也棋高一著,鎮壓得逞。聰明的林鄭女士,李鵬的成功您可以複製。

但是,從長遠來看,趙紫陽反對屠殺名垂千古,李鵬血債難還遺臭萬年。聰明反被聰明誤,年年考試第一的林鄭女士,在這場人生最重要的考試中卻不及格,民望跌至最低,從學霸變成學渣,甚至可能成為歷史罪人。

已有好心的網友在臉書上給林鄭月娥記者會留言:“林太,腦袋是個很棒的東西,真希望您也有一個。”

“再給他一次機會?”

有一天,李鵬去視察精神病院。他大步走在前面,照常揮著手說:“同志們好!”一個精神病人走過來給他一個耳光,罵道:“傻×!剛進來的吧?”原來,模仿領導不講人話,是精神病人的常見癥狀之一。

若干笑話說,李鵬如同智力殘障的精神病人。可怕的現實是,動用軍隊鎮壓和平抗議者的領導人,很有可能患有精神疾病,這並不是笑話。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人格心理學家庫里奇(Frederick L. Coolidge)和賽格爾(Daniel L. Segal)對眾多獨裁者的研究表明,獨裁者總體上可能患有六大人格缺陷:施虐傾向、反社會、偏執、過度自戀、精神分裂、人格分裂。

林鄭女士,衷心希望您還沒有患上這些疾病。不過我也要提醒您,沒有這些疾病支持,恐怕很難與專制政權合作,很難做出警匪勾結鎮壓抗議運動的決定,也很難同意讓坦克開上香港街頭。要麼已經患病或者等著患病,要麼堅決辭職去英國與家人團聚,順便做做心理健康檢查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