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在為香港鎮壓做準備? 專家:未必得逞

香港反送中民眾遭遇暴力鎮壓的程度不斷升級,同時,中共不斷編造所謂的「暴徒、恐怖主義」輿論,為鎮壓製造借口。日前,美國總統川普在一則推文中披露,中共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引發輿論嘩然。

圖為8月14日晚,香港市民在深水埗祈福集會,防暴警放多枚催淚彈。

香港反送中民眾遭遇暴力鎮壓的程度不斷升級,同時,中共不斷編造所謂的“暴徒、恐怖主義”輿論,為鎮壓製造借口。日前,美國總統川普在一則推文中披露,中共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引發輿論嘩然。

周二(8月13日),川普發推文表示:“我們的情報告訴我們,中國(中共)政府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每個人都應該冷靜和(保持)安全!”

美國國務院周三(8月14日)則發布聲明表示,美國對關於中共在香港邊境調遣軍隊的報導深表關切。美國強烈敦促北京堅持其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的承諾,允許香港行使高度自治權。

來自美國政府的消息被外界認為是證實了此前中共在深圳等地增兵的傳言。

自由撰稿人韓榮利認為,川普發推一是提醒香港市民注意安全;二是警告中共,美國在關注香港,別太放肆。

8月11日晚上,香港警方採取前所未有的暴力方式,血腥鎮壓抗議民眾。警方甚至在地鐵站內狂射催淚彈;近距離向示威者猛烈開槍;由於警方違規近距離發射布袋彈,一名少女的右眼被打爆,可能永久性失明。

12日起,港人發起“百萬人塞爆機場”抗議活動,要求“黑警還眼”。

中共為鎮壓製造各種各樣的借口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如果沒有國際的支持和警告的話,中共政府肯定是希望馬上就把抗議平息了。中共從來都沒有考慮過人民,在香港問題上,也不會放下屠刀。

“中共派軍隊,包括殺人,它們都不在乎;但是有國際社會這麼大的壓力,他們還是投鼠忌器,尤其在中國經濟岌岌可危的情況下,所以目前來說是膠著狀態。”他說。

李恆青表示,現在用警察偽裝成市民去抗議,和當年把所謂的“暴亂”的帽子安在六四學生身上的伎倆,是一模一樣的。這就是鎮壓前夜,它製造出各種各樣的鎮壓借口。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鎮壓香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當局在做這種輿論上的準備。

“我相信有可能它部分滲透進香港,開始不一定是全部武裝的軍隊大規模的進駐香港。具體怎麼軍事部署,我們不知道詳情。”他說,“不過它要鎮壓這一點,現在看來是越來越明確了。雖然在北戴河會議上有不少的不同意見,但是現在它面臨著政權的存亡危機,也許會動手的。”

人權活動人士王清營向大紀元表示,共產黨沒有任何安撫的舉動,它是用暴力和恐嚇手段把群眾運動嚇住。它是嚇不住的,歷史上沒有任何先例,一個群眾運動會被嚇住的。

“中共到現在沒有直接出動軍隊,還是一種威脅。離鎮壓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早晚會鎮壓。”他說,“這是自由世界和專制世界的一個決戰。香港只有一條路,要麼就是被共產黨鎮壓,要麼就是把共產黨推翻。”

中共若鎮壓代價不一定承受得起

陳奎德表示,中共如果執意要進行軍事化行動的話,它當然可以,它有這麼大的武力,但是它恐怕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和面臨長期的非常大的動蕩,也許這個代價它不一定承受得起。

“中共在做這個最後軍事行動之前,恐怕它還得做一些政治上的沙盤推演,它才能做決定。現在還不是最後的時刻。”他說。

王清營說,“它們會想盡一切辦法把香港運動瓦解,實際上它們是無能為力的。因為香港這二個多月市民的民心已經顯現在全世界面前,他們的民氣(民心士氣)已經形成了。沒有任何人有任何力量消解他們的意志,除非它真的響應市民的五大訴求。”

“如果共產黨鎮壓,它會失去得更多,不是它想像的它會控制香港。即使美國不馬上開戰或直接支持香港,但是國際社會沒有一個自由民主國家會不譴責它,不制裁它的。它失去的是十個香港。”

李恆青認為,香港市民都做好準備了,這就跟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前“無自由寧毋死”是一樣的。在這樣的民意下,中共還想用所謂的“13億人民不同意”這樣空洞的話來頂住滾滾的民意,實際上這個政府是非常不明智的。

“一旦它們做出這樣愚蠢的決擇,原則上這個政權基本也就到頭了。沒有什麼可騰挪的地方了。”他說,“‘六四屠夫’李鵬剛死不到一個月,如果要在香港動武、殺人,那就是六四的翻版。如果它們這麼做,就要有被釘在歷史恥辱柱的準備。”

中共用疑兵之計恐嚇香港人和大陸人

人權律師陳光誠向大紀元分析,中共在香港這件事情是有誤判的,它過度自信對香港的控制,所以出現了後面一系列的失控局面,以至於6月12日施暴以後,在一段時間內不敢再施暴,後來又開始採取這樣的暴力行動。那麼中共想通過鎮壓來平息這件事情,應該是在7月份中共決定再次施暴以後。

“中共最大的原則是沒有原則。在中共面臨著要丟掉自己政權的時候,它一定會放棄香港。”他說,“它自己會這樣選擇,但是結果未必是你中共鎮壓了香港,就可以保住政權,肯定不會是這個樣子。”

陳光誠認為,共產黨是有那種月黑風高殺人夜的心態。不過,現在和1989年六四那時候還不一樣,時代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科技的角度講,80年代的時候,中共關上燈就可以做壞事,外界沒有辦法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舉例說,一位曾經在老布希麾下就職的國務院人員透露,中共當年(六四期間)把美國和駐北京大使館的電話直接切斷了,華盛頓好幾天聯繫不上北京。現在顯然不可能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說,現在衛星技術那麼高,完全可以知道中共幹了什麼。另外,美國航母據說可探測到600-800公里以外,美國只要把航母往香港一靠,發生什麼事情都清清楚楚。只要將這些東西被記錄下來,即使美國當時不出兵把中共武裝解除,中共未來的日子也好過不了。

陳光誠認為,共產黨現在是疑兵之計,首先恐嚇香港人,還有中國大陸的人。因為六四的陰影一直在大家的心裡縈繞著,中共看得很清楚,就藉著這個陰影再忽悠一把。中共如果真的想要鎮壓,沒有必要把自己的行軍計劃泄露出去,在短時間內是可以保密的。

中共懼怕香港運動往內陸發展

周一(8月12日)中共港澳辦說,香港抗議者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13日凌晨0時,中共《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抗議者者控制,也被陸媒專家宣稱為“恐怖主義”。

而據紐約時報50分完整視頻,顯示很多示威者一直在保護付國豪,並護送他上救護車。網友表示都被這些所謂的“暴民”感動了。

陳光誠認為,“恐怖主義”的說法毫無疑問是說給美國聽的,更廣泛的說是說給國際聽的。這是往國際標準上靠,如果是說給中國人民聽的,他一般是說“暴徒”,打砸搶燒這類的詞。它真正的目的還是想恐嚇一把。當然它的暴力會一直實施,只是形式不一樣。

他表示,香港運動發展的真正意義是威脅到中共存亡,若民權運動之火波及到整個大陸,在大陸人的思想中產生很大的震動,然後產生具體的行動,這是中共最害怕的。這從它對國內的防範就能看得出來,它真正怕的是這個。

另外,它聚集軍隊還有一個目的,防止香港的形勢往北拓展。如果有朝一日這200萬港人到深圳去,中共將難於對付,所以共產黨要以防萬一。因為只要有一個苗頭出來,那就是兵敗如山倒。因為國內高壓鍋統治這麼多年了,各種各樣的抗議不斷,民憤沸騰。

香港需要國際的聲援和支持

面對中共出兵鎮壓香港的可能性,海外學者宋征時已經撰文呼籲聯合國維和部隊立即進駐香港,盡一切可能“先勝而後求戰”。

陳奎德也呼籲,全世界必須要加大對香港的聲援,包括美國和歐盟、整個的西方世界。這次香港人民的抗爭是非常有理有節的,而且是通過無組織、無領袖這樣一種形態,因此中共這種鎮壓也不大可能完全重複1989年天安門的那樣一種鎮壓方式。香港民眾可以進退有據。

陳光誠認為,美國應該儘快推動《香港人權和民主法》,另外對於香港邊境軍隊的集結,美國可以派個航空母艦,在南海巡視一下,就要看看中共要做什麼惡。已經到這種情況,這個動作比什麼都有效。

“只要美國的軍艦一過去,所有共產黨軍隊的人都清楚,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美國的眼皮底下。如果中共要作惡,美國啟動一個干擾方案,中共的整個指揮系統就失靈了。這些都可以做到,做不做以及什麼時候做,就看指揮官員的判斷了。”他說。

陳光誠還表示,《國際法》的操作標準寫得很清楚,對於市民抗議實行迫不得以的驅散是有要求的,中共用布袋彈把女孩的眼球打爆,這就是違反國際法的標準。這樣的事情一發生,所有國家就應該對中共禁運,制裁。

他說,“總而言之,‘人心齊泰山移’。現在香港人充滿智慧的抗爭方式,中共表面上毆打也好,暴力也好,實際上它是應接不暇。只要中共在軍事上被克制住了,其它的都好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