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浙江未完工水庫泄洪 致半個方溪村被毀

颱風“利奇馬”致浙江臨海市方溪村41間房屋倒塌,村民認為上游水庫設計不合理,兩個臨時涵洞對著村口直排,形成“高壓水炮”。圖為8月12日,浙江杭州姚家山自然村倒塌的房屋和殘垣。*

今年最強颱風“利奇馬”襲擊了大陸華東一帶,官方公布已造成56死14失蹤,其中浙江臨海市方溪村41間房屋倒塌,村民認為上游水庫設計不合理,兩個臨時涵洞對著村口直排,形成“高壓水炮”。水利專家認為:多為人禍。

強颱風“利奇馬”8月10日1時45分在浙江溫嶺市沿海登陸,那天夜裡,臨海市括蒼鎮方溪村上游不足500米處、尚未完工的方溪水庫蓄積的大量洪水經兩個臨時涵洞直排,造成方溪村大量房屋損毀。雖然留守人員191人已轉移並沒有人員傷亡,但財產損失慘重。

被沖毀的半個村莊

財新網8月15日報導,方溪村75歲的吳賢秋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洪水。在超強颱風登陸當晚,他花費三年時間建起來的四層半樓房,被上游一座未完工水庫流出的洪水沖浸,兩天後轟然倒塌。這位已經蓋了三次房的老人站在廢墟前,久久無法平靜。

方溪村位於永安溪流域支流方溪(江)下游,全村151戶,共計500餘人。衛星地圖顯示,方溪村位於方溪江下游,河流大致呈南北流向,流入方溪村時河道大幅度向東流轉約500米後再度轉向北流去,即在方溪村上游入口處形成了兩個連續轉彎,方溪村大部分房屋分布在第二個彎道西岸。村民稱,方溪村河段寬約100米,河堤高3~5米。

8月14日,該村上游臨近溪流一側的房屋幾乎全被沖毀,鋪滿大大小小的碎石。吳賢秋的房子只剩下一堆碎石瓦礫,這讓花費一生積蓄建造新房的吳賢秋難以接受。新房建好還沒滿三年就垮了,上幾輩人的遺物、攢下的家當全被沖走了,“留點念想的東西都沒了”。

據官方通報,方溪村共有21戶、41間房屋在這次洪災中倒塌,另有不少未倒房屋所在區域被列為禁區,有待危房鑒定。多名村民認為,災害與方溪村上游水庫設計不合理有關,在方溪村上游入口有兩個水庫工程的臨時涵洞能直接排放水庫水流。

水庫通過引流洞改變河道使洪水直衝村莊

公開資料顯示,方溪水庫壩址在方溪村上游約450米,是一座以供水為主,結合防洪,兼顧灌溉、發電等綜合利用的水利工程。其已被列入浙江省水資源保障百億工程建設計劃,屬省市重點工程。方溪水庫最大壩高78米,總庫容7,205立方米,計劃投資20億元。預計2021年4月建成蓄水。

報導說,方溪水庫攔河大壩位於方溪村原河道第一個轉彎處,水庫中間有一橫貫水庫的施工圍堰,其右側與大壩形成封閉的施工區域,其左側承接方溪江上游蓄積的水流,但並未完全封閉,而是由一個引流洞把河水導入到了山體另一側方溪村旁邊的河道中。方溪村一側的引流洞出口位於原河道的第二個彎道處,可以將上游來水直接導入原河道。其距離最近的房屋僅百米左右。

多位村民提供的洪災當晚視頻顯示,方溪水庫來水在8月9日晚六七點時已經是“滿洞”衝出引流洞,洪水溢滿村內河道,開始漫出公路。臨海市方溪水庫建設指揮部負責人盧傑表示,他到方溪村一側交通疏導洞出口值守時,發現臨溪一側的河道堤壩開始坍塌,臨時交通疏導洞也“滿洞”了,他隨即上報讓村民撤離。

村民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家園被毀了,不少人認為,這與方溪水庫通過引流洞改變河道,從而使洪水直衝村莊有關。“這就像一把高壓水炮,對著村口連續開炮。”村民們說,方溪水庫可能在設計上存在缺陷。

村民徐春(化名)說,她丈夫“是搞水利土木這一塊的”,剛鑿這兩個洞時便產生了質疑。其他村民告訴徐春丈夫“發洪水時,水從這兩個洞出來”。“我老公當時說防洪牆呢?假如說防洪牆沒有的話,發生洪水的話就直接直衝村莊了,這裡很危險的。”徐春希望相關部門把設計方案公開。

對此盧傑回應稱,“這個村子我們是有方案的,一個防沖的方案,裝了一個合金鋼網兜裝在導流洞跟村莊之間。”

但現場並未看到合金鋼網兜,多位村民也表示,方溪村河堤沒有經過特殊處理。盧傑說,合金鋼網兜在引流洞“滿水”之前就已經淹沒了。

四川省地礦局區域地質調查隊工程師、水電專家范曉認為,方溪水庫通過“兩洞”直接對著方溪村泄洪,“預案可能有問題”。

大陸的水庫,除了設計上有問題,還有80%多是病危水庫,水蓄得太高的時候,它就怕潰堤了,就馬上要放水。

水利專家:除了天災 多為人禍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除了天災,中國城市規劃忽視排水系統、水庫帶病運轉等“人禍”因素,也令颱風所到之處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慘重。

王維洛說:“老百姓總是以為下暴雨的時候,水庫能替他擋住這個水,能保住他的命。但是實際上,水庫蓄了一會兒水以後,水位上去了,它又擔心自己會不會潰堤。所以它就趕緊放水,而且放水的時候又不通知下游的人,所以往往就造成水淹下游的城市。

“所以說,中國很多的災難,聽上去是來自於天災,實際上很多是人自己犯的錯誤導致的人禍。”#

此外,方溪村村民吳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村民是在8月9日傍晚開始撤離,撤離到張家渡小學,在洪水水勢很猛時,學校的一樓也被淹,他們被困在學校的二樓以上,直至11日才有部分村民回家,另外一部分村民被安置在村委會。

村民被困在小學時,缺少食物、水、藥品等,村民不得不向外界發出求救。吳先生表示,當時有老人出現拉肚子現象。

還有村民透露,在安置點喝到了臭牛奶,吃的速食麵也是過期的。

吳先生一家在洪水退後看到自己的家已經被衝垮,他的父親頓時淚如雨下,因為他們的房子花費120萬元,2017年年底才建成,當時還是親朋友好友一起籌集的錢款,現在全部付之東流。

吳先生透露,目前村民正在等待政府對水庫的調查結果,因為此次洪災損失如此巨大是因為在建水庫的兩個導流洞水壓過大引起,村民要求政府賠償,更希望將村莊進行遷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