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投資理財 > 正文

創下融資紀錄的科技公司 竟用印度碼農冒充AI

有多少公司正以AI之名,行人工之實?

在AI落地大潮下,誰有真本事,誰只會玩概念,已經開始顯現出來。

剛剛,《華爾街日報》就曝光了一家海外偽AI明星公司Engineer.ai。

這家總部設在美國洛杉磯和英國倫敦的公司,一直以來都聲稱,使用AI技術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移動App的自動化開發。

依靠這一故事,它獲得了29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2.1億元)投資,包括孫正義軟銀旗下專註投AI的Deepcore基金,也是其股東。

然而諷刺的是,Engineer.ai的真實業務開展中,並沒有使用AI,用的是來自印度的程序員冒充AI。

用人裝AI,掙了1個多億

Engineer.ai成立於2016年,聲稱要打造一個平台,將AI,設計師團隊和開發者團隊結合在一起,構建定製化的數字產品。

2017年,Engineer.ai推出首款AI平台產品Buider V1。

官方介紹,使用Builder,無需具備任何技術,只要你有想法,就可以創建一個新的移動App項目,速度是現在開發流程的2倍,成本只需1/3。

Engineer.ai表示,藉助內置的人類輔助AI Natasha,就能實現移動App的自動化開發。

只需要大約一個小時,能幫助客戶從零開始完成80%的移動App開發任務。

這一故事,引起了不少風投機構的興趣。

在2018年11月,Engineer.ai籌集了2950萬美元(約合2億元人民幣)的A輪投資。在當時,這是歐洲數額最大的A輪融資之一。

投資方,是蘇黎世的風投公司Lakestar和新加坡的Jungle Ventures,以及軟銀旗下的DeepCore。

該公司的創始人Sachin Dev Dugga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有了Engineer.ai,每個人都可以在不學習編程的情況下實現新想法。

就在被《華爾街日報》曝光之前,Engineer.ai還在網站上發表博客文章說,自己家的機器能構建一個App60%的部分,其餘部分則由人類完成,但具體細節涉及商業秘密,他們拒絕詳細說明。

但現在,這個靈感和產品之間的“AI橋樑”卻被曝出沒有AI,只有人工。

《華爾街日報》以及這家公司的數位前員工和現任員工表示,Engineer.ai根本不使用AI彙編代碼,背後實際上是來自印度和其他地方的工程師在完成大部分的工作。

直到過去兩個月里,Engineer.ai才開始研發自動化應用程序構建所需的技術,想真正用上AI還得一年多的時間。

在今年2月,Engineer.ai也遭到了起訴,直指其誇大了自身AI實力,以獲取投資。

起訴者不是外人,就是其前任首席商務官Robert Holdheim。

根據Holdheim的說法,創始人Duggal告訴投資人,Engineer.ai已經完成了80%的AI工具開發,但實際上,他幾乎就沒開始。

就算在這樣的模式下,這家公司還是在2018年獲得了23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6億元)的收入,65%來自於印度。

在2018年底完成融資的時候,Engineer.ai也表示,2019年將實現4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2億元)的收入,並預計印度的貢獻將達到3500萬美元。

Engineer.ai方面表示,他們“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並強調公司採用的技術準確來說是“人類輔助AI”。

而軟銀,並沒有給出回應。

那麼,Engineer.ai是個案嗎?

當我們把鏡頭往上拉升,縱觀整個AI產業,或許牽涉面不窄。

AI落地骨感

今年3月份,風投公司MMC發布報告表示,在歐洲有40%左右的創業公司,都是假AI公司。

它們在報告中指出,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表明它們使用了AI,而只要打上AI標籤,吸引的資金要多15-50%。

這些所謂的AI,和Engineer.ai一樣,只存在於論文中、Demo中、產品的介紹中。

為什麼?因為落地太骨感了。

就算谷歌、Facebook這樣的AI重鎮,也遭遇著這樣的情況。

今年5月份,《紐約時報》報道稱,谷歌能夠自動打電話的AI,被稱讚通過圖靈測試的Duplex,背後有真人在偽裝。

使用Duplex成功預訂4次餐廳中,有3次源於Duplex背後的人工。

而在之前,打電話AI Duplex背後還有人類呼叫中心這件事,谷歌之前從未披露過。

甚至一直以來,谷歌展現的姿態,都是完全AI,完全自動化,完全不需要人類。

只是之前官方博客里,有雲淡風輕提到過,機器能夠自主完成大部分任務,並識別自己無法處理的情況,然後讓人類來處理。

但現實呢?這項技術還很年輕、使用有限。目前谷歌仍在使用人工呼叫來幫助獲取數據、訓練AI。

有谷歌鐵杆支持者認為,谷歌這樣謹慎而不激進地引入Duplex,是明智的。

但炫酷的Demo和尷尬的現實對比下,無疑是一記耳光。

還有一些公司,遭遇落地骨感的過程中,也是方法頻出。

比如美國的一家自動駕駛貨運公司Starsky Robotics,核心目標和所有的無人駕駛公司一樣,致力於讓卡車自動駕駛。

2018年2月,這家公司將無人卡車開上了佛羅里達州的公路上,完成了一次長達7英里的無人駕駛。

成立3年以來,已經從Y Combinator、Sam Altman等投資方獲取了2170萬美元資金,約合人民幣1.5億。單從投資方和融資額度上來看,也算是一個有潛力的公司。

但科技網站TechCrunch報道稱,這家成立3年多的公司,只有3輛無人卡車,普通卡車則有36輛。

有一半的員工,都在致力於運營有人類司機驅動的卡車運輸服務,這項服務已經開展了近兩年,為客戶運送了2200多批貨物。

why?

因為需要普通卡車業務的反哺,需要數據,更需要收入。

Starsky的CEO斯特凡·塞爾茨-阿克斯馬赫(Stefan Seltz-Axmacher)說,這是公司長遠發展的關鍵,他說:

如果沒有人類司機驅動的卡車運輸業務,Starsky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可運營或者盈利的無人卡車業務。

AI真的充滿魔力嗎?其帶來的效益提升無法忽視,也能夠帶來變革。但這個過程中,會困難重重。

AI公司正在經歷價值重估

現在,時間已是2019年,當我們談論AI,一切都有了根本性的不同。

2016年前後,AlphaGo一鳴驚人以來,AI靠著概念、願景和人才,囤積了大批資源和融資,享受著前所未有的估值發展體系。

但如今,落地、交貨和營收,甚至盈利,正在成為技術價值的最佳證明。

AI願景依然美好,但現實前所未有骨感,行業也開始進入整合期。

一方面,從估值、市值到商業化能力,AI和AI公司都在經受前所未有的考驗。價值被重估,行業理性回歸,商業模式大考,總之,一切重估。

另一方面,固有格局疆界開始動搖。

有公司與公司之間的邊界,視覺創業公司切入語音和晶元,晶元公司加碼軟體和算法,語音交互企業攻入視覺領域,核心還是AI,但不再有成規固土,邊界在不斷破立中重塑。

在競爭最激烈的領域,第一階段的戰爭甚至已經結束,曾經燦若群星的一眾AI新勢力,現在層次分明,甚至有公司已無力參與下一階段競爭。

還有行業與行業的邊界,技術公司通過AI線下落地,場景企業也在加持AI攻堅技術,都說AI+,但新增紅利歸屬誰,最大紅利誰吃掉,勝負難分。

一個洗牌的時代已經來臨,深度泛濫、偽AI創業的公司難有未來。

一個新的時代也正在來臨,落地為王,技術價值轉換為商業價值的公司,一定是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量子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資理財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