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為了瘦 催吐成風不要命

——為了瘦 催吐已形成產業鏈

‌‌“你是sd還是用g‌‌”?

‌‌“我可以zr‌‌”。

這些奇怪的縮寫能輕易在‌‌“催吐吧‌‌”中找到,它們由一群自稱‌‌“兔子‌‌”的催吐者發明,以此來抵禦圈外人對催吐行為的好奇打量和輕易窺探。目前,‌‌“兔子‌‌”們主要聚集在貼吧、豆瓣、知乎等網路社區中,鮮少在現實空間發出聲音。

聚集‌‌“兔子‌‌”人數最多的百度貼吧

催吐,指使用各種方法,引導促進嘔吐的行為。目前,流行在該群體中的三種催吐方式為sd、g和zr:即手動(sd)——用手扣喉引發噁心嘔吐反應;用管子(g)——用胃管對食物進行導流;自然(zr)——不需要藉助外力食物就可以自然流出。

很多人自從知道這條通往瘦身的捷徑,便義無反顧地闖了進去,包括不少未成年的孩子。卻不知,這是一場違背自然規律的殊死冒險。

可以不要命,但是必須瘦

‌‌“我肚子不太舒服,去一下廁所。‌‌”

吳甜跑進廁所後,掏出隨身攜帶的塑料軟管從喉嚨插進胃裡,把剛剛吃下的食物全部嘔了出來。作為模特方向的藝術考生,為了迎接高考,她用近8個月時間從原本的85公斤瘦到了35公斤。

‌‌“我從去年4月份開始減肥。‌‌”吳甜說,‌‌“只在早上和中午吃很少的食物,晚飯堅決不吃,每天還要跑8公里。‌‌”2018年末,吳甜成功完成了她的瘦身計劃,可如何保持身材成了最大的問題。

2019年元旦,吳甜開始向催吐貼吧‌‌“求助‌‌”,一位資深的催吐者將她拉進了微信群。

這樣的微信群不在少數,人們在群中交流催吐經驗,不時還會提點一下剛‌‌“入行‌‌”的新人。吳甜在微信群內其他人的幫助下,逐漸掌握了用塑料軟管催吐的辦法。

這樣的減肥方法擾亂了吳甜的食慾,使她出現了厭食和暴食交替發作的癥狀。吳甜認為,催吐對自己帶來的更嚴重的損害是在心理上:催吐常和焦慮、抑鬱等心理不穩定狀態共生,二者的相互作用很可能激化人產生極端的自我報復或傷害行為。

相比吳甜,年僅14歲的林一更多地體會到了催吐帶來的生理影響——腿腳抽筋,難以入睡;口渴、頭暈、四肢腫脹……這是因為催吐導致體內電解質的平衡被打破。對於用手指催吐的人來說,手指和牙齒的多次摩擦,會使手上留下傷疤,胃酸對牙齒和食道的腐蝕更是不可逆轉的。

‌‌“催吐‌‌”已然形成產業鏈

‌‌“自己手動了一年多,嗓子已經不太敏感了,催吐吧里有兩人教我用管子,方便好吐,而且沒有手動風險那麼大,我就進了微信群。‌‌”林一表示。

像林一這樣的‌‌“管黨‌‌”一般以內壁直徑1~3厘米、長度65~90厘米不等的透明水管為主要催吐工具,其材質主要為PVC(塑料產品之一)和硅膠兩種,可通過淘寶和微商購買。

以貼吧里某個賣管的商家‌‌“軟軟‌‌”為例,她將管子稱為‌‌“仙女棒‌‌”,這樣的商品昵稱只有成為她顧客的‌‌“管黨‌‌”才能明白。‌‌“仙女棒‌‌”分為大、中、小三種型號的管子,一根管子售價為32元。

在2019年5月1日,有顧客反映管子不好攜帶的問題,軟軟就用進口硅膠做了可以摺疊方便攜帶的管子。2019年6月30日,有‌‌“兔子‌‌”反映小號管子也無法‌‌“下管‌‌”(指把管子從喉嚨里吞咽下去),軟軟新增加了新手開嗓管,一系列貼心的服務讓軟軟積累了200多名顧客。

在淘寶上,搜索‌‌“催吐‌‌”兩個字,就會出現催吐管以及甜瓜蒂粉(催吐劑)等商品。在某個專賣催吐商品的淘寶店鋪里,管子種類齊全,包括普通管、可摺疊管、食品級硅膠管等,價格在30~38元不等。

林一通過由西姐管理的微信群‌‌“美食之家‌‌”看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催吐者‌‌”。她們在群里不斷彙報自己催吐前的進食量,‌‌“今天晚上準備雪花酥、牛軋糖、麻辣香鍋、漢堡、蛋黃酥,用可樂和熱奶茶潤。‌‌”誘人的美食圖片和纖細骨感的身材照片形成鮮明的對比,讓‌‌“兔子‌‌”沉迷‌‌“暴食變瘦‌‌”的催吐手段。

‌‌“美食之家‌‌”的管理員西姐是有5年催吐經驗的工具黨。一開始是自己使用,後來做起了賣管子的生意。百度貼吧有不少人質疑她管子的質量,儘管如此,西姐的微信群人數今年上半年僅一個月就從256人到了500人。

工具黨除了用管子以外,也會藉助甜瓜蒂粉、番瀉葉、‌‌“日本小粉丸‌‌”等藥物刺激嘔吐和排泄。這些在臨床上小劑量使用可改善嚴重便秘的中藥或西藥,被催吐者群體大劑量服用,以達到短時期減重的效果。

一條關於‌‌“日本小粉丸‌‌”的評價這樣寫道:‌‌“凌晨四點我的噩夢就開始了,肚子痛得不行,頭暈出虛汗,等再次回到卧室,我徑直倒地了,出現很嚴重的耳鳴,之後又陸陸續續去了3次廁所,最後掛了急診。‌‌”

病態審美,未成年人背鍋

當下,女孩的身材成為衡量女性魅力的重要指標之一,而東亞特有的‌‌“白瘦幼‌‌”審美偏好日漸主流,大部分女明星由於上鏡需要常年維持纖細的身材,一些專業和職業也對女孩的身材有著嚴格的限制。在社會主流審美偏好和不良社會示範的共同作用下,一些未成年女孩由於辨別能力不強走向了極端——催吐。

‌‌“我接觸的年齡最小的催吐病人是13歲,當時她正上初中,處於發育階段,微胖體型。她父母送她來醫院之前,是因為察覺到她不吃東西、容易嘔吐。‌‌”

江西南昌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消化內科大夫謝正元說,‌‌“我遇到的病人全是女性患者,未成年人和青年學生佔比大概有30%。這些病人幾乎都有強迫症,常處於焦慮抑鬱的心理狀態。很多病人認為自己過於肥胖、體重過重,要減少進食,吃了就要嘔吐。‌‌”

南昌大學生命科學與食品工程學院副教授易醒說:‌‌“催吐危害很大。催吐減肥形成習慣後,易出現習慣性嘔吐,消化液(胃液)會腐蝕食道。未成年人還易因此體重過輕,影響生長發育、免疫系統、女性激素分泌甚至生育等。‌‌

‌‌“這個病症治療的關鍵是心理治療,需要精神心理醫生對病人做心理疏導,激發病人治療的意願。‌‌”謝正元說,學生受社會上過於追求身材苗條的觀念影響很深,亟須糾正。在青春期發育階段,身材的變化是正常的,可通過運動和健康飲食的方式保持自己的身材。

專家認為,學校、家庭要對未成年女孩的審美觀念進行及時、正確的引導,社會要倡導健康的審美取向,不能一味地宣揚‌‌“以瘦為美‌‌”。只有這樣,一些女孩才能坦然接納真正的自己,停止不自覺的催吐行為。(為保護個人隱私,文中吳甜、林一、孫琳、西姐、軟軟均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半月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