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文淵:黃台之瓜 豈能摘盡 李首富打太極 也是商人式的警告

為此李嘉誠又專門以中、英文發表「解讀」稱:「『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今日香港,要停止暴力,堅守法治。時間的長河看不到盡頭,人生的路走不回頭。他的心聲: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大家一定要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對『一國兩制』,以謙和而珍之。」卻依然語焉不詳,猶如算命解卦的鐵嘴們卦筒里的簽語,八面玲瓏,既可解出人話,亦可解出鬼語,可見其城府之深。

六月以來,由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引發的民眾示威遊行,持續至今延綿不斷,人口不過七百餘萬的香港,動輒可聚數百萬之眾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已成常態,可見人心之向背。中共當局及其香港傀儡與民眾的衝突愈趨激烈,他們不僅對民眾的合法、正當訴求斷然拒絕,而且污衊民眾的合法行為為“暴亂”,參與者為“暴徒”。竭盡全力地將這場關乎幾百萬香港民眾生死存亡的群眾運動定性為“港獨”、“顏色革命”和“恐怖主義”,出動警力予以惡性武力鎮壓,以槍械和催淚瓦斯相向,非法拘捕大批示威遊行者,並威脅要“玉石俱焚”。

他們勾結黑社會和流氓勢力,對示威民眾大打出手,還派遣大批大陸特工、國安和警察混入示威民眾中,尋釁滋事,引發暴力衝突,為抹黑民主運動費盡心機,為他們的血腥鎮壓製造借口。具有付國豪和Fu Hao兩個身份的國安特務混入民眾中伺機搗亂破壞,被識破身份後,雖有胡錫進高調為其洗白,偽稱付為環球記者,但在大量鐵的事實面前,中共也無法否認其真實身份。面對風起雲湧的示威抗議浪潮,黔驢技窮的中共不僅不反思自己的罪行和事件的起因,找到問題發生的根本原因,從而從源頭上真正解決問題,而是按他們一貫的流氓惡棍套路嫁禍於人,向外甩鍋。誰支持香港民眾的正義行動,誰就是“黑手”,堅定地支持香港民眾的美國、英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和一些民主國家的政要們,甚至台灣均成了他們無中生有而攻擊的目標。於是除了那幾個和中共拉幫結派的流氓國家外,全世界所有自由民主的國家和力量都成了他們遷怒的黑手。對於國台辦警告台灣“立即收回伸向香港的黑手”的莫須有,蔡英文毫不示弱的回對北京“不要把形勢惡化的責任推卸給不存在的外力介入”。

為了給他們的罪惡行徑找到擁躉,他們在國內千方百計地封鎖香港民主運動的真相,加足馬力開動由他們掌控的宣傳機器,用盡各種卑劣手法造謠、污衊、嫁禍香港民眾,千方百計抹黑這場民主運動,矇騙國內被他們洗腦和愚弄的民眾。他們以十四億人民的代表自居,煽起一浪高過一浪的惡毒喧囂和對香港民眾的刻骨仇恨,蓄意製造兩地民眾間的矛盾,將這些無知腦殘的愚民綁在他們的戰車上為他們壯膽,為他們的無恥暴行搖旗吶喊,擂鼓助威。

哪裡有壓迫、有不公,哪裡就會有反抗,當局的無恥暴行激起了民眾更加劇烈的反抗,他們不懼強暴,前赴後繼,不屈不撓,為爭民主、自由的大陸民眾樹立了光輝榜樣,他們的英勇行為,將永載史冊。當今香港的局面已到危機時刻。面對香港的亂局,中共舉棋不定,進退失據。既不甘心局面失控,且擔心香港的民主運動引發大陸民眾效法,危及其非法竊取的極權獨裁統治,又懼於國際壓力和不可承擔的嚴重後果,不敢如三十年前的六四貿然出動軍隊坦克。

在此危機時刻,一直冷眼旁觀沉默不語的香港“四大家族”開始亮相了,猶以首富李嘉誠的表態引人關注。16日,香港多份報章以“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名義刊登了寫有“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廣告,媒體普遍評價其“內容簡而清,沒有譴責字句或針對某方面人士。”另一款則刊登在《香港商報》頭版,中間有反暴力標誌,右寫有“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左有“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上有“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下有“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同樣沒有指向某方面人士或組織。

“黃台之瓜”典出自唐代“章懷太子”李賢、即武則天次子的《黃台瓜辭》:“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當年武則天為稱帝,多番殘忍地迫害自己的兒子,李賢的哥哥李弘先遭毒手,李賢自己最終也未能倖免。李賢的《黃台瓜辭》,是勸告武則天不要再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是李賢被囚禁時所寫,被視為絕命斷腸詩。其情其景,宛如當年被兄長曹丕所逼的曹植七步所成的《兄弟詩》,痛心疾首那種“相煎何太急”的骨肉相殘。

李首富的奇特亮相可謂用心良苦,短短八字卻留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見仁見智,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可得不同之解。正與中共殊死抗爭的香港民眾,從中似乎讀出了李氏對中共這個“摘瓜人”的進言和譴責之意。而中共官媒和親中共的港媒,則在言不由衷地讚賞其要求停止暴力,堅守法治的意願後,認為李氏意猶未盡。《新民周刊》撰文《李嘉誠,你為什麼不更堅決點》,力圖逼其直言明確挺中共和港府。有特異功能的“明眼人”們,還從這些廣告詞中找到了幾個版本的“藏頭”、“藏尾”之意,甚至匪夷所思地找到了隱藏在其中的“八九六四”讖語,這大概都是一廂情願的無稽之談吧。

為此李嘉誠又專門以中、英文發表“解讀”稱:“‘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今日香港,要停止暴力,堅守法治。時間的長河看不到盡頭,人生的路走不回頭。他的心聲: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大家一定要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對‘一國兩制’,以謙和而珍之。”卻依然語焉不詳,猶如算命解卦的鐵嘴們卦筒里的簽語,八面玲瓏,既可解出人話,亦可解出鬼語,可見其城府之深。

雖如此,但只要細究此典的歷史背景,仍不難推出其八字之後的真實意圖。顯而易見當年的李氏子弟,被其母后視為“黃台之瓜”一摘再摘,眼見就要剩下瓜盡的孤藤,典中譴責的這個罪惡昭著“摘瓜人”自是武氏無疑。一手遮天的中共,就是當今再世的武皇,當之無愧的“摘瓜人”。從九七年接手起,他們折騰香港就沒有消停過。尤其是2012年一尊登大寶後,更是變本加厲,做出“加強對港全面管制權決策”,視《香港特區基本法》為棄履,頻頻插手香港事務,強姦民意,粗暴野蠻地干涉、操縱、以致開始包攬特區所有行政權,甚至用流氓黑社會手法,越境綁架港民到中共央視認罪。他們粗野地一摘再摘,已摘去了香港“黃台”上選舉、立法、司法、教育等所有的“瓜”,又伸出黑手要摘“逃犯引渡”這個枯藤上的最後一個孤“瓜”,這才引發了香港民眾的激烈反抗。

作為精明的商人,李嘉誠雖早已“跑”了,而且跑到遠離是非的凈土,已置身於政治風險之外,本可心安理得地不再去趟這灘渾水。如果他還有良知,還有正義之心,原本應該旗幟鮮明地支持香港民眾的民主抗爭運動,對中共的暴政說不。但商人就是商人,在商言商,利字當頭,作為一個曾和中共有千絲萬縷糾纏,依靠封建獨裁權力的呵護賺得盆滿缽滿的“愛國商人”,卻還不想完全切斷與中共和港府的聯繫紐帶。中共和港府雖已臭名昭著,惡行彰顯,成了當今世界上的過街老鼠,但這在攀附政治,險中求財的商人們眼裡,卻猶如臭豆腐,聞起來臭,吃起來香。山不轉路轉,也許某天,這個極權還會再向李氏伸出橄欖枝,李某人和他的家族,還也要仰仗這個紐帶來為自己的商業金融帝國增磚添瓦,再造輝煌。撕破了臉就要承擔後果,就絕了自己的後路,就會被封殺,成為狙擊和圍堵的目標,老謀深算的李首富斷然不會如此幼稚和弱智。

大概他也不想完全賣身於中共,而像華為的任正非一樣被綁在中共的戰車上,言聽計從成為傀儡,被西方國家圍追堵截,這同樣會斷了財路。也許他也還不忍傷害香港這個養育了他,成就了他的熱土、黎民,公然助紂為虐,橫加指責而殘忍地傷害他們。於是只能模稜兩可地打打太極,讓雙方都認為是在支持自己,譴責對方,這也正是他的高明之處。看來他神機妙算的商業頭腦和和精明絕倫的算計操刀,絕不是浪得虛名,不佩服都不行。

坊間又有傳聞稱,中共當局目前並不急於撕毀“一國兩制”協議而直接管轄香港,這並非為了香港民眾的自由、民主福祉,而是關乎權貴富豪們的直接經濟利益。香港如今已成了左右紅色王朝的權貴們掠奪民脂民膏、侵吞國有資產和洗錢的基地,眾所周知的“香港中央結算公司”就是專為他們斂財的白手套。權貴們要持股、炒股又不願暴露身份,在維爾京群島註冊又怕被黑吃黑,藏在瑞士的銀行也已不是完全之計。於是利用香港的獨特經濟地位和優勢,以中央名義成立這家可直接掌控的公司,各路鬼神不敢打劫,港府雖有法度哪敢過問,這樣幾大家族和各個權貴們的不義之財就猶如進了層層設防和加密的保險柜。這個“結算公司”是許多國內上市公司,特別是大型公司和跨國公司的大股東,其持股市值高達幾萬億之巨,而持有人皆是無名之輩的“白手套”,從中竟找不到任何中共權貴和名門望族們的蛛絲馬跡。據聞有個叫劉娟的計程車司機之女一人竟持4億股,市值高達600億。

目前香港已執大陸金融之牛耳,前四大銀行業已被這個“結算公司”掏空,決定國內股市漲跌生死的主力資金皆出於此。因而有識之士認為,以上述現狀來看,為權貴家族的利益,中共極權可能會投鼠忌器,因而香港事件的前景不是立即收回施行“一制”,而是繼續“兩制”,而且可能是更加寬鬆的“兩制”。也許這就是香港民主運動能持續如此之久、規模如此之大、衝突如此慘烈,能如此“有恃無恐”,弛張自如,而中共竟不敢公然血腥鎮壓的底氣所在,中共權貴們的“財神”成了被綁架的人質。

近日又有消息指出,由北戴河會議剛返回北京,一尊馬上“急令一個由中南海御用團隊和核心智囊組成的特別小組趕赴香港,向中聯辦和駐港部隊及特區政府,秘密轉達北戴河會議上‘中南海已達成共識暫時按兵不動’的最新指示”。於是18日香港170萬人的大集會中,警方有所收斂,首次沒有向示威人群開槍和施放催淚瓦斯。這條消息似乎也在印證著上述傳聞的可能性。不過這終究是一家之言,姑妄聽之罷了。

但更可能的卻是,隨著對民主運動打壓的逐步升級,香港目前的局勢不容樂觀,中共當局大兵壓境,五百多輛軍車集結在離港十分鐘處,虎視眈眈地張開了血盆大口。中共雖可隨時坦克開道,大兵入境香港,瞬間血腥鎮壓、將香港的民主運動推入血泊中。可以完全撕毀“一國兩制”和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可以冒天下大不韙而“摘絕抱蔓歸”,立即將香港收回置於其極權獨裁統治之下,成為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即便如此又如何,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他們豈能撲滅包括大陸在內的日益覺醒的民眾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抗爭烈焰,豈能摘盡所有自由、民主的普世之瓜。香港民眾今日的英勇抗爭,就是明日大陸民眾的榜樣,香港民眾爭取自由民主的火種,必將燒遍大陸城鄉的每一個角落,徹底埋葬中共這個最後的極權獨裁封建王朝。君記否,當年如日中天的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就是在民眾持續不斷的反抗示威中逐漸瓦解而最後轟然倒塌的。

2019年8月18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