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人權高於主權」是如何成為國際共識的

來源:麻辣社區四川第一網路社區

1994年,非洲國家盧安達國內的胡圖族和圖西族之間發生大規模衝突,最後發展為兩個部族之間的互相殘殺,那一場殘殺導致了至少100萬無辜的人死亡。當時美國和歐美其它國家準備及時派兵干預,但中俄兩國以所謂“不干涉他國內政”為借口,在聯合國強力阻撓美國的行為,致使該項人權救助行動在聯合國流產,結果國際社會眼睜睜地看著盧安達兩個部族之間在大約1個月左右的時間內,互相用砍刀、棍棒、石頭、獵槍等野蠻手段互相殘殺,直到這場原始而野蠻的殘殺結束,盧安達國內多達100多萬人被殺害。

盧安達兩個部族之間野蠻血腥屠殺的音像資料及調查情況等眾多鐵證被公布後,各國舉世震驚,正是這一場人類社會前所未有的慘烈大屠殺,才在國際社會徹底改變了某些國家長期頑固堅持的所謂“主權高於人權”的荒唐說法,聯合國及美國和西方國家因為沒有及時制止這場大屠殺,遭到了國際社會最強烈的批評,中俄兩國面對如此野蠻的大屠殺更是啞口無言,再也無法以“主權高於人權”為自己國內的非法鎮壓辯護了。自此,“人權高於主權”的在國際社會成為主流並得到廣泛認可,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在聯合國響亮地提出“今天再讀聯合國憲章,我們比以前更加意識到,其目的是保護個體的人類,而不是保護踐踏他們的主權國家”,因此,聯合國憲章關於主權不可侵犯的前提,是這種主權必須為保護本國的人權服務,當主權成為統治者破壞和踐踏人權的工具時,聯合國憲章對主權的保障便不再有效。安南還有針對性地對某些國家不點名地指出“從今以後,任何一個國家和政府,都無權躲在國家主權後面侵犯人權”。

1994年聯合國在坦尚尼亞的阿魯沙成立盧安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審判高級政府官員或軍人。盧安達政府則負責審判較低層級的領導人或平民。聯合國大會於2003年12月23日宣布將每年的4月7日定為“反思盧安達大屠殺國際日”。

2004年3月26日,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的“盧安達大屠殺1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講話,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防止盧安達大屠殺事件重演。同年4月7日,盧安達舉行盧安達大屠殺10周年的全國性紀念活動,以哀悼大屠殺遇難者。

反思盧安達大屠殺以及之前人類社會多次發生的戰爭,諸如兩次世界大戰、紅色高棉大屠殺等,各國普遍認識到,作為人類,應該善待人類社會自己,把人的權益看得高於一切並努力加以維護,道理很簡單,這個世界上如果沒有了人,其它的所謂主權、名譽、財富都會變得毫無意義,因此,不管是人與人之間還是種族之間、國家之間,有問題、有矛盾都應該通過談判、協商、選舉等民主和平的方式來解決,而不應該以野蠻粗暴地除掉對方的方式來解決,那樣是人類社會對自身的踐踏、侮辱和自我消滅,是不應該出現的,也是不允許出現的。

中俄兩國從那以後在國際上就基本沒有再提“主權高於人權”了,當然在國內還會偶爾以“主權高於人權”來給那些“愛國賊”洗腦。柯林頓總統覺得因有沒有及時出兵干預,自己對盧安達100多萬人的死亡負有道義上的責任,曾多次向死去的無辜平民表達懺悔和流淚。

以下圖片是安南在盧安達大屠殺事件後有關人權問題的講話,有一篇文章的標題是《安南重提人權高於主權》,記住“重提”這個關鍵詞,意思是安南多次提出“人權高於主權”。因為中俄兩國以“不干涉內政”為借口強力阻撓美國和西方派兵干預,才導致了盧安達100多萬無辜平民被野蠻血腥殺害,面對目瞪口呆和血腥的現實以及國際社會排山倒海的輿論譴責,中俄兩國猶如過街老鼠,再也不好意思提“主權高於人權”了。對國際上有關“人權高於主權”的強大輿論,當然也不好意思在自己的主流媒體上向國內人民如實宣傳,於是只好放在不顯眼的版面,當時《參考消息》不好意思放在第1版而放在了第2版。因主流媒體對很多真相的故意掩蓋,國內絕大多數民眾對1994年以來國際社會已經從“主權高於人權”轉變到“人權高於主權”的原因和過程並不完全了解,至今還經常做著被人販子賣了卻幫著人販子數錢的傻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麻辣社區四川第一網路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