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著名導演 > 正文

自私的張藝謀:為鞏俐棄妻女卻8年不婚

“我其實很想拍一部科幻片,只是苦於沒有比較好的劇本,一直沒能如願”,在2019年8月8日《對話·寓言2047》的發布會現場張藝謀如是說道。

作為中國第五代導演代表人之一的張藝謀,屢次獲得了各大國際電影節獎項,還擊敗了12個團隊成為北京奧運會總導演。面對如今祖國影視業蓬勃發展下新生代的不斷湧現,他表示十分喜悅,這激發了他對於作品創造的熱情。

而很多人只看到了張藝謀兢兢業業的譜寫藝術人生,卻不知曉他竟會為“小三”棄糟糠之妻於不顧,後又因一己之見丟下了共度八年時光的伴侶。對感情,他其實是個偏私的個人主義者。

事業

張藝謀出生於陝西西安,因為父親張秉鈞是國民黨軍官,1968年張藝謀初中還沒畢業就被派往陝西乾縣農村插隊勞動。

那時的張藝謀年輕力壯,隊里最臟累重的活他都一併攬下,“我就是喜歡做那些出大力、時間短、工分高、工效快的活”。隊里牲畜太少,張藝謀就當起了人力架子車。

因為不喜與人交流,張藝謀唯一解悶的事情就是畫畫。他喜歡將漫山遍野的景色描繪下來,有時也會畫些人物肖像。無論哪種他都會一遍遍修改,旁人說已經很不錯的作品他仍會不斷將其完善,張藝謀好像天生喜歡和自己較勁。

上世紀60年代,“農業學大寨”轟轟烈烈的進行著,張藝謀被派往了武則天陵後的大北溝修水庫。

正是寒風刺骨的冬天,眾人休息時開玩笑打賭“敢去水裡游一游的人就是英雄”,只有接二連三的應和聲,卻沒人敢向前走一步。旁邊的民工看向張藝謀說:“你敢試一下身手嗎?”周遭的人也跟著一起湊熱鬧,“這怎麼敢試試,他不可能的”,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本就不服輸的張藝謀聽到這些話覺得大家是在嘲諷自己,為了爭這口氣,他當即脫下外套縱身跳進了水中。然而許久沒有動靜,眾人正焦慮萬分時他從水裡伸出頭來,大家紛紛為他鼓掌喝彩。

三年的插隊生活結束,張藝謀被招入了咸陽國棉八廠。他本想著進入工廠後能做宣傳幹事,但家庭成分一直影響著他,不僅沒能成為幹事,就連入團連續申請了七年也沒能成功。

時間久了,張藝謀的心思也不在這了。他漸漸的迷上了攝影,在自學抄錄了十幾本筆記後,張藝謀下定決心要買一台相機。

收入薄弱的他為了湊夠錢甚至去賣了血,五個月以後,張藝謀擁有了一台海鷗牌相機。

不得不說,張藝謀是有才華的,他拍的照片構圖色調都很有想法,受到了廠里人的一致認可,被人們稱為“大才子”。

1977年,高考恢復。張藝謀心裡雖然非常嚮往想要報考北影,但因超過了22歲年齡限制猶豫不決。

看著報名處的人絡繹不絕,張藝謀鼓足勇氣將攝影作品交了上去,不言而喻老師們對此誇讚不已,但在得知張藝謀年齡時又無人做聲了。

張藝謀東奔西走找了很多人,輾轉多次終於將自己的求學信和精挑細選的照片遞給了文化部部長黃鎮手裡,隨後黃鎮回復道:“我看了實在高興,他的作品很有水平,應加緊培養,可以作為特殊問題,叫進修生或其他適當名義,允他入學深造”。

儘管黃鎮鼎力支持,但學院還是不願破例,出於無奈,文化部又進行了二次發函,幾番周折,張藝謀才得以進入北京電影學院。

初到北影的張藝謀,陳凱歌形容他“貌不驚人,中等身材,走起路來挺沉重,衣帽平常,在人群中顯不出來”。不僅如此,張藝謀引以為傲的攝影技術在同班中也顯得尤為拙劣,於是張藝謀將自己的一切精力投入到學習中去。

課餘時間,張藝謀一直呆在圖書館裡也因此成為了全學院借書最多的人,甚至在電影院看電影的時候他也總是帶著書本,每一個不理解的鏡頭都記錄在筆記本上回去分析。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四年的大學時光很快過去了,畢業後張藝謀被分配到了廣西電影製片廠。

1984年張藝謀首次擔任《一個和八個》攝影師一舉獲得了中國電影優秀攝影獎。隨後拍攝的《黃土地》更是奪得法國南特三大洲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獎。

自1988年導演處女座《紅高粱》開始,張藝謀正式開啟了自己的人生新篇章。《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部部好評如潮。

一部《活著》更是被譽為史詩級作品。

張藝謀開始被家喻戶曉,成為了第五代導演的領軍人物,而他更為精彩的不是事業的發展,卻是感情的多變,對愛情,他卻是迥乎不同變得以自我為準則。

感情

張藝謀在陝西乾縣農村插隊時與自己的第一任妻子肖華相戀了,插隊結束後肖華分配到了距離張藝謀很遠的工廠,但是距離並未阻礙兩人,肖華一有時間便來給張藝謀洗衣服做飯。

而彼時的張藝謀也是十分珍惜肖華,廠里很多人都給這位才華橫溢的小年輕介紹對象,張藝謀都一一回絕了,“肖華對我這麼好我不能辜負她”。

而肖華的父親當時是反對兩人在一起的,並且同時還有幾位男生在追求肖華,張藝謀苦思冥想為肖華寫了40多頁的情書,去郵局寄信件時,竟因重量太大只能改為包裹。

1979年,兩人終於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時張藝謀剛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出來工作,他每次出差都會給肖華準備禮物。不久,兩人的女兒張末出生,劇組的人說當時在片場忙於拍攝的張藝謀在得知消息後激動的跳了起來。

而隨著事業的節節高升,張藝謀變得自私起來,他不再像以前一樣凡事考慮肖華,而是以自己的個人感受為首。工作日益繁忙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哪怕有閑暇時間張藝謀也是留在片場。

一部《紅高粱》使張藝謀徹底聲名鵲起,他與肖華的婚姻卻也就此而終。

後來在採訪中肖華說道,在1987年《紅高粱》拍攝結束後,她在張藝謀的衣兜里看見了一封信,信的開頭就是:“你走了,把我的心也帶走了”。而署名則是鞏俐。

傳言張藝謀覺得自己與肖華事業發展軌跡大不相同,失去了共同語言。肖華為此低聲下氣挽留張藝謀,但張藝謀的心已然不在她這裡了,他還曾告訴肖華希望她不要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別人,否則兩人就會變成仇人,而張藝謀終究拋家棄女選擇了和自己同樣身處演藝圈的鞏俐。

1989年,張藝謀與鞏俐的戀情曝光,兩人主演了《古今大戰秦俑情》。在香港時張藝謀經歷了一次車禍,骨折進入醫院後,鞏俐一直陪在身旁。隨後兩人公開表示了“在一起”的決心。

戀愛期間,鞏俐多次提出希望能夠和張藝謀早日成婚,而張藝謀總是找理由推脫。鞏俐母親曾透露在《搖啊搖,搖到外婆橋》拍攝時期,鞏俐的二哥找到了張藝謀希望說清楚張藝謀到底是否有意願和鞏俐結婚,張藝謀直言“結婚不就是一張紙嗎,為什麼非要看重這張紙”?

而張藝謀遲遲不肯與鞏俐完婚,是因為個人主義者的他認為鞏俐此時已是國際巨星,為他退隱洗手作羹湯實在為難,不能十年如一日的在背後默默支持,他是無法接受的。

總之,兩人在拍攝結束後,結束了8年的戀愛長跑各奔東西了。

這段感情結束後張藝謀一直處於空窗期。2013年5月“導演張藝謀超生”突然將張藝謀推往風口浪尖,媒體爭先恐後調查報道,張藝謀竟在早年已與陳婷登記結婚,而兩人那時已有了三個孩子,這使外界瞠目結舌。

時間久了,才有報道說陳婷19歲時認識了張藝謀,正是花一樣的年紀,陳婷卻果斷決定放棄一切做張藝謀身後的女人,甚至心甘情願向外界隱瞞一切,這與此前非要一場婚禮的鞏俐大相徑庭,陳婷了解張藝謀是何許人所以將自己卑微到了塵土裡,張藝謀定然也不會再拒絕了。

結語

在《秦國人》里陳凱歌這樣說道:“西望長安綉成堆。張藝謀是從那裡走出來的後生。不是因為名字,而是他打了實在的主意,為藝謀,不為稻梁謀。為這,他拿著用血換來的相機去物華天寶的秦地。曾經十次登臨華岳的張藝謀,遠望天地人煙,想到更多的怕是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萬家憂樂吧。”

三分愛人,七分愛己。歸根究底,張藝謀也只是個普通人罷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蓋飯人物ThePeopl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著名導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