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中梵協議後教廷屬意人選首獲祝聖 宗教人士批仍由中共主導

內蒙集寧主教姚順(中)的祝聖禮於2019年8月26日舉行。這是中梵協議一年後首個中國主教祝聖禮。(中國天主教官網)

2019年8月26日,內蒙集寧主教姚順(中)的祝聖儀式。(中國天主教官網)

2019年8月26日,內蒙集寧教區為中國天主教重地,約有十萬教友,此次參加姚順祝聖禮的神父逾百位。(天亞網)

2019年8月26日,神職人員在背景標語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集寧主教堂參加內蒙集寧主教姚順祝聖禮。(信德網)

內蒙古自治區神父姚順,4月在大陸當局允許的等額選舉中獲選後,內蒙集寧教區舉行姚順的主教祝聖禮。據悉姚順是羅馬教廷多年前屬意認定的主教,梵蒂岡認為擴大對中國主教人事權的影響力,有輿論指是中梵協議後中方作出讓步,但宗教人士認為,依然是大陸當局主導。(吳亦桐/劉少風報道)

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和天亞社等周一(26日)報道,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神父姚順,在集寧教區主教座堂獲祝聖為主教。這是羅馬教廷與中國在去年9月22日簽署《中梵臨時協議》後,中國首次舉行主教祝聖。有關的協議涉及天主教主教任命權的問題,雙方都沒有公開協議內容。

梵蒂岡的幾位專家表示,根據該協議,中國政府承認的主教需由教宗任命。而姚順的祝聖,可能是《中梵臨時協議》協商機制的成果。

而梵蒂岡媒體也傾向認為,姚順是在《中梵臨時協議》簽署多年之前,獲羅馬教廷認可的人選,今次祝聖顯示教廷積極擴大對中國天主教人事方面的影響力。

集寧是中國天主教重地,現時約有10萬教友,占內蒙古全部天主教徒的一半。在這裡舉行的姚順祝聖禮非常盛大,逾100名神父、神職人員和1200多名教友參禮。

儀式中宣讀中國天主教主教團於8月12日發出的批准書,強調中國方面的主控權,指姚順在4月9日教區的主教選舉會議上,「根據聖教會選舉主教的傳統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規定,當選教區主教。經審核選舉有效,現予以正式批准,人選並已獲教宗同意」。

集寧前任主教劉世功在2017年中病逝後,教廷屬意的姚順一直未獲中國政府批准,據稱中梵多次協商,今年4月中國政府同意以等額選舉方式,讓教廷認可的姚順和陝西漢中神父胥紅偉出線。

本台多方聯繫集寧主教堂未獲回應,而羅馬教宗公關顧問、耶穌會期刊主編斯帕達洛(Antonio Spadaro)在社交網發文慶祝,顯示羅馬教廷對今次祝聖持滿意態度。

美國舊金山華人牧師劉貽對本台表示,這並不是羅馬教廷對中國主教人事任命有主導權的表現,相反中國政府才是主導一方。早前大陸當局派出紅色主教參加世界主教大會,羅馬教廷接受這些早前被處罰的神職人員。而羅馬祝聖過的很多地下主教,依然受到軟禁、監控等逼害。

劉貽說:自從方濟各教宗上任以來,就是妥協、退讓,一定要等到中國政府同意才正式地給他祝聖主教,也就看到教廷在這方面是沒有主導權的。中國政府把那些主教人選交到羅馬教廷手裡,都是中國政府同意的,那麼這些人必然是聽共產黨的話的,教廷就像全國人大,就是共產黨說甚麼他就舉手表示同意。

劉貽指儘管姚順是資深天主教神職人員,但看其履歷,依然是橫跨愛國教會與天主教團。加入愛國教會才是姚順成為主教的先決條件。

參考此前在2012當選為上海天主教助理主教的馬達欽在祝聖典禮上,宣布不再擔任愛國會的任何職務,結果他當天下午即告失蹤。

劉貽說:在中國你要被任命為公開活動的主教,肯定都要加入愛國會的,加入愛國會後很多人的信仰狀態就發生改變了,學習習近平的社會主義價值觀、唱紅歌……。

德國的台灣裔牧師成世光對本台表示,不能忽略中方新聞里強調的中方批准,這應該是中梵協議最重要的部分,他呼籲羅馬方面公開協議內容。

成世光說:在去年的中梵臨時協議,強調了教宗對中國的主教有任命權,但是它的具體協議卻諱莫如深,所以這宗任命案至少是我們可以觀察的第一個樣本,我們看到教宗的任命權力而是一個附帶地位。

現年54歲的姚順為漢族,內蒙古烏蘭察布市人,畢業於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並留校任教,後留學美國,回國後,繼續在中國天主教神哲學院教授禮儀課。官方簡歷還顯示姚順兼任中國天主教「一會一團」禮儀式委員會執行秘書,2010年回到集寧教區協助劉世功主教工作。同年底開始擔任內蒙古自治區天主教教務委員會副主任,烏蘭察布市天主教「兩會」主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