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恩來1944年演講憲政:人民最迫切需要自由

周恩來說「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發表主張的自由呢?」

1939年8月,周恩來赴蘇之前與劉少奇合影

在延安各界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會演說詞

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二日

·周恩來·

我們今天紀念孫中山先生,講到他的遺囑,真是無限感慨。遺囑中說,國民革命的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我們知道,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必須對外獨立,對內民主。可是孫先生已經逝世十九年了,這個目的,還沒達到。抗戰本是求民族獨立的,但時間快近七年,全國離反攻的真正準備還遠。民國本是應該實行民主的,但國民黨執政已經十八年了,至今還沒實行民主。這不能不說是國家最大的損失。我黨毛澤東同志老早就說過:“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這個道理,現在全國人民都了解,所以各地人民的憲政運動,都一致嚷出:要實施憲政,就要先給人民以民主自由;有了民主自由,抗戰的力量就會源源不絕的從人民中間湧現出來,那反攻的準備,才能真正進行。

…………

各方面正在討論這一憲政問題,我們很同意許多方面的意見,我們認為欲實行憲政,必須先實行憲政的先決條件。我們認為最重要的先決條件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發表主張的自由呢?孫中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是有發言權。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

關於時間問題,我們也一向主張應在抗戰期間召開國民大會,實施憲政。照我們經驗,在敵後那樣艱苦的環境中,人民尚能進行普選,討論國事,選舉抗日政府,實行地方自治,那有大後方不能實行民選和自治的道理?因此,一切問題都看執政的國民黨有沒有決心和誠意實施憲政,如果有,就應該在抗戰期中提前實行。因為民主的動員是能最有力的準備反攻,取得抗戰勝利,而且從民主中,才能找到徹底解決國共關係的途徑。

——北京師範大學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第三冊

-------------------------------------------------------

周恩來談“憲政”

在提倡依法治國的今天,憲政仍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高層領導們在講話中,很少會去闡述這個問題。

國家應不應該實行憲政,實行憲政必須要有什麼條件。早在民國時期,周恩來就已作過回答,還有過十分精闢的分析。

1944年3月12日,是孫中山逝世19周年的忌日,延安各界召開隆重的紀念大會,周恩來代表中共中央發表“人民真有發言權的國家是真民國”的講話。周恩來在演說中,就國家實行憲政問題談了一些看法。

周恩來提出,欲實行憲政,必須先實行憲政的先決條件。先決條件中,最重要的有三個: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開放黨禁,三是實行地方自治。

周恩來認為,國民黨政府並沒有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人民也沒有討論憲政發表主張的自由。

他說,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很多,但目前全國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言論出版的自由。人民的住宅隨時可受非法搜查,人民的身體隨時可被非法逮捕,被秘密刑訊,被秘密處死,或被強迫集訓,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是被禁止,人民的言論出版受著極端的限制和檢查,這如何能保障人民有討論憲政發表主張的自由呢?孫中山先生曾說過:“現在中國號稱民國,要名符其實,必要這個國家真是以人民為主,要人民都能夠講話的,確是有發言權。這個情形,才是真民國。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國”(孫中山:《國民會議足以解決中國內亂》)。

針對開放黨禁與人民自治問題,周恩來認為,開放黨禁,就是要承認各抗日黨派在全國的合法地位,合法就是不要把各黨派看做“奸黨”“異黨”,不要限制與禁止他們一切不超出抗日民主範圍的活動,不要時時企圖消滅他們。有了前兩條的民主,地方自治才能真正實行。

何時開始實行憲政?周恩來認為,關於時間問題,我們也一向主張應在抗戰期間召開國民大會,實施憲政。照我們經驗,在敵後那樣艱苦的環境中,人民尚能進行普選,討論國事,選舉抗日政府,實行地方自治,那有大後方不能實行民選和自治的道理?因此,一切問題都看執政的國民黨有沒有決心和誠意實施憲政,如果有,就應該在抗戰期中提前實行。因為民主的動員是能最有力的準備反攻,取得抗戰勝利,而且從民主中,才能找到徹底解決國共關係的途徑。

如今六十四年過去了,周恩來所希望的那種憲政體制,想不到在台灣地區率先得以實現,這確實使我們感到十分地意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