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李南央:爭奪李銳日記的法庭技倆與奴才們

——就《李銳日記》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7:當奴才、還是做人

此文只代表本人立場,與胡佛研究所無關

8月24日從女兒家回到灣區自己的家,翌日中午,掐著美國聯邦快遞營業部周日開門的點兒,取回存放在那裡的舊金山中領館8月13日發出的快件。本以為會是7月25日二次開庭的判決結果,打開一看,卻是通知我10月14日上午9:30出庭的傳票。(附件一)

6月25日的開庭情況,我在“跟進6”中已敘述過了;7月25日開庭是怎麼回事,因知之甚少,沒有寫“跟進”介紹。那天,據我了解,美國胡佛研究所委託的中國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首先發言:

我們在網上看到張玉珍有份公開聲明······

法官立即打斷:這個問題不歸你談,我只問你今天帶沒帶來胡佛研究所的委託書?

(6月25日開庭時,該所律師向法庭出示的是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委託書,審判長認為張玉珍起訴案“第三人”是胡佛研究所不是斯坦福大學,該事務所律師不具代表資格,令其回去辦理胡佛的委託書於7月25日交遞法庭。)

律師回答:沒有。

法官即說:你給我出去。

胡佛研究所隸屬於斯坦福大學,不具獨立法人資格,故由斯坦福大學出具委託書,此點6月25日受託律師已向法庭說明。很顯然,合議庭拒絕取信,並以此為借口將胡佛所委託的中國律師逐出法庭,就此避開與已在美國為保衛館藏對張玉珍提起反訴、態度強硬的胡佛研究所交鋒。此一次開庭傳票只發李南央一人,單挑“軟柿子”捏,似乎挺聰明,其實合議庭的理屈心虛已然暴露無遺。

6月9日香港人第一次舉行“反送中”大遊行,迄今已經兩個多月了。我看到為了求得個人利益不受侵害的香港人,在無人領導的情況下集合在一起,其勢洶湧澎湃、其韌浪浪相推,不為中共在深圳集結待命的武力威懾所動,脊背挺立的偉岸令我感動無已。

反觀大陸:曾經的毛澤東,一人將黨、國、人民隨心所欲地玩於股掌之中;後繼的鄧小平一人說了就算,在奔騰的長江上立起三峽大壩將母親河攔腰截斷,調令本應抵禦外敵的國家軍隊的黨衛軍為一黨的私利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而今的習近平更是以一人雄赳赳氣昂昂的意志,欲將整個世界納入“習近平命運共同體”。這些中共黨魁何以能有如此的淫威,將偌大中國統治得鐵桶一般,如今又走向世界?要我說,是一茬接一茬的奴才們助紂為孽的結果。

“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是為實例。為“134”效力,爭奪李銳捐獻給美國胡佛研究所館藏的奴才們是:

1、張玉珍。一個享受著中共副部級醫療待遇,傾吞了亡夫所有遺產後仍想與中共勾兌出更大利益而心甘情願地當奴才的中共的草根。

2、張濤。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的審判長。一個智商足以看清原告張玉珍提供起訴證據的荒謬,及張玉珍所訴實為李銳生前捐贈的胡佛所館藏,西城法院並不具管轄權;卻充當為黨效力的奴才,盡失法官職業操守。

3、張金澎。一個被委託人從身後捅了一刀的人(自己正為張玉珍出庭的時辰,她卻那邊廂在網路上公開聲明:“與李南央打官司,並不是我的個人意願”、“事實上也並不存在我與李南央爭奪李銳遺產之事”),還要舔著傷口為捅刀子的人繼續賣力,去爭奪她聲明並不存爭奪意願的“李銳遺產”。張金澎十分珍惜2011年、2014年所獲北京市朝陽區律師優秀黨務工作者的“榮譽”,大概是他唾面自乾的原因吧。

4、 Huo Huijian。舊金山中領館於4月9日、5月7日、6月3日、8月13日,四次以領館聯繫人身份向我送達西城法院司法文書及收到回執應該寄達的通訊人。一個以行政部門官員身份摻和司法案件,失去外交官應有操守的人。

父親李銳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不當奴隸,更不當奴才——紀念胡耀邦》,內中有這樣一段話:“胡耀邦能在共產黨內出現,非常了不起,戰爭年代出來的人,服從慣了,更不容易了。他獨立思考,他不當奴隸,更不願意當奴才。”他在這篇文章中還說:“像胡喬木那樣的人,不當奴才不行啊!他願意當奴才,因為有好處。中國歷史上有很多這種人物。”

我以為,中國人若要看到憲政開張的曙光,首先要剷除“願意當奴才”的土壤。而中共副部級以上的官員、中國的法官、律師、駐外領使館的工作人員,更應該是首先不作奴才的人群。否則,習近平下台之後,換上來的人還會被新一茬胡喬木式的奴才們簇擁著,不繼續一黨專政/領袖專政,才有鬼呢!

就10月14日的開庭,我的法律顧問夏律師給張玉珍發了一封信,信中說:“如該份《聲明》是您目前的真實意願,還望您指示貴方律師,向西城區人民法院提出撤訴為盼。”(附件二)

且看張玉珍起訴李南央案中:享受副部級醫療待遇的張玉珍、審判長張濤、律師張金澎和舊金山中領館的Huo先生是選擇繼續作奴才,還是以香港人為榜樣,挺直起自己的脊背,“不當奴隸,更不當奴才”!

李南央

2019年8月28日

附件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