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凌曉輝:黨文化造成的羞恥感喪失

由於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污染和毒害,特別是中共通過大外宣計劃,向世界大量輸出其意識形態已經將世界染紅,被中共完全洗腦後的留學生的喪失了羞恥感後所表現出的無恥行為,正是給世界各國的提醒和警示:拋棄和遠離共產主義。

有市民舉起掛上政府無恥紙牌和貼滿便利貼的雨傘。(宋碧龍/大紀元)

近來在社交網路廣泛傳播著一個視頻:一位香港女孩高喊: Hong Kong stay strong!(香港保持強大),隨著她文弱的喊聲落下,一群中國大陸留學生以流氓腔集體回應:C.N.M.B!(這句話太髒了,只好用四個字母代替)。一個正常人看了這段視頻,特別是懂中文的人,或不懂中文但有人把意思翻譯給西方人知道後,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

澳大利亞南澳大學香港學生髮起支持香港示威者活動,期間發生了一些中國留學生闖入示威者人群,用流氓語言集體辱罵香港學生,其言語的低級、下流不堪入耳,令世人驚詫,甚至叫囂“留島不留人”;之後,多倫多又出現了插著五星旗的“法拉利”車隊,這群紅二代在集會現場還帶領眾留學生,對著香港留學生一遍遍高喊“窮x”。有網民憤怒地說:“這些糞坑裡爬出的蛆,應該讓他們回到糞坑裡去。”

在全世界所有的示威遊行活動中,很少聽到有過這樣集體性的對著公眾、對著全世界侮辱女性的聲音,而這個集體的聲音,來自從小受黨文化教育造成的野蠻、無恥、下作。

這就是被中共官媒反覆鼓勵和吹捧的,來自世界各地的,表面是由中國留學生學生會組織,實則由中共駐外機構控制的留學生團體的所謂“愛國活動”,因此有人把這種辱罵定義為“國罵”。

在世界各地,常常會看到有一些大陸留學生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低級下流的言語、行為向世界展示著一群他們失去羞恥感的無恥……

一、黨文化的無恥

黨文化是以“恨”為內在的情感驅動,以暴力為外在的表現形式,建立在無神論基礎上的共產主義暴力文化,在此稱為暴力的共產主義黨文化。

黨文化的核心和主要特徵是顛覆傳統文化、否定傳統道德觀念,建立與傳統文化和道德觀念相反的榮辱觀。而榮辱觀是人類道德的情感表現形式,是指人們對榮與辱的評價標準的價值確認。

當人有失體面時會感到羞恥。羞恥感是一種社會情緒,是當我們在別人面前丟臉時會產生的情緒。有學者認為:羞恥感是在你意識到未能達到自己的價值標準時產生的情感。

人的價值觀、道德觀決定了人的榮辱和羞恥感,而人類的道德來自於創造各自民族的神,人類對神的信仰決定了人的普世價值。羞恥感激勵人改善自己的行為,從而達到自己認定的價值標準。因此你只需要確定這是些正確的價值標準,也就決定了自己的榮辱和羞恥感。

為了使人類遵循道德標準生活,羞恥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幫助作用,因此當人喪失了羞恥感,也就意味著喪失了道德而變成無恥。

當然,在不同的社會與社會群體間,價值的標準會有些差別。羞恥感可以是普遍性人類經驗,但也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傳統文化,因為人類的傳統文化都是不同神傳給不同民族的,而不同民族的傳統道德幾乎是驚人的相同,所以由於傳統文化的核心是一致的,羞恥感也就極其的類似。那麼,中共在顛覆了人類傳統道德後,以黨文化教育和浸泡出的人,距離普遍性人類經驗和傳統東西方文化的羞恥感就相差遙遠,甚至完全相反。

簡而言之,黨文化將傳統道德建立起來的榮辱觀顛倒後,重新樹立了反人類的榮辱觀,被其毒害的民眾常常會表現出反人性的行為,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以恥為榮”。因此,黨文化便是共產主義的無恥文化。

其實,當今人類的許多社會亂像,特別是遠離普世價值和傳統文化的現象,導致了羞恥感的喪失,歸其緣由無不與共產主義的黨文化有無關。

二、黨教育出的流氓學生

過去幾日,世界多處地方,都有部分中國留學生組織起來,針對性地追擊支持香港的示威活動,他們的表達方式,令國際社會親身感受到富有“中國特色”的示威活動,而他們的發言內容,亦令國際社會更加了解到中國教育制度的真實狀況。

加拿大多倫多的港人聯盟和港加聯,聯合正式申請了警方的許可,舉辦一個和平的遊行,希望讓更多加拿大人知道香港目前發生的事。但據港加聯主席馮玉蘭說:“這些親共學生和個人用噪音,甚至肢體衝撞,來挑釁我們的一些參與者和組織者”。她表示:“這種行為,我們是零容忍的。因為在加拿大,每個人都有自由表達的權利。這種權利是非常神聖的。”“對於這種行為,我們強烈譴責。”

她說,這些人大喊示威者是暴徒,將香港人爭取自由及自治的行動描黑為分離主義行動。這種手法,中共在對付新疆、西藏,甚至國內很多維權運動中都使用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是中共習慣使用的伎倆”。

作家、詩人盛雪在現場對《大紀元》說:“我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前,一些華人和中國留學生就已經在多倫多召開過支持中共暴政的集會。”這些留學生“不是在使用言論自由權利,他們是在對抗言論自由權利,因為他們的背後是中共暴政。”

8月16日傍晚,為響應香港大專學界的呼籲,逾五百悉尼民眾在悉尼市中心的馬丁廣場(Martin Place)靜坐集會,與港人一起反警黑暴力,落實五大訴求。集會開始不久,數十位大陸留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來到現場大喊,試圖擾亂現場,被警察驅離至集會數十米開外的地方。

旅居澳洲布里斯本的香港人、香港留學生及其支持者於8月16日至18日連續三天舉辦活動,以支持香港正在進行的反送中和抗暴力黑警的行動。過程中雖然有個別大陸人試圖干擾,但在場的警方在很短時間內控制了局面,干擾的人很快被帶離現場。

三、西方意識到,中共已染紅普世價值

本月,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披露,一名中國留學生因參加了在昆士蘭大學舉行的“反送中”和支持香港民主的抗議活動後,中共當局“拜訪”了他在中國大陸的家人。

繼香港的緊張局勢空前加劇後,8月16日晚,數千名支持香港民主的抗議者和親中共的抗議者在澳洲首府城市發生了衝突。

最近那些大陸留學生表現的一系列反人性行為,不斷使西方世界意識到:西方的普世價值已經被中共輸出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染紅。

昆州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ker)表示,澳洲的大學正在與受外國影響的“領導力危機”做抗爭。“大學的管理者們不願意捍衛那些敢於公開反對北京、不支持中共的學生的權利。我們有正當理由詢問中共是如何在這些大學機構中擁有如此大的影響力的。”

悉尼聯邦議員沙馬(Dave Sharma)擔心,“一些大學變得有點過於依賴國際學生作為收入來源”,並且可能會更傾向於重視短期的經濟利益而非關注長期的國家安全。

“中國留學生正在了解我們的思維方式,並欣賞我們在這裡擁有的自由,這是件好事。”沙馬說,但同時“我們已經看到一些辯論和講座被關閉或被噤聲,因為它們不符合中國大陸的世界觀”。

維州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最近香港發生的動蕩已經讓人們把目光聚集到外國影響力對澳洲大學造成的風險。“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擔心外國干預澳洲大學的問題,這是渴求國際留學生的副產品,也是(有人)處心積慮、努力施加影響所造成的。”他說:“我們的大學必須明白,他們有義務確保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所信奉的價值觀在校園裡得到維護,包括言論自由、抗議的權利和學術自由。”

由於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污染和毒害,特別是中共通過大外宣計劃,向世界大量輸出其意識形態已經將世界染紅,被中共完全洗腦後的留學生的喪失了羞恥感後所表現出的無恥行為,正是給世界各國的提醒和警示:拋棄和遠離共產主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