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從演員到網紅 他用5200根筷子搭古建築模型 吸粉無數!

當過群演、斷過手指......他用5200根筷子搭古建築模型吸粉無數

一個月前,40歲的福建莆田仙游男子陳金捷紅了。

一則“福建男子用5200根筷子搭古建築模型:美輪美奐”消息,把這位昵稱“竹藝師兄”的莆田木工,推送上各個電視節目的社會版,人民日報微博也為他點贊。

“如果不是因為普通話不好,我可能早就出名了,不是現在。”陳金捷坐在一個門板做成的茶盤後面,慢悠悠地開泡一壺白茶,和慕名而來的中新社記者聊起作為網紅的小鎮生活。

陳金捷用5200根筷子搭的古建築模型。呂明攝

漲粉40萬一名演員到網紅的突然之變

陳金捷家在莆田市仙游縣榜頭鎮象塘村。他樣貌周正,身材“是同年紀的人當中唯一沒有肚子”的,因為他愛運動,每天都去鎮上小學打幾場籃球。也因此,10幾年前,陳金捷曾在上海一家影視基地混過群眾演員。

群演酬勞不高,陳金捷坦率地向中新社記者兜了底:一天不過20元(人民幣,下同),而多倒幾次地鐵,交通費就要十幾元。但演戲好玩,他手機里仍保留當年的視頻,他在一部抗日劇中即扮演警察又扮演一位站位比較靠後的記者。

陳金捷曾在抗日劇中飾演警察。截圖

“本來有句台詞的,就因為福建口音,被搶了,但拿到台詞的那位老兄,也發揮不好,老是cut。”陳金捷還有點耿耿於懷。

陳金捷成為網紅“非常突然”。幾個月前,他臨時起意,為了給女兒做個玩具,他用一次性筷子建構出一個六角玲瓏亭。

陳金捷為了給女兒做個玩具,他用一次性筷子建構古建築模型。呂明攝

從小桌子小椅子、羅漢床,到六角亭子,最終一座長1.3米、高45厘米的中國古典建築群落的巨制橫空出世。

這座被命名為“秋山雲居”的建築群模型,用5200根方便竹筷製成。飛檐勾角,亭台樓閣,水榭游廊,美輪美奐。

“秋山雲居”建築群模型,飛檐勾角,亭台樓閣,水榭游廊,美輪美奐。呂明攝

在主樓內部,一道竹梯蜿蜒而上,直登頂樓,屏風、桌椅,微縮版的傢具一應俱全。

“秋山雲居”建築群模型。呂明攝

各式門窗不但可開可關,窗棱樣式還繁複多變,即使是偏廳,有幾扇窗就有幾種樣式,精美絕倫。

各式門窗不但可開可關,窗棱樣式還繁複多變。呂明攝

尤其難得的是,陳金捷把古典傢具製作工藝的榫卯斗拱結構用到了竹筷上,不見一釘一鐵,穩重大氣。

“秋山雲居”建築群模型。呂明攝

陳金捷說,莆田木工要過的第一個技術關,就是“線條”。磨刀就那麼厚,而有時要開的曲線只有兩三厘米,“沒有捷徑,只有一遍遍地磨,都是笨功夫”,他說,線條柔不柔順不順,就在“不著急”。

“秋山雲居”建築群模型。呂明攝

“直接給我的抖音號漲了40多萬的粉。”陳金捷笑著說,古典情趣說來是“美”,也是“文化”,竹筷的材質,又顯得作品“親切,沒有距離,可以仿製”,因此擊中網友的心。

陳金捷的抖音賬號吸引超40萬粉絲關注

他後來轉戰快手,隔三差五把“秋山雲居”曬出來,“每次都是十幾萬的流量”

陳金捷在快手發布的“秋山雲居”。快手截圖

有人出價一萬五六,他不賣,但可以接受定製。他前後花了45天,沒有圖紙,“在百度上採風”,硬是憑自己對蘇州園林的熱愛,用自己的古典傢具工藝技術,做出了這個驚艷作品。

事實上,用筷子做原材料,這在仙游縣榜頭鎮的其他手藝人來說,是“萬萬沒想到”的。

15歲學手藝,右手手指頭被割掉兩截

從高速路口仙游出口出去,一路可見櫛比鱗次的紅木傢具、紅木小件作坊和門店,夾雜不少紅木原料場和小餐飲店。進入陳金捷家所在的榜頭鎮,街道狹窄,數百家佛珠店一家挨著一家,十分熱鬧。

資料圖:莆田傢具。蔡昊攝

仙游,是全國聞名的“中國古典工藝傢具之都”,也是全國最大的紅木集散地之一,產品佔中國紅木市場份額的60%以上,在世界紅木傢具和製品中的份額也超過一半。

資料圖:仙游古典傢具博覽城。蔡昊攝

陳金捷告訴記者,以海南黃花梨為例子,2004年海南黃花梨價格一斤五十幾塊錢,到了2009年,一斤600多元,2013年紅木木材價格瘋漲,達到3000多元一斤,而如今市面上,一斤上萬都不是稀奇事。

有趣的是,近年紅木小件異軍突起。

佛珠、筆筒、工藝筆、茶盤、果盤、首飾盒等各具特色的紅木小件,專攻大眾消費市場,中新社記者曾採訪過不少大學畢業生因為手串列情看漲,不乏年收入數百萬的。

資料圖:紅木小件。仙游工藝辦供圖

就在陳金捷家附近的村道上,不少只有20多平方米的佛珠工藝品小店,行情好的時候,一個月銷售額也是上百萬元計。“主要是料都是真的”,一位店主告訴記者,小件雖小,木料卻不乏花梨、紫檀、沉香、酸枝、崖柏、金絲楠等名貴木料,保值、典雅、時尚。

陳金捷也開過紅木小件門店。一位來自台灣的客人用一幅字和他換了幾個擺件,上面寫著“木香花語伴人生,快樂過一生”,懸掛在他的客廳里。

陳金捷用5200根筷子搭的古建築模型。呂明攝

這似乎成為陳金捷逼近不惑之年時期的座右銘。陳金捷15歲跟四位老木工學手藝,學了一年多,右手手指頭割掉兩截。“十個學藝九個傷,”陳金捷說,“這也沒什麼”,後來又繼續學了好幾年。

像他這樣的學木工的青年,榜頭鎮很多,“不讀書就要去學藝,不然要被父親罵死”。他們大多進入一些古典傢具大廠計件工作,一年收入也有十幾萬,一些特別有靈氣的,逐漸脫穎而出,成為藝術設計總監,但屬於鳳毛麟角。

陳金捷手傷後,隨父母到貴州打工,一去五年。至今還做得一手貴州菜,菜園子里也還種著“魚腥草”這種雲貴高原特有的“去火”之物。

經常有村民到他園子里揪兩棵去,但福建一般是煮湯用,陳金捷在淘寶上買來糟辣子炒魚腥草,在當地是絕對沒有市場的。他和一位堂兄成為象塘村有名的廚師,婚喪嫁娶擺酒席,少不了他,福建人不吃辣,“要是有時興起放點辣椒,絕對被一桌桌老人罵。”

木工青年的“浮生六記”

這幾年,陳金捷定居在榜頭老家。脫去煙火氣,和四十多萬網友粉絲心之所系古典意趣一脈相承的,是陳金捷養在陽台的數十盆盆景。“都是我去山上挖回來養的”,虯枝、假山、山石、碎米石、青苔,“點綴盆中花石,小景可以如畫,大景可以入神”(引自《浮生六記》)。

陳金捷搭的古建築模型。呂明攝

陳金捷從沒看過《浮生六記》,估計榜頭鎮絕大多數“木工”都沒看過。不過他們的興趣愛好與作者沈復都算得上有些異曲同工,樂於用大段大段的時間坐在案台前,經營手下的古典物件。

陳金捷喜歡清靜,一個人坐在這裡泡茶,聽一首古箏《高山流水》,泡一年都泡得了。一部蘇州園林的紀錄片,他第一次看就醉了,反反覆復不知看了多少次。

陳金捷搭的古建築模型。呂明攝

“每個藻井的紋樣、每個花廊的轉角,越看越感動。”陳金捷說,他記得一句話,生平多閱歷,胸中有邱壑,他認為這也是即使是在抖音、快手這樣的快餐文化平台,他的古典建築模型也能“一擊命中”內心的原因。

目前,已經有不少外省的文旅園區跟他聯繫,期望以他的竹藝技術,搭建實體,活化鄉村旅遊資源,福建省內也有高校希望他能為學生系統開設文創手作課程。

傳承數百年的莆田木雕工藝,在陳金捷的一個轉念間,探索出一個不需奢侈原料,同樣引發廣泛共鳴的方向,這或許是這位小鎮青年成為網紅的時代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