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長平:「坦克人」 三十年後的污名化

這是三十年之後一個巨大的變化:中國大陸國民教育進一步流氓化,去正義化,否認是非,拒絕道義,嘲笑勇氣,污名抗議。這並非因為三十年前的政權良知尚存,而是它還沒有像今天這樣遊刃有餘地利用各類媒體,擺布成功培育的惟命是從的億萬「肉雞」,企圖徹底摧毀人類的良知和正義。

“一名男子身著白襯衫和黑褲子,手裡拎著兩個購物袋。他盯著一輛坦克。另一名男子身著短褲和背心,手裡握著一把收起的傘。他逼視著一名拿槍指著他的警察。”《紐約時報》一篇報道的開頭寫道。它描述了兩張照片。第一張照片上,是三十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的“坦克人”;第二張照片上,是剛剛發生在香港的場面——8月25日,香港警察打出了反“送中”運動以來的第一發真槍實彈,對空鳴槍,一名男子迅速上前,雙膝跪地,張開手臂,阻止警察開槍,被警察踢翻在地,站起來再度對著槍口張開雙臂,被稱為香港“坦克人”。

勇敢的“坦克人”,人類文明的驕傲

還記得新世紀剛剛開始的某一天,我在法國巴黎遇見一場大型的戶外展覽,用照片展示二十世紀人類文明偉大成就。儘管今天中國還有大學教師因為對“四大發明”頌揚不夠而被停課,但是在相對論、青黴素和登月等二十世紀重大成就面前,中國人從小被培育的民族自尊心難免受傷。突然,天安門“坦克人”的巨幅照片出現在眼前。驚愕之餘,我很快明白:“坦克人”作為天安門運動的象徵,天安門運動作為全球結束冷戰的前驅,當然是二十世紀人類文明偉大成就之一。身為中國人,我為此感到驕傲。

香港“坦克人”也將成為反“送中”運動的象徵,而這場運動同樣是人類文明偉大成就之一。如果它屬於中國,中國人應該為此感到驕傲。但是,從中國的社交媒體上,你會得出相反的結論。這位勇士受到攻擊,被稱作“表演”。

如果表演是指做人們在日常生活不會做的事情的話,抗議活動本身就是表演,就是通過打破常規來表達意見。

還有官方背景的社交媒體造假,稱這位勇士剛剛還在扔磚頭,轉眼就跪求不要開槍。不要說這是無恥造假,即便是真的,一個憤怒的抗議者,不管他前一分鐘如何憤怒,能在警察真槍實彈的槍口下張開雙臂阻攔,無論他是跪著還是站著,都是無上英勇之士,這樣的“表演”,又何錯之有?

抑或是用“表演”來指他明明知道警察不會開槍,所以誇張搶鏡?在那種激烈的衝突情境中,警察已經鳴槍示警,誰能保證他不會扣動扳機,或者擦槍走火?

三十年前的“坦克人”,除了被官方有一次用來證明解放軍和平理性熱愛人民——參考香港中聯辦前主任張曉明言論:“讓你(泛民主派人士)活著就足以顯示國家的文明和包容”——之外,並沒有受到直接的人身攻擊。那一次利用大概讓中共自己都覺得太無恥,幾乎沒有再重複。我相信,當時的很多中國人,不管政治觀點如何,站在巴黎街頭那幅巨大的照片面前,都會對“坦克人”的勇氣充滿敬意。

美國警察會怎樣對待示威者和“坦克人”?

這是三十年之後一個巨大的變化:中國大陸國民教育進一步流氓化,去正義化,否認是非,拒絕道義,嘲笑勇氣,污名抗議。這並非因為三十年前的政權良知尚存,而是它還沒有像今天這樣遊刃有餘地利用各類媒體,擺布成功培育的惟命是從的億萬“肉雞”,企圖徹底摧毀人類的良知和正義。

這種去正義化教育的一大成果是,人們都學會了去掉事件的歷史背景和價值取向,“理性務實”地進行片面的事實比較。一個典型的提問方式就是:請問美國警察會怎樣對待示威者和“坦克人”?

在這裡,被故意忽略的前提是:請問美國人民是怎樣對待來自“祖國”和“同胞”的壓迫的呢?請問美國人民是怎樣反抗“送英”條例的呢?

1765年倫敦“中央政府”頒布《印花稅法》,遭到北美人民的強烈反對,“無代表不納稅”的口號震撼歷史。1766年,英國議會被迫廢除該法。

次年,英國議會又通過四項向殖民地徵稅的法案,總稱《唐森德法》。儘管議會比“全國人大”不知道要民主多少倍,但此法案遭到北美人民更加激烈的反抗,1770年被迫廢除。

不甘放棄控制權的英國政府,再於1774年通過《不可容忍法案》(Intolerable Acts,又稱強製法案)。其結果是,“美獨”分子發動暴力革命,贏得了美國獨立。

有人會說,那是兩百年前的歷史,請問今天紐約的警察會怎樣對待抗議者呢?

假如今天有個專制的“宗主國”要剝奪美國人民的普選權利,要威脅對抗議者進行軍事鎮壓,不管它和美國怎樣“同文同種”,我認為紐約的警察會和民眾站在一起反抗壓迫,你覺得呢?

三十年後的香港,所幸有了黃之鋒一代

三十年前,儘管沒有無所不在的社交媒體控制和動員,《人民日報》一篇“四二六”社論就法力無邊。這篇社論大概是歷史上最成功的污名之作,給參加運動的人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壓力,成為至今都不能解脫的魔咒。“動亂”之論一出,運動前期“反腐敗”、“新聞自由”、“政治民主”等政治口號紛紛讓路,要求摘去“動亂”帽子、戴上“愛國”桂冠,成為運動後期的主要訴求。

三十年後,儘管香港“坦克人”遭到人身攻擊,抗議者被警察放縱的黑社會暴力襲擊,反抗運動領袖遭受暗殺威脅、司法監控和判刑入獄,然而,香港所幸有了黃之鋒一代——他們為人類文明在本世紀留下的偉大成就之一就是抵制來自中共的國民教育。如此一來,“‘坦克人’是表演”、“美國警察怎樣對待抗議者”這類話語就成為中國大陸微信和微博之內的自我愚化和內部狂歡,中共擅長的污名社會運動策略,對香港反抗力量的影響比三十年前功力盡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