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北京七十年大慶逼近 香港鎮壓升級

隨著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紀念日的逼近,香港反送中運動如何終結日益成為北京的難題。面對在十一之前平息抗議的巨大壓力,香港當局加緊了鎮壓活動。就在昨天,黃之鋒等多名活動人士被逮捕,還有許多抗議者遭到蒙面人襲擊。當局同時宣布,禁止抗議者組織的831大遊行,違令者將被逮捕法辦。此前,林鄭月娥拒絕接受抗議民眾的五大訴求,並提出不排除動用“緊急法”來平息抗議活動。當局大肆抓捕,取消遊行,能否讓香港人乖乖就範?如果局勢激化當局實施緊急法,對香港將意味著什麼?

嘉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政論作家陳破空;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

隨著七十周年中共大慶的逼近,特區政府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在十一之前搞定香港。最新這一波逮捕和遊行禁令是不是這種壓力的結果?

紀碩鳴說逮捕和禁令應該是中共這一步策略的重點,因為北京要求十月一日之前要解決香港問題。要在十一前全部解決香港動亂按照現在的解決方式似乎不可能。現在北京是用的維穩方式,包括施壓等等都是想起到威懾作用。現在看來,用強壓的方式,要在是以前解決香港問題是不可能的。警方雖然取消了831遊行,民陣也說取消遊行,但是明天的形勢依然嚴峻。明天宗教團體要發起10萬人集會,按照香港法律,宗教團體是不需要警方的允許就可以進行遊行。還有香港市民說如果警方不同意,他們就“逛街”。但是目前看來,不管他們是上街還是逛街,都會被視為違法集結。

遊行禁令能否終結大規模遊行?還是會激化港人的敵意?抗議活動有可能在十一之前平息嗎?

楊建利說在一定程度上禁令可以控制遊行,但是不會消除。以後香港的抗議示威遊行都可能成為常態。在香港實施政治高壓,全面牽制政治表達空間,這是中共的既定目標。這個目標可能設定於幾年前,要提前結束一國兩制。只是香港反送中後,這個目標要提前實行了。中共就像通過抓人的白色恐怖,威懾民眾不敢上街。如果施壓不行,可能就會強力鎮壓。不管怎樣,十一是個大限。

一邊是中共的盛大慶典,一邊是香港的抗議,這對於中共形象的傷害如何?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2019年7月22日在香港舉行記者會。

陳破空說中共想要平息,卻不拿出行動。路透社報道林鄭月娥本來想要對五大訴求做出讓步,但被北京當局拒絕。這就說明北京方面對待貿易戰和香港都是一個態度,以不變應萬變,來左的不來右的,來硬的不來軟的,來封閉的不來開放的。這應驗了鄧小平的一句話,如果一個黨、一個國家,如果一切是教條主義,這個黨和政權的生命力就停止了。其實中共政權的生命力已經停止了。

路透社昨天在一個獨家報道中指出,林鄭月娥曾經向北京建議撤回逃犯條例,但是被北京駁回,而且北京還指示不能對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進行調查。

紀碩鳴說大家對這份報道應該心知肚明,所有港府宣布的內容,都來自於北京。大家都對此心照不宣,所有的抗議要求都是對著港府來的。現在港府要動用緊急法,在這個時候要把這件事公開化,是要告訴大家,所有的決定都是中央決定,不是林鄭月娥的決定。是不是要把禍水往北京推呢?港府有推卸責任的可能。

林鄭月娥拒絕接受五大訴求,又搬出“緊急法”。

楊建利說緊急法對北京和港府來說都是比較好的選擇,並且北京和港府的策略正在迅速向緊急法靠攏。第一,這是港英時期的法律,實行這個法律可以堵住國際社會的嘴;第二,不給外界造成北京直接干預的印象,這個法不需要通過立法會,只要和行政委員會溝通即可,最高量刑可達死刑。但是不論什麼法律,港民是不會被壓下去的。所以最後一招肯定是武力鎮壓。所以在今後的抗議中,一定會持續出現暴力,這就給中共實施緊急法提供口實。但是武力鎮壓和軍事鎮壓是兩回事,武力鎮壓的可能性還不能排除。

陳破空說這項港英條規是用來對付中共的,1920年代中共搞了省港大罷工,把香港搞成臭港,垃圾都沒人收,現在譏諷的是,中共要用這個條規來對付香港人。

紀碩鳴說按照基本法要共軍出兵和實行緊急法,最後的結果是一樣的。緊急法的限制空間很大,警察可以隨意搜查街上行走的人,身上有把刀都可以被認為是攻擊性武器,對媒體報道的審核審查也可治罪,這就是為了限制香港社會的自由。對這次香港抗議示威所爭取的訴求恰恰是對抗對立的,會使矛盾更加激化。所以最後還是會暴力鎮壓。現在不出兵就是投鼠忌器。這個法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用的。不然會毀掉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對話會是最好的辦法,但是林鄭月娥遲遲沒有搭建起來這個對話平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