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殺光香港人」的風險正在增加

——山雨欲來

香港六月風暴,親中陣營和警方稱黑衣示威人士為“曱甴”,也就是蟑螂,被指為散播仇恨言論。危機深化,大陸網民有稱要殺光香港狗。

喧罵鋪天蓋地,若有一日戒嚴而軍隊接管香港,輕則“二二八”事件重演香港版,因有“香港民族論”之出版,億萬大陸網民認為香港人人想港獨。巨大“民意”支持,不止“六四”,一旦美中大戰逼近,大陸民族危機加劇,已經煽動得差不多,香港將來發生“滅族”(Genocide)、即“殺光香港人”的風險,正在增加。

一七九二年九月,新成立的法國革命政權,遭到歐洲各國皇室軍隊圍攻,巴黎暴民將巴黎各監獄裡的幾千名囚犯,刀砍斧劈殺光,史稱“九月屠殺”。

一九五〇年,韓戰爆發,美軍登陸仁川,新中國政權大為緊張,即大舉殘殺地主和國民黨殘留的官兵,包括抗日名將和內戰時向共產黨投誠者,殺了超過四百萬。

且不說改朝換代時流寇張獻忠殺光四川人口。一百年來,土耳其殺滅亞美尼亞族、波布赤柬屠殺華僑和高棉知識小資階級、非洲盧安達多數的圖圖族屠殺少數的圖西族。到二〇五〇年,人口已經百億,人類隔代總有找一個借口屠殺異類的原始獸性衝動。不論是法西斯還是共產馬列,俱以民族或階級仇恨驅使。這一次,十三億中國人對他們認為七百萬正在謀獨立的香港人,形勢氣候的磁場,網路暴戾,又出現了這股苗頭。

哲學家維根斯坦說:許多人不能察覺災難的降臨,因為事物就在人的眼前發生。換言之,因為種種事物跡象,簡單而熟悉,才會被忽視。

一百年來由中東到遠東,由中亞到非洲,大規模的種族屠殺發生得太多,令西方文明社會也漸覺麻木,以致無人再在關鍵時候敲響警鐘。

一七五五年,里斯本大地震,死亡數萬人,其時歐洲處于思想啟蒙時代,知識分子對屍橫遍野的景象,大感震動。康德大慟,連寫三篇文章,講述地震災劫。伏爾泰和盧梭紛紛跟隨。歐洲各國徵求悼文,普魯士取消了幾個月之後的嘉年華。

那一年歌德六歲,歐洲人人在談論大地震,此一慘劇成為他初識人事窺世界的第一扇窗口。那是一個有情的世代,因為有感覺,所以悲哀,所以產生一代偉大的哲學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