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解放軍報》前女記者江林 談親眼所見六四屠殺

「救護車上有一個小夥子,他對我說你要抬起頭來,不要垂頭喪氣。他說我們沒有輸。他從兜里掏出一個衝鋒槍彈夾,他說這是他的戰利品,他在公安部門口受的傷,那些當兵的端起槍掃射,他一下就抓住槍,把槍舉到上面,那些子彈就沒有射向人群。他說他抓住槍的時候,另外一顆子彈打中了他的胳臂,他順勢就把彈夾拔出來了。你說那些人多勇敢啊。」

江林接受本台採訪談她親眼所見的六四屠殺(CK攝)

1989年,江林是中國《解放軍報》的一名記者。6月3日下午,江林在天安門廣場和醫院裡,目睹了六四屠殺的血腥一幕。30年來將痛苦記憶深埋心底的江林,終於鼓起勇氣向本台記者說出她所看到的一切。江林現在剛剛離開中國。

江林生長在軍人家庭,她的父親是解放軍高級將領。

6月3日下午江林出發前往天安門廣場,首先到她的朋友解放軍上將張愛萍的兒子張勝的家。張勝當時任總參謀部作戰部戰役局局長。晚飯後,張勝告訴江林,開槍了,江林便與張勝夫婦和他們的兒子張小亮騎自行車前往天安門廣場。

四人走到木樨地,就聽到槍聲;到了西單路口,他們遇上軍隊向天安門挺進。江林說:“老百姓不停的喊‘法西斯!’軍人就向著聲音(的方向)開槍,而且是用機關槍掃射。我們趴在地上,直到兵車開動,我們判斷通往天安門的路打通了。”

1989年六四事件,圖為平民傷亡。(六四檔案圖)

在木樨地,江林看到很多人拉著平板車,車上都是受傷的人,滿臉都是血,身上也都是血。她說:“看到這種情況,我們往天安門方向走,一邊走一邊流眼淚,一路上看到的太慘了。我們的父母都是部隊的,我們也在這個軍隊里服務,居然今天我們所服務的軍隊向老百姓開槍。心裡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非常非常難過。”

他們四人終於到了天安門城樓下,江林看到了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開槍的一幕,江林說:“從天安門的門洞看,一片火光,看到軍隊戰士鋼盔的剪影,槍聲大作,一直不斷。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被武警包圍了,不分三七二十一,上來就拿電警棍打我們,萬伏的高壓電警棍。”

1989年6月4日早晨,撤退中的學生隊伍在六部口遭到追來的坦克施放催淚彈攻擊。(六四檔案圖)

江林與張勝夫婦和兒子都嚴重受傷,張小亮失蹤,幾天後,張愛萍親自出去找孫子,才在中山公園拘押所里找到。當時,江林與張勝一家走散了,江林被一位外國記者開汽車送進協和醫院。

江林說:“跟我們同時到的還有一輛公共汽車,公共汽車司機一邊哭一邊喊,我的車上都是被打傷的傷員,醫生你們快點來。協和醫院急診室的地上全都是血。醫生對我說,你是最輕的,他們全部都是槍傷。護士對我說,沒看到這麼大面積的槍傷,我真的受不了。她說你看那邊都是被打死的人。後來有人說,醫生你們趕緊到天安門去救人,天安門死人太多了,醫生就說,你怎麼知道我們沒去救,我們的救護車都被打回來了。”

1989年六四事件,圖為平民傷亡。(六四檔案圖)

江林說,在協和醫院裡,除了急診室,體療室等地方也都躺滿人,一個挨著一個,沒有一點空間。所有傷員都不出聲,或者昏迷,或者已經死了。活著的人不敢說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單位,因為國安局在逐個人登記。到了六四清晨,送來的傷員更多,醫院只好把江林等傷勢較輕的傷員用救護車送到別處。

江林說:“救護車上有一個小夥子,他對我說你要抬起頭來,不要垂頭喪氣。他說我們沒有輸。他從兜里掏出一個衝鋒槍彈夾,他說這是他的戰利品,他在公安部門口受的傷,那些當兵的端起槍掃射,他一下就抓住槍,把槍舉到上面,那些子彈就沒有射向人群。他說他抓住槍的時候,另外一顆子彈打中了他的胳臂,他順勢就把彈夾拔出來了。你說那些人多勇敢啊。”

1989年6月4日早晨,六部口被坦克碾壓而死的學生屍體。(六四檔案圖)

六四後,江林遭到整肅,離開了軍報,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任何新聞單位都不能聘用她。

30年前,江林親眼看到軍隊不但在長安街、而且在天安門廣場開槍;她相信六四屠殺死亡人數很可能多達一萬人。30年來最折磨她的是不能將自己親眼所見的六四屠殺講出來。

江林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最後,表示:“30年是一個坎,因為一代人都不在了。但是大家要努力,如果誰都不提,那些人就覺得沒有壓力。這是共產黨最本質的傷疤,你把這個傷疤一揭露,共產黨就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