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76號魔窟的頭號魔鬼李士群是共產黨員

1926年,21歲的李士群轉學到上海大學社會系,同年秋天與葉吉卿結婚,當時他的主要興趣已經不在學業,而在政治上了。他的新婚妻子葉吉卿在李的影響下,也加入共產黨。當時共產黨正在培養自己的骨幹力量,選拔了一批精英去蘇聯受訓,能力極為突出的李士群就是其中之一。

李士群

1943年9月11日,在上海的一棟兼備森嚴的小樓中,汪偽政權特工領袖正在床上痛苦的翻滾。他全身大汗淋漓,汗水已經打濕了衣服甚至背子和床單,就像淋過大雨一樣。在出汗的同時,他還不斷大口嘔吐,同時劇烈腹瀉。曾經身材魁梧的一個男人,現在已經瘦弱的像一個木乃伊了。含著眼淚的妻子怒氣對著身邊的醫生大喊:你們都還是中國最有名的醫生,怎麼這麼沒用,都2天了,癥狀一點都沒有緩解。幾個醫生默然不語,最後一個上了年紀的醫生說:李夫人,不是我們無能,根據長官的癥狀,這並不是生病,而是中毒。這種毒不是化學毒物,而是細菌毒劑。現在不知道這是什麼細菌,就算知道了也不知道怎麼救治!我看這十有八九是日本人的毒劑,您是不是去找找日本人,看看有沒有辦法。

就在此時,那個翻滾的男人突然爬起來,去搶衛兵身上的手槍,他大叫到:我實在受不了啦,還是賞自己一個痛快吧。

他的妻子趕忙攔住他說:千萬不要這樣做啊!你如果一自殺,就隨了日本人的心意,他可以說是你自己受不了疾病的痛苦自己尋死的。

這個男人頹然倒下,痛苦的說:死,我倒是不怕,我只是不服氣啊。沒想到我給日本人做了這麼多年的鷹犬,現在居然死在他們手中。真是不值得,我真是死不瞑目啊!

這個男人放棄了自殺的念頭,幾個小時後就死在家中的床上。死時他全身體液已經排空,屍體僅有猴子那麼大小,死狀極為恐怖。

在這個男人死後,汪偽政權發表聲明說:特工總部主任、警政部部長、江蘇省主席李士群先生,今日因病不幸逝世。

不錯,這個男人就是臭名昭著的汪偽政權特工組織76號領袖,大名鼎鼎的李士群。

共產黨最優秀的特工

李士群原名李萃,1905年出生於中國浙江遂昌。李士群幼年喪父,依靠母親種田將他撫養長大。

浙江農村在民國時期還是很保守的,很少有女人下田干農活。李士群的母親為了李士群同他妹妹的生活和教育,毅然下地干起繁重的體力活。她通過艱苦的勞作,讓兩個孩子都上了幾年私塾,也算做了一個母親所能做的一切。

家中十幾年的赤貧生活,對李士群的一生影響極大,也堅定了他一定要出人頭地的想法。

十幾歲的時候,李士群實在不忍心看著中年就已經白髮的母親下田插秧,耕地,決定自己去討生活,賺了錢報答母親。

當時的李士群聽村子裡面出去打工的人說,上海是個大城市,到處都是黃金鈔票,能找到好工作。

於是滿懷憧憬的李士群,跟鄰居借了20塊大洋,瞞著母親去了上海。

上海也許真的遍地是黃金,不過李士群這樣一個少年人是不可能撿到的。

李士群在上海流浪了幾個月,只找到幾份零工,賺了幾天飯錢而已,20塊錢也花的精光。

最終,李士群又病又餓,一頭扎倒在一個大戶人家的門前。這家看門人看見一個半大孩子倒在門口,立即大喊大叫起來。

這家姓葉的男女主人立即趕出來,都覺得這個小夥子很可憐。

男主人好心的將這個小夥子扶到家裡來,給了他一碗飯吃,又讓他在家裡做了個僕人。

這個男主人叫做葉澤夢,他曾擔任山東學政,是一個有文化大人物。民國時期,葉澤夢在上海經商非常成功,家裡擁有數十萬財產。

沒想到,短短1,2個月內,葉澤夢發現李士群非常聰明,談吐不俗,頗有才華,還識文斷字。當時他正好身邊缺少可靠地幫手,就讓他做了自己的秘書。

李士群就這樣成為一個稱職的秘書兼會計,而且還居然將葉家的大小姐迷得神魂顛倒。

這個大小姐名字叫做葉吉卿,人是很聰明,相貌也很清秀(只是有一嘴大板牙),但由於從小被父母寵愛,有著一個極為驕橫的大小姐脾氣。

葉吉卿比李士群還大3歲,由於過於精明,脾氣又不好,沒有男人敢於追求她,20多歲還是單身。

李士群見葉吉卿在家中地位極高,葉家夫婦對這個女兒特別喜愛,要什麼給什麼,從不違拗她的意思,感覺機會到了。

要是他追求上了葉吉卿,那不就等於追求到了富裕的葉家產業嗎?

就像小說《紅與黑》裡面的於連一樣,李士群很聰明的開始巴結主人家小姐。

李士群這個人相貌平平,見過李的陳恭澍回憶:他的臉型是上圓下方,談不上英俊。

不過李士群當時還很年輕,氣宇軒昂,做事幹練,談吐不凡,頗有女人緣,

加上他極擅長投其所好和低三下四討好女人,更擅長揣摩女人內心和拍馬屁。葉吉卿很快被李士群奉承的興高采烈,將他引以為知己。結果,李僅僅用了1、2個月時間就獲得了葉大小姐的芳心。

性格直率的葉吉卿很快找到父親葉澤夢,表示要嫁給李士群。葉澤夢雖然心裡不太樂意,卻也沒有堅決反對。葉家父母提出一個要求,就是李士群必須去上學,獲得一定的成績以後才可以結婚。他的萬般寵愛的女兒,不能嫁給一個一無所有又不學無術的人。

對於這點,李士群立即就同意了。

李士群成為葉家准女婿以後,立即受到富裕葉家的培養,地位完全不同了。

他先是進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南京藝術學院的前身),隨後又考入了上海大學。

李士群人品很差,卻是個極為聰明的傢伙。他真的是學什麼通什麼,大學的課程對他來說是小意思。同當時幾乎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李士群對政治很感興趣,他在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期間受同學影響,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為什麼加入共產黨呢?因為李士群的出身讓他仇恨地主,仇恨富商,仇恨現在這個社會制度,也就是所謂的階級仇恨。

李士群精明能幹,很快成為學校共產黨組織中的領軍人物。

1926年,21歲的李士群轉學到上海大學社會系,同年秋天與葉吉卿結婚,當時他的主要興趣已經不在學業,而在政治上了。他的新婚妻子葉吉卿在李的影響下,也加入共產黨。

當時共產黨正在培養自己的骨幹力量,選拔了一批精英去蘇聯受訓,能力極為突出的李士群就是其中之一。

1927年4月李士群到達莫斯科,隨後入中山大學。

這所中山大學培養了中共著名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還有鄧小平、烏蘭夫、葉劍英、董必武、林伯渠、左權等人。

在中山大學學習期間,李士群被蘇聯人看重,認為他是一個很好的特工苗子。

其實特工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當的,比較粗心的人就當不了特工。

特工必須心細,幹練,還要能夠交際,更重要的是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冷靜,至於勇敢不怕死則是基本素質了。

一般認為十個人裡面,最多只有一個人符合這個標準。

不久,李士群被轉到位於西伯利亞小城的蘇聯特種警察學校(所謂的契卡的秘密訓練機構,契卡也就是克格勃的前身),進行特工方面的嚴格訓練。

經過1年多的殘酷學習,李士群成為一個通曉各種特工技能的優秀特務,獲得了蘇聯教官的高度評價。

這一點,就讓李士群成為當時中國特務的頂尖人物,中統軍統所有特務所受到的訓練,都遠遠不如他。

1929年李士群奉命回到中國,成為中共特務組織,也就是特科的一員。

當時蔣介石已經清黨分共,中共黨員處境艱難,一旦被發現就會被監禁甚至槍決。

在這種情況下還堅持回國,看來李士群還是比較有勇氣的,中共派李以蜀聞通訊社記者身份在上海從事搜集情報的活動。

初來乍到的李士群開始並不能適應上海的複雜環境,很快他就被公共租界工部巡捕房逮捕,理由是進行共產主義活動,並且要將他引渡給國民政府。

這下可急壞了李士群的老婆葉吉卿,她知道如果一被引渡給國民政府,李士群最好的下場也是坐一輩子牢。

葉吉卿利用富裕的葉家在上海的關係,找到了當時上海青幫祖師爺季雲卿。

季雲卿是一個比上海三巨頭杜月笙,張嘯林,黃金榮輩分還大的黑幫頭子,在他的疏通下,洋人租界政府果然軟了,李士群被用一大筆錢保釋出來。

這是李士群第一次遇到鬼門關,還好只是有驚無險!

此次的被捕和釋放對李士群的影響很大,他認為在上海如果不跟黑道白道拉上關係,隨時可能完蛋。

隨後李士群便向青幫老大季雲卿投了門生帖子,從此他就跟上海最強大的青幫拉上關係。

作為中共普通特工的李士群好不容易撐過了1929年,隨之而來的1930年更為可怕。

叛變投靠中統

當時中統和軍統的力量已經今非昔比,而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共產黨活動最為猖獗的上海。

大量國民黨特工進入上海,全力摧毀共產黨地下組織。當時上海的華界已經被國民政府完全控制,中共特工雖然還可以在租界立足,但也受到租界巡捕和中統軍統特工或明或暗的打擊。

當時的情況萬分危急,好在當時共產黨頭號卧底錢壯飛潛伏在中統局長徐恩曾身邊,所以在整個1930年上海的地下黨組織並沒有遭受大的破壞。

可惜好景不長,1931年中共特工頭子,行動科科長顧順章在武漢脫黨。

隨後他在街頭表演魔術的時候被捕,錢壯飛趕在顧順章叛變之前通知了中共秘密機關全部轉移,隨後自己也逃走,於是中統的情報再也不被中共掌握。

顧順章在妻子岳父母被中共打狗隊鋤奸以後,立即交代了他所掌握的全部情報。

這樣一來,1932年中共在上海的組織受到毀滅性打擊,李士群也被同志出賣,被中統逮捕了。

當時中統對於被捕的共產黨員,並不是一上來就施以刑訊,而是先以禮相待,試圖收買。

如果他們不叛變,中統立即用種種刑法對付,最終槍斃。因為當時中統軍統都缺乏人才,很多特務根本沒有受過什麼訓練,都是自學成才,特務組織對受過專業訓練的特工人員更是求賢若渴。

至於李士群曾經受過蘇聯的嚴格訓練,這種人在中國特工界是極少的,就算中統軍統裡面也很少這樣的人才,正是陳立夫兄弟和戴笠爭取的對象。

李士群深知中統這一套,他本來就不是一個立場堅定的人,幾乎當場就叛變了。

隨後,李士群的老婆葉吉卿也宣布脫黨。

其實,李士群當時並沒有徹底背叛中共。

他儘可能的保住了自己知道的秘密,只泄露給中統一些皮毛而已。中統高層並不是傻子,他們對李士群極為不滿,沒有給與重任。

為了彌補這點,李士群自告奮勇的要用共產黨最擅長的輿論對付他們。

當時中統軍統都不擅長宣傳和佔領輿論,而中共最擅長的就是這點。

陳果夫陳立夫兄弟正苦於找不到這方面的人才,見李士群自告奮勇報名以後,就立即任命為中統上海區直屬情報員,與丁默邨(也是叛變的共產黨員)、唐惠民等人合辦《社會新聞》。

這份報紙三天一份,是一份內容極為反共的報紙。由於李士群深知中共的一切,在他精心的攻擊下,中共在上海的聲譽急轉直下,很快就接近聲名狼藉了。

由於報紙的作用非常明顯,中統領導人陳氏兄弟對李士群的能力相當欣賞。

但陳氏兄弟正要提拔李士群的時候,突然出了一件大事。

1933年,上海地區負責人馬紹武突然被中共特科暗殺。

當時時任上海市公安局督察馬紹武,很隱蔽的從浙江路22號東方飯店出門時,被三名中共特工連發數槍擊中頭部胸部,當場斃命。

馬紹武的行蹤極為秘密,知道的人極少,所以陳氏兄弟認為這肯定是有內奸。

經過後期調查,馬紹武的情報很有可能是李士群和丁默邨傳出去的,目的是試圖獲得中共的寬恕,以避免被中共特科刺殺。

當時中共特科有專門的一支所謂鋤奸隊,也叫做打狗隊,專門對付叛變分子的。打狗隊非常厲害,前後處決了包括顧順章家人,出賣羅亦農的何家興夫婦,出賣羅邁,李立三等人的叛徒也都被處死。

李士群和丁默邨無疑是害怕特科打狗隊,所以通過提供情況向他們示好。

雙重間諜是特務一行最大的忌諱,單憑懷疑就往往被立即處決,於是丁李兩人一同被中統逮捕。

但李丁兩人都是特工老手,就算做了也不會讓你查出來。經過差不多1年時間的內部監禁,中統最終卻查無實據,也沒有處決兩人。

此時也加入中統的李士群老婆葉吉卿,再次帶著大筆金錢趕到南京給丈夫求情。

錢能通神,沒有人會拒絕大批行賄款的,最終在中統老大之一的徐恩曾親自干涉下,兩人勉強被釋放,但被命令不得離開南京。

饒了他們的性命,但李和丁仍然作為中統的一份子,不能脫離團體。

而陳果夫卻在兩人的檔案上批示:此兩人永遠不可重用。

李士群和丁默邨兩人由此賦閑了好幾年,實際是被軟禁,直到1937年抗戰爆發。

813淞滬會戰開始以後,陳果夫兄弟和戴笠都下令:所有犯罪的特務都可以戴罪立功。

李丁兩人判斷情況,知道如果不立功,恐怕又要去坐牢,只得自願留在上海潛伏。

當時正是用人之際,他們的要求很快被批准。

3個月後國軍經過激戰退出上海,日軍控制上海全境,上海的租界仍然控制在洋人手中。

國軍撤退同時,中統和軍統留下了大量的特工和諜報網路,軍統還留下了上萬人的忠義救國軍。

同時,日本特務憲兵隊特高課也進入上海,進行日本方面的諜報活動,可惜特高課在中國並不是軍統中統對手。

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日本人的凶殘手段在上海並沒有什麼建樹。

連語言都不通的日本人雖然狠毒,卻很難滲透入中國人的特工組織,更無法對付洋人控制的租界,也無法在上海和佔領區建立各種情報網路。

當時軍統和中統在上海呈燎原之勢,幾乎是隨心所欲的鋤奸,破壞,宣傳,製作假幣。

軍統特工組織幾年內刺殺的大漢奸就有數百人之多,小漢奸不計其數。

任何一個漢奸和日本軍人,只要不在日本軍隊中,就很有可能被刺殺,到處一片混亂。

同時大量假幣投放到日佔區,搞的日軍紙幣幾乎形同廢紙,金融系統完全癱瘓。

情報工作上,軍統中統大量特務滲透入日偽組織中,日軍機密情報大量外泄,有時候命令還沒有送到日軍一線指揮官手中,戴笠卻已經知道了。

這種情況下,李士群和丁默邨的機會就來了。

叛變投敵,創建76號

此時李士群和丁默邨兩人奉命先潛伏香港,然後再進入上海,可是李丁兩人的心態卻發生了變化!

李士群知道身為中統分子,一輩子不可能活著離開中統組織。

而陳氏兄弟已經做出絕對不會重用他的決定,那麼他一輩子都只能做中統一個走卒。

如果對於一個普通人,比如能力普通或者沒有什麼野心的小角色,可能認為這樣也不錯,可以安安穩穩的過完這一生。

但李士群卻是一個既有野心、又有能力的人。他認為自己能力並不亞於陳果夫陳立夫,甚至不比戴笠差,缺少的只是一個舞台和一個機會而已。

李士群又認為,自己潛伏在上海是極為危險的,隨時可能掉腦袋。冒著這麼大的危險卻沒有任何回報,這對於一個忠心愛國的人來說也許沒什麼,但對於追名逐利,背叛過中共的李士群來說,這自然是不可取的。

既然當年可以背叛培養自己數年之久的中共,現在又為什麼不能背叛中統呢。

所以,現在李士群認為,沒有任何必要繼續為中統賣命!

既然有了這個意圖,李士群的背叛就是時間問題,他只是在等待一個機會。

很快,這個機會就來了。

1938年底,汪精衛叛逃到越南準備投日。在蔣介石的命令下,戴笠派出軍統天津站19名特工在暗殺大王陳恭澍的領導下,一路跟蹤進入河內。

這些特工不動聲色解決了警衛,沖入汪精衛的房間亂槍掃射。床上本來應該是汪精衛夫婦,只是他們的運氣很好,臨時將房間換給了剛剛到河內的秘書曾仲鳴夫妻兩人。

這兩人身中數槍,其中曾仲鳴當場斃命,成為汪精衛的替死鬼。

被嚇破膽的汪精衛隨即逃到上海、南京,軍統特務如影隨行的跟蹤,又連續進行幾次暗殺。

一次他們亂槍擊中了汪精衛的坐車,好在當時汪精衛在另外一輛車上,才僥倖逃過一劫。

雖然這些暗殺都沒有成功,也殺的汪精衛心驚肉跳,平時連大門也不敢出。

鑒於日本特高課水土不服,根本對付不了軍統和中統。甚至當時有個笑話,一個人只要看他腰板直不直,就知道他是不是日本憲兵特務。因為日本憲兵都受過軍事訓練,走路時候會不自覺的挺直腰板,而一般中國在當年走路都是彎著腰的。

日本憲兵如此無用,看來是靠不住的。

汪精衛急需要一個自己的特工組織,最好是原來中統和軍統的叛徒。

因為這些人比較熟悉中統軍統的運作,不但能夠保護汪精衛,還能夠有效對付軍統和中統在上海南京的猖獗勢頭。

此時汪精衛和日本人聯手向全國徵集人才,這下就是李士群的機會了。

李士群立即同日本在香港的總領事中村豐一聯繫上,隨後從香港到南京投靠汪精衛。為了怕自己的軍銜太低,不被汪重視,他又說服了時為中統少將軍銜的丁默邨一同投敵。

丁默邨在中統中是個不小的人物,是中統重量級人物之一,能夠服眾。

由此,在汪精衛和日本人的支持下,李士群和丁默邨兩人成立了汪偽政權自己的特務組織。

丁默邨還有些名氣,也早已過期了,而李士群在當時則是無名小卒,日本人和汪精衛對他們都不太重視。

日本人每月僅僅給日元三十萬作為他們的活動經費,還一次性撥給槍500支、子彈5萬發,以及其它軍事裝備。

而汪偽政權由於剛剛起步,政府的大小漢奸吃飯都困難,一分錢都無法提供給李士群。

於是李士群在上海其他力量上想辦法,他先找到青幫中實力最強的杜月笙要求幫助,誰知道杜月笙是個一心抗日的人,根本不予理睬。

李士群只好找到他的恩師季雲卿。季雲卿這個老傢伙是非不分,不但將手下一批黑幫嘍啰送給李士群做爪牙(其中就有他的司機和貼身保鏢吳四寶,後來擔任特工總部警衛總隊副總隊長),給了他們一大筆錢,還將自己一棟房子送給他們做總部。

這所房子也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極斯菲爾路76號(現在的萬航渡路435號)。

由此汪偽特工總部76號正式成立,他們的全名是:汪偽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

嶄露頭角

76號剛出現的時候,軍統和中統並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絲毫沒有放鬆在上海的工作。

軍統僅在1939年秋兩個月時間中就暗殺了知名漢奸12名,普通漢奸30多人。

維新政府的外交部長陳篆,被兩個刺客大搖大擺的進入家中亂槍打死,連李士群的師傅,青幫一號頭目季雲卿也被軍統著名特務詹森射殺!

李士群面對如此局面,決定採用所謂的鐵腕手段,也就是不顧及任何國際影響,不擇手段的對軍統、中統和抗日人士進行屠殺。

因為上海租界以外都是日本人控制,所以李士群殺起人來毫不費力。

而在租界相當於列強領土,想要在這裡面殺人是很麻煩的,所以不能明著殺,只能暗殺。可是,就算76號的殺手被租界巡捕抓住,李士群也有辦法將他們弄出來。

所以在上海,李士群他們76號組織是立於不敗之地的,中統軍統則是被動的。

實事求是的說,李士群的確是一個特工大師,他的能力非常強,算是中國特工界最頂尖的人物。

在蘇聯學到的特工知識和多年在中共、中統的特工經驗幫助了李士群,他和丁兩人迅速建立了一個類似於軍統的特務組織。

這個特務組織是一個高效、精幹,但又凶殘、惡毒,由一群人渣和敗類構成的反人類組織。

由於李士群熟知特工的一切,這個特務組織很快形成了戰鬥力,他的網路遍布上海和南京。

在組織形成初步的戰鬥力以後,李士群迫不及待的開始嶄露頭角。

他首先設計,將殺死季雲卿的槍手詹森抓住。

詹森本名尹懋萱,是軍統著名刺客之一,槍法如神,暗殺對手基本都只用一槍,很少開第二槍。

此次刺殺季雲卿的時候,詹森在他眾多青幫弟子面前,突然衝出去,打了一槍以後立即逃走。由於詹森動作太快,直到他消失以後,季雲卿的弟子們才緩過勁來。而此時季雲卿已經被一槍斃命。

抓住詹森以後,李士群認為如果詹森能夠投降,不但大大增強自己的實力,也會為76號獲得極大的聲譽。

於是李士群先是利誘詹森,沒想到詹森骨頭極硬,他直接的說:老子身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鬼,不像你們這群出賣祖宗、賣國求榮的走狗。讓我叛國是辦不到的,你們要殺就殺,不要再廢話了!

無論李士群如何利誘,詹森翻來覆去的就說這一句話。李士群無奈,對詹森施以殘酷的刑法。

李士群總結軍統中統的經驗,在76號推出了4種刑法。按照輕重程度依次是:皮鞭抽,老虎凳,灌辣椒水,電刑。

皮鞭抽是最輕的,但也讓正常人絕對無法忍受。他們用的皮鞭,不是我們理解的那種馬鞭,而是類似於現在新加坡打鞭用的粗大皮鞭。這種皮鞭一鞭子抽下去,立即皮開肉綻,體力弱的一鞭子就會昏死過去。

而這個皮鞭抽居然還是最輕的。

至於老虎凳,大家都知道,是斷人筋骨用的。如果你夠硬,往往最終就是斷胳膊斷腿,留下終生殘疾。

至於灌辣椒水更是厲害,很多人被灌了以後,肺裡面都能咳出血來。

電刑就不用說了,再堅強的人被電刑時候,往往都會大小便失禁,痛苦不堪。

沒想到,這些大刑對詹森完全無效。他在酷刑下堅強不屈,一句話也沒有說過。李士群狂怒之下,下令將已經被打成殘廢的詹森槍決。

這裡也哀悼一下民族英雄詹森,難怪戴笠一再說:我們軍統的歷史,就是無數同志們的血淚寫成的。

雖然沒有壓服詹森,但能夠活捉詹森已經為李士群獲得了一些聲譽。

詹森死後,戴笠對部下之死極為心疼,他下令立即全面進攻,頓時大批漢奸和日本人命喪上海。

面對軍統的暗殺狂波,李士群居然處亂不驚,開始了報復性的大屠殺。

上海租界中有上海中國銀行、上海江蘇銀行等,這些都是國民政府經營的銀行,也為國府提供了很大方便。但中日並沒有正式宣戰,這些銀行設在租界中是合法的,受洋人的保護。

李士群為了敲山震虎,居然主動襲擊這些合法且沒有武裝人員的機構。

李士群的特工沖入這幾家銀行用衝鋒槍瘋狂掃射,殺死職員以後再搶東西,無辜職員被槍殺高達52人,傷者更多。其中江蘇農民銀行的職員除一人外,其餘11人被76號特務全部射殺,導致5死6重傷,這幾家銀行基本被摧毀。

這種血腥殘忍的屠殺,引起了洋人的憤怒和指責,但也嚇倒了一批人。

可是,這還只是開始而已。

1939年11月23日上午,李士群安排特務暗殺了設在上海英租界的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長郁華。刺殺手無寸鐵的郁華,僅僅是他宣布絕不從租界的法庭內撤退,要堅持到抗戰勝利的一天。

1939年12月12日,中國職業婦女俱樂部主席,上海女權運動領袖茅麗瑛被李士群派來的特務開槍擊中腹部。雖然李經過手術搶救取出子彈,但因為子彈上有劇毒,最終還是不治身亡。刺殺茅麗瑛的原因是因為她多次舉辦抗日募捐,引起李士群的仇恨。

經過這三起屠殺,一部分傾向抗日的中立人士被嚇住了,他們轉為真正的中立。

李士群的目的達到了,軍統和中統已經失去了一部分的群眾支持,這時候可以開始對他們直接進行打擊了。

由於李士群在這場遊戲中立於不敗之地,他對於軍統和中統的打擊獲得成果只是時間問題。

76號的輝煌時期

李士群和丁默邨兩人熟知中統軍統的一切,遠比外表凶殘實則無能的日本特高課厲害多了。

在李士群的打擊下,中統和軍統組織都受到極大的破壞,大量特工被捕被殺,組織也被嚴重摧毀。

到了1939年年底,李士群經過1年多的部署,終於捉住了軍統上海站的站長,也是軍統的四大金剛之一的王天木。曾經擔任軍統天津站首任站長,並且同北平站長陳恭澍聯手除掉大漢奸張敬堯的王天木,並不是泛泛的角色。

王天木被捕以後跟詹森完全一樣,他連一個字也不說,尋找機會自殺。

由於有詹森的例子在前,狡猾的李士群認為王天木根本不可能叛變,如果單純殺了他,戴笠會立即更換一個站長,這樣成果並不太大,還是要另想辦法。

李士群想出一個毒計,他將王天木留在76號最好的客房中住了3個星期,期間除了嚴格看守以外,一沒有刑訊二沒有誘降。

到了3周以後,李士群居然下令將王天木放掉了。

王天木大為不解,被釋放以後他隱居了一段時間,發現沒有人跟蹤,再次回到軍統的隊伍。

但此時的李士群早已在軍統內部,散布王天木已經叛變的消息,還拿出了很多看起來非常真實的證據。

消息全部傳到戴笠耳中,戴笠認為無論王天木是否叛變,都不能讓他再當站長。況且,特務工作,決不能有任何含糊,寧可錯殺,決不可錯放。

戴笠認為王天木必須被處死,以杜絕隱患,他下令給王天木的副手讓他立即處決王天木。

此時王天木已經是驚弓之鳥,在發現副手準備暗殺他以後,趕忙逃走。

這時候身在在上海的王天木已經無路可逃,軍統中統要殺他,76號和日本人也要殺他,如果他不投靠76號怕是活不過24小時。

於是上海站站長王天木被迫投靠了76號,這樣一來,軍統在上海的組織自然就垮掉了。作為站長,王天木手上有很多單線聯繫的特工,別人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大多是最重要的關係。王天木一投敵,這些特工就失去跟軍統的聯繫,這些關係也就失去了。

另外,王天木清楚上海站的所有組織關係,他也曾經是天津站的站長。如果他只是單純被殺還好,一旦涉嫌叛變,無論他是否向敵人交代出組織情報,這些組織也必須立即撤離上海,全部更換了。

於是,上海天津的軍統特工組織遭受毀滅性打擊,幾乎整個換了一遍。

軍統因為王天木事變,半年之內沒有恢復元氣,這讓戴笠極為憤怒。他下令給他在上海的軍統四大金剛之一,時任上海特二區區長的陳恭澍,讓他不惜一切代價制裁李士群。

李士群是老特工出身,專門搞暗殺刺殺別人,想要刺殺他談何容易。面對李士群嚴密的防禦,曾經殺死過汪精衛,張敬堯,季雲卿的著名刺客陳恭澍也無從下手,幾次暗殺都失敗了。

到了1941年10月30日,連一生計划過200多次暗殺的陳恭澍也被李士群抓住。

陳恭澍在和李士群面談的時候,直率的表示無話可說,不可能投降。李士群給他提出一個折中的條件,只要他不在抗戰結束之前繼續為軍統服務,他就饒他一命。

而此時戴笠也立即做了部署,他命令一個特工故意被捕,然後設法接近陳恭澍,給他下了密令。

讓陳恭澍假意投敵,實則尋找機會滲透入日偽內部,並且尋機刺殺汪精衛和李士群。

同時,戴笠還告訴陳恭澍,他們已經派出唐生明等多名特工潛伏進入日偽組織,會協助他。

陳恭澍服從命令,表面上同意了李士群的主張。他沒有出賣軍統的任何信息,但想要刺殺李士群和汪精衛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李士群非常狡猾,對陳恭澍處處提防。陳恭澍始終無所作為,最後掛著一個汪偽政府特工總部科長的空頭銜,到抗戰結束。

陳恭澍被捕以後,軍統中統看起來似乎在上海站不住腳了,戴笠甚至考慮將上海站所有特工全部撤換,因為連續兩個站長被捕,組織已經被徹底破壞了。

除了上海以外,南京站遭到重創,副站長投敵,而天津站、青島站等完全被日偽破壞,其人員或投敵,或為日偽殺害。

就在中統軍統陷入極大危機中的時候,轉機卻很快出現了。

借刀殺人,幹掉李士群

僅僅2個月後,日軍偷襲美國珍珠港,隨後向美國宣戰,汪偽政權領袖汪精衛立即要求加入軸心國參戰。

消息傳到李士群、丁默邨處,兩人都大大的震驚了。

他們並不是普通的老百姓,都跟美國人打過交道,深知日本力量遠遠不如美國。

現在日本居然擅自同美國作戰,那麼未來的敗局已定,作為日本人的走狗,他們的下場也幾乎註定了。

1942年6月,日本海軍在中途島慘敗,四艘航母全部被擊沉。

日本和中國普通民眾自然都不知道這個戰役,但搞情報工作的李士群和丁默邨都是知道的。他們大為恐慌,知道日本帝國就要垮了,對軍統和中統的強硬手段也很快軟了下來。

此時蔣介石和戴笠認為汪偽政權內部已經開始內亂,必然有人會倒戈投靠他們,決定開始進行收買。

戴笠仔細分析後,在李士群和丁默邨中首先選擇了丁默邨。為什麼選擇丁默邨呢?因為戴笠知道丁默邨更為狡詐,更有政治頭腦,更沒有原則,不像李士群那樣只會亂殺。

當時戴笠找到丁默邨以後,丁很清楚的知道戴笠找他的用意。

此時日本已經肯定要失敗,丁默邨必須給自己找條退路,不然作惡多端的他,估計難逃一死。

根據特務組織的慣例,戴笠是不會同時和丁默邨和李士群兩人合作,只會找其中一個人。

如果丁默邨此時不答應戴笠的要求,戴笠立即會去找李士群,如果李士群答應了,丁默邨將來就死無葬身之地。

猶豫再三,丁默邨表示願意和戴笠秘密合作。

戴笠立即表示要請丁默邨做一件事。

丁默邨已經知道戴笠找他是為了什麼,但仍然詢問是什麼事,戴笠回答:殺李士群!

當時誰都知道丁默邨和李士群親密同穿一條褲子,是10多年的好友,為什麼戴笠敢這麼要求呢?

這是因為戴笠知道丁默邨跟李士群也有深刻的矛盾。

李士群表面上是76號的副主任,丁默邨才是主任。

其實李士群根本不把丁默邨放在眼裡,他剛一站住腳,就排擠走了丁默邨的心腹,也是副主任的唐惠民。

隨後,李士群開始暗中對付丁默邨。

丁默邨一大特點就是好色,戴笠曾經投其所好的派出軍統女特務鄭蘋如依靠美色接近丁。

鄭蘋如是中日混血兒,依靠母親是日本人的關係,她很快同日偽高層打得火熱。

當時的鄭蘋如剛剛20出頭,貌美如花,嬌柔無比,把色中餓鬼的丁默邨迷得神魂顛倒。

鄭蘋如其實早在19歲就加入軍統,是個老特務了,此次她偽裝成涉世未深的少女,把老特務丁默邨也玩弄於鼓掌了。

而李士群卻已經通過叛變的特務知道鄭蘋如是軍統特務,卻始終不予拆穿。

等到丁默邨完全上了鄭蘋如的鉤以後,並且鄭蘋如已經實施了一次暗殺以後,李才向汪精衛和日本人和盤托出。

日偽特務捉住鄭蘋如,在她包中搜出一把用來暗殺丁默邨的手槍,這自然是鐵證如山了。

鄭蘋如烈士隨後在1940年2月被李士群下令槍殺,殉國時年僅22歲。

一般認為,《色戒》就是根據鄭蘋如改編的,唯一的區別就是鄭蘋如對丁默邨沒有任何感情,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務,將丁默邨殺死。

這件事情一出,汪精衛和日本人頓時都對丁默邨極為不滿。

他們認為丁過於好色不能幹大事,身為76號特工領袖,居然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女特工搞成這樣,實在不能信任。

丁默邨從此大受打擊,失去了主子的信任。

之後,表面上76號的負責人是丁默邨,實際權力都在李士群手中。

由此,丁默邨對李士群非常痛恨,只是畏懼李士群心狠手辣,不敢把他怎麼樣。

在戴笠的要求下,丁默邨表示可以幫忙,但李士群是76號的實際領袖,光靠丁一個人是殺不了他的。

戴笠告訴他,其實汪偽政權二號人物,時任偽財政部長兼任上海市長的周佛海也是軍統的人,周可以幫助他。

聽到周佛海居然還暗中投靠軍統,丁默邨大吃了一驚。不過這樣一來,丁默邨代表汪偽政權對付李士群是沒有問題的了,下面就看日本人的態度了。

戴笠向周佛海詢問日本人會不會保護李士群,周佛海哈哈一笑說:日本仇恨李士群的程度,比仇恨蔣介石還多得多!

此時日本人對李士群非常仇視,這個仇視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不過根本來說是李士群試圖用權力壓制日本人,同日本人爭權奪利。

當時李士群除了是76號負責人以外,還是汪偽清鄉委員會秘書長、偽江蘇省省長。

李士群利用汪偽清鄉委員會秘書長、偽江蘇省省長的權力,將江蘇省看做是他自己的地盤,公然在蘇南同日本人搶奪戰利品和佔領區的利益。

其實當年汪偽政權真正控制的地盤只有江蘇,浙江,安徽,湖北各一部分,其中江蘇省比較富裕,是汪偽政權和日本人最主要的基地,他們的財政收入和糧食物資基本都來自於該省。

現在李士群居然敢無視日本人的利益,公然出兵和日軍搶奪江蘇省上繳的軍事物資和清鄉的戰利品,就等於跟日本人在日本人的碗里搶飯吃,兇惡的日本人又如何能夠忍受呢!

再說說特工方面,雖然在1942年之前對軍統中統頗有成效,卻因為想給自己留條後路,也做了一些讓日本人不滿的事情。

在青幫老大杜月笙的調停下,李士群為了給自己留條後路,也同意放鬆對軍統中統的大規模攻擊,雙方轉為對峙。76號對軍統中統打擊由此停止下來,長時間沒有捉到過一個地方特工。

日本的間諜特高課也不是傻蛋,他們很快得到這個情報,認為李士群是個叛徒。

另外,日本人對李士群手下那群人也極為不滿。因為李士群部下都是漢奸,正派人是不願意做的,只能找一些無賴流氓。李士群手下大部分人都是青幫流氓,還有一些地痞無賴之流。他的行動大隊長吳世寶更是青幫裡面有名的匪盜頭子。

吳世寶由於兇惡好殺被李士群看重,成為行動組的大隊長,是李的左右手。李士群對吳世寶非常照顧,對他以76號名義開賭場,妓院,販賣鴉片都當做看不見。

日本人對流氓吳世寶則有所不滿,只是至少沒侵犯到他們的利益,也就暫時算了。

不過接下來的兩件事,讓日本人徹底怒了。

1940年初上海中國化學工業社的大老闆兼總經理方液仙被一夥匪徒綁架,方家花費了20萬大洋最終只贖回來一具屍體。

方液仙並不是一個小人物,他的家屬隨即在汪偽控制區大鬧了一場,控訴汪偽政權的特務參加綁票,並且拿出很多證據,搞得日本人在國際上非常尷尬。

日本人經過偵查,發現這居然真的是吳世寶乾的,方液仙被關押在76號的看守所受到酷刑也是真的。

日本人對吳世寶的無法無天非常不滿,沒想到吳世寶隨後還搞出了更大的事情。

1941年日本政府將一大批搶奪來的黃金,從陸路押運到日本正金銀行上海分行。在上海大街上,這輛押運車突然遭到一群匪徒攔截,一車黃金差點就被搶走,只是因為車子突然無法發動,才僥倖沒有丟失。

事後日本人經過調查,發現這居然也是吳世寶乾的。見吳世寶居然敢對日本政府動手,日本人實在忍無可忍。

他們找到李士群要求嚴懲吳世寶,李士群對吳百般袒護,不願意處置。

最終日本人暗中下毒才殺死了吳世寶。

此次事件以後,日本人對李士群非常懷疑,認為吳世寶可能是李士群指使的。

現在李士群一同日本人爭權,二在特工上和戴笠勾結,三居然指使部下對日本人動手,這明顯是同日本人為敵。

加上新上任的日本間諜頭子柴山兼四郎中將,在上海和南京處處遭到李士群的為難,幾乎步履維艱,柴山也認為李士群必須被幹掉。

於是在周佛海和丁默邨的爆料下,日本人決定幹掉不聽話的走狗李士群,丁默邨給予配合。

但李士群是個出色的特工頭子,想幹掉他並沒有那麼容易。

日本華中憲兵司令部特科科長岡村少佐幾次對李士群下手,都沒有成功。

鑒於暗殺似乎沒用,看來只好直接由長岡村少佐來做了。

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岡村少佐的邀請,在上海百老匯大廈岡村家裡為他設宴。

丁默邨和周佛海派出周的心腹,時任偽上海市保安處處長熊劍東作陪,實則幫助日本人殺掉李士群。

李經過幾次被暗殺以後,對日本人已經有了警惕,只是他畢竟是日本人的狗腿子,不能公然得罪日本人,還是去了。

此次是個家庭宴會,人數很少,只有熊劍東,李士群,岡村少佐本人,以及李士群的好友,時任偽調查統計部的次長夏仲明。

席間李士群對岡村少佐相當警惕,他只是偶爾動一動別人剛剛揀過的菜,連水都不喝。

可惜,此次岡村少佐已經部下了天羅地網,李士群是在劫難逃了。

最後,岡村夫人端上了最後一道菜,是一碟牛肉餅。岡村介紹說這是他夫人最拿手的菜肴,今天李部長來了,特地做了這道菜,請李士群賞光嘗一嘗。

由於牛肉餅只有一碟,李士群頓時大感懷疑,說自己已經吃飽了,一動都不動。

就在這時,岡村夫人又用盤子托出3碟牛肉餅,岡村解釋說:我們日本人的習慣,以單數為敬。今天席上有4人,所以分成1,3兩次拿出來,以示對客人的尊重之意。在日本,送禮也是以單數為敬,你送他一件,他非常高興。要是多送一件,他反而不高興了。

李知道日本人送禮講單數的習俗,經岡村這麼一解釋,他也就不再懷疑了。

此時熊劍東也跟著岡村忽悠李士群,並且隨手拿起牛肉餅就吃,以表示餅絕對沒有問題。

隨後,熊劍東還對李士群說:李部長,這個餅的味道真的很不錯,如果你不願意吃,我就代勞了。

岡村立即裝作生氣的樣子看著李士群!

李士群知道日本人的禮節,如果自己不吃這個餅,就等於跟岡村結仇。

他看到其他3人把面前的牛肉餅都吃得精光,熊劍東又主動要吃他的餅,也就完全放心了。

李士群也吃了三分之一,隨後告辭回家了。

吃完以後倒也沒有什麼不適,李士群也就沒有再多想。

回到住處剛剛2天時間,李卻突然發病。

他劇烈的上吐下瀉,形同得了霍亂。他的老婆葉吉卿大驚失色,趕忙找來各種名醫。這些醫生看了以後,認為李士群可能是得了霍亂。但所有的藥物對李士群都完全沒用,李士群的癥狀是每一個小時劇烈一倍。開始嘔吐短短10小時後,醫生髮現李士群全身皮膚已經急劇收縮,連注射器的針頭都扎不進去了。

到了第三天,李士群已經無法坐起來,只能躺著嘔吐腹瀉,體重急劇減少,樣子極為嚇人。

其實,李士群是中了日本人下的毒。

在李士群的牛肉餅中,有日本731部隊利用活人試驗研究出來的細菌武器阿米巴菌。

阿米巴菌是用患霍亂老鼠的屎液培育出來的一種病菌,人只要吃進這種細菌,它就能以每分鐘11倍的速度,在人體內繁殖。在繁殖期內沒有任何癥狀,等36小時以後繁殖達到飽和點,便會突然爆發,上吐下瀉,癥狀如同霍亂。

到了這時,除了日本人的特效解藥以外,就無法挽救了。

細菌在人體內起破壞白血球的作用,使人體內的水分通過吐瀉,排泄殆盡,所以人死後,屍體會縮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

在當時,這種細菌武器只有日本人有,這在日本是高度機密,但李士群曾經聽說過。

李士群在死前痛苦不堪,一度想開槍自殺,也就出現了本文開始的一幕。

1943年9月11日,李士群死在家中。死時全身體液排空,真的僅有猴子那麼大,死狀極為恐怖,這也許是對他的報應。

李士群死後,他的妻子葉吉卿大肆製造輿論,說是日本人害死了李士群。但日本人豈是好惹的,他們帶著一群憲兵沖入李士群家,將葉吉卿和他的朋友儲麟蓀抓住,說是因為他們兩人通姦才害死了李士群。葉吉卿大哭大鬧,說日本人造謠。

日本人說,如果你們再鬧,馬上把你們當做殺人犯抓起來,如果你們願意在承認李士群是病死的結論報告上簽字,我們就算了。

葉吉卿被迫最終簽字,李士群死後,汪偽76號基本處於停滯狀態,他的輝煌時期也就徹底結束了。

抗戰結束後,葉吉卿因為沒有正式加入76號組織,平時頂多幫助丈夫說服一些被捕的特工投降而已,作惡不深,被上海高等法院判處5年徒刑。

1949年初由國民黨政府開釋,後旅居香港。

附註:

至於丁默邨,陳立夫及軍統高層戴笠均曾保證丁默邨的生命安全。後來丁在獄中生病、保外就醫。根據陳立夫的回憶,丁在其間順道遊覽玄武湖,被中央社記者認出,遂采寫報道《丁默邨逍遙玄武湖》一篇登於報紙。這一報道被蔣中正看到,蔣極生氣,說“生病怎還能游玄武湖呢?應予槍斃!”丁遂在1947年7月5日遭槍斃,時年46歲。丁默邨被法庭宣布死刑,立即執行時,嚇得全身癱軟,無法走動,是被衛兵駕著走出去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