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鄧小平冥誕115周年遭人民日報噁心

胡耀邦是中共黨總書記,軍委主席鄧小平有決定他政治生命的生殺大權。這個黨從出現那天起,就反天反地反人類。

1989年5月19日,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看望學生,然後就被軟禁到死。

六四後,廣大民眾強烈要求紀念具有人性的前黨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讓黨驚嚇不已。

2019年8月22日(周四)是鄧小平冥誕115周年,位於四川廣安的鄧小平故里銅像廣場舉行了獻花儀式。

當天,人民日報出版社旗下的微信公眾號發表了一篇噁心鄧小平的文章《鄧小平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

毛澤東是1976年9月9日去世的。1977年,三落三起的鄧小平在重新恢復領導職務之時,就提出了干幾年便退下來的要求。正因為相信了這句話,兩位中共黨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被前後腳趕下台。

1977年8月召開的中共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鄧小平成為中共中央副主席。

1978年3月,鄧小平成為全國政協主席。

1978年12月,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說是形成了以鄧小平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第二代領導集體。

中國共產黨是1921年7月23日成立的,到1978年已經過去了57年,鄧小平怎麼可能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代領導核心?這個說法本身就不尊重歷史,就篡改歷史。

1985年8月22日,在鄧小平八十一歲大壽時,鄧在北戴河擺了幾桌酒席,說在兩年後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

胡耀邦參加了那次壽宴,以為鄧真的要按照憲法辦事,於是在與香港記者陸鏗交談時,將鄧要退休的消息透露出來。實際上鄧小平是想以此測試他身邊人對他的忠誠度。毫無疑問,時任總書記胡耀邦的這次考試成績是不及格的。

胡耀邦上了鄧小平的當

據林牧透露,1986年5月24日,胡耀邦在和四川省一些老幹部談話時,提出了實現領導班子年輕化的大膽倡議。他說:「明年,也就是1987年,我們黨將要如期召開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這次會議,我們必須下決心解決領導班子年輕化的問題。黨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中將有三分之一的老同志退休,110到120名新同志將被選入新的中央委員會,這些同志中將有80%到90%是50歲上下。另外,我們應該讓一些年齡在35歲到40歲的更年輕的同志進入中央委員會。...現在,我快70歲了,也到退休的年齡了,那些已超過80歲的老同志,更應該往下退了。有沒有全局觀念,就應該在這個問題上體現出來了。」這個講話傳到各級黨組織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胡喬木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上,他說:「我們黨內像小平同志這樣經驗豐富、資格很老的革命家不多了。我們這些比他小十多歲的人,充其量只能稱之為黨的領導人,而小平可以說是我們黨的第二代領袖。我不反對民主政治,但民主要有一個漸進的過程。我認為在我們國家政治制度面臨轉折關頭,需要一個德高望重的政治領袖繼續領導我們完成這個轉變。這也是我堅決要求小平能在十三大繼續留在黨中央的立場。」

王震、楊尚昆、彭真、廖承志在發言中支持胡喬木的意見。

接著,胡耀邦發表了一篇坦蕩、明快、無私、無畏的意見。他說:「黨中央領導要不要年輕化,已不再是口頭上討論的問題,而是必須馬上著手實行了。如果說過去我在這個問題上表現的含糊,不太明確,容易使大家產生誤會的話,那麼今天我就十分具體和坦白的講,我贊成小平同志帶頭退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帶頭。只要小平同志退,別的老同志的工作好做。我的總書記任期滿了,也下來,充分給年輕同志讓路。」

胡耀邦發言以後,鄧小平一言不發。聶榮臻說:「小平同志都要退下來,我還留在中央幹什麼?我也要求退下來。我們這些老同志應該在我國完善政治民主、法制的各項制度和程序中再立新功。如果我們能推動這些成果早日實現,那實在是非常激動人心的事情。」

習仲勛說:「法治是現代政府管理社會的最好方式,也是我們走出困境、走向明天的最佳選擇。實際上,今天這個會就是在昨天和明天之間選擇。我們面前擺著兩條路,一是恢復和繼續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偉大領袖發號施令,用計劃經濟甚至專營的辦法去解決經濟領域層層盤剝的問題,靠學習領導人講話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決以權謀私、腐敗墮落的問題,用加強紀律去解決思想、理論、文化界的是非問題,如果還是這樣,小平同志就是活一百歲也解決不了我們的體制轉變。」

講到這裡,王震激動的說:「你們實際上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還要不要權威!承認不承認小平同志是我們黨的最高權威?…」

萬里說:「王老啊,你不要激動啊!」「要小平同志掌舵我沒有意見,我只想糾正一下,現在要樹立的權威不是個人,而是集體。民主才是我們最高的權威。」

接著發言的,楊得志、烏蘭夫、倪志福贊成鄧退下來。彭真提出了上了年紀的都退只留鄧小平一人當代表,陳雲、宋任窮贊成彭真的意見。

鄧小平眼睛盯著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指名要他表態,趙紫陽只好說了幾句違心的話。

這時,習仲勛措辭尖銳的指責鄧小平:「防止封建專制披著革命的外衣頑固的盤踞在統治地位。……從現在起,我們應當堅持從人治向法治過渡,堅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堅持依法治國。為了改革,為了前進和發展,小平同志退出中央,實行退休制,就會給我們的子孫後代又立一次大功。」

鄧小平冷冷的說:「說穿了,你們是不希望我再過問中央的事,嫌我干涉你們的工作了是不是?那好,我可以不幹,一退到底。」這與前一年8月鄧小平過生日時說的話南轅北轍。

會議在沒有達成一致決議的情況下不歡而散。可是,鄧小平要把胡耀邦拉下馬的決心已經下了。

據說:就在這次會後,王震對鄧小平說:「誰讓你下台,就讓他下台。」鄧小平點點頭說:「那些做夢都想讓我下台的人,矛頭必然要針對共產黨的領導。這一點,我們必須堅持,即使流血也值得。」

三年後,1989年6月4日,那些要求反腐的學生們真的流血了,有的還被坦克車碾成肉醬。又過了7年零8個月,鄧小平咽氣前留下遺囑:不留骨灰。

鄧小平說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結果逼胡耀邦辭職

1987年1月16日,鄧小平讓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主持名曰「民主生活會」實則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逼總書記胡耀邦下台。

胡耀邦是薄熙來的救命大恩人,這個在黨內盡人皆知。

1967年3月,中共中央曾發布了《關於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人自首叛變問題的初步調查》,認定1936年在北平草嵐子監獄履行「簽字」手續出獄的薄一波等人為「61人叛徒集團案」。文革期間,薄一波為此吃了不少苦頭,而且一直在監獄裡獃著。孩子們的升學工作甚至婚姻問題都受到極大的影響。

後來胡耀邦當中央組織部長了,馬上批示把薄一波從監獄裡放出來,並在1977年左右,胡耀邦著手平反的第一大案,就是以薄一波為首的「61人叛徒集團案」。

據胡耀邦女兒滿妹所著的《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第278-279頁透露,當年胡耀邦還曾根據薄一波的請求,派秘書去薄家聽了他的申訴;胡耀邦看到談話記錄後,當即寫了好幾頁的批語。

據滿妹指出,當年作出要替薄一波平反的決定時,連鄧小平也吃了一驚,問胡耀邦說:「哦,這樣的案子你也敢翻?」幾天之後,連當時中共主席華國鋒也打電話「關切」。也就是說,除了胡耀邦,沒有人會為了別人去擔當這樣的政治風險。

胡耀邦替薄一波平反,使薄一波走出監獄重返政壇高層,使薄家7個孩子直接受益,從「狗崽子」立馬又成了高幹子弟。

但是,在逼迫胡耀邦辭職的政治局生活會議上,薄一波主持會議,鬥爭了胡耀邦7天半。薄一波在會上還誣衊自己的大恩人,跑了2000多個縣去調研,是「為了遊山玩水」。

薄下的刀子讓恩人胡耀邦的心一直在淌血。會議到了最後,胡耀邦才明白過來,原來「處理學潮不力,放任資產階級自由化」等等罪名不僅僅是「嚴肅批評幫助」而是讓自己下台啊。習仲勛拍案而起堅決反對,萬里稱這是「逼宮戲」。

但當時,鄧小平一言九鼎,會議開到了最後,胡耀邦含淚表示願意辭去黨總書記的職務。這場戲才立即落幕。

據現場目擊者回憶說,大家都走了,胡耀邦還獃獃的坐在那裡,當有人過去小聲提醒說會議開完了,胡耀邦邊往外走邊像個孩子一樣的失聲痛哭,他說讓他最心痛的是會議上攻擊他最起勁的那兩個沒有良心的人,第一個就是被他從監獄裡解救出來恢復高位的薄一波,第二個就是被他從地方提拔到中央的王兆國。自此之後,胡耀邦一直心情憂鬱。

1989年4月,被保留政治局委員身份的胡耀邦在開政治局會議時心臟病突發送進醫院,病情緩解了幾天,4月15號因便秘用力過度,導致心臟病再次發作,去世。

在1989年胡耀邦的追掉大會上,薄一波沒有出現。據說,傷透了心的胡耀邦家人決不讓忘恩負義的小人薄一波來添噁心。耀邦夫人在追悼會上也沒有跟鄧小平握手。

不到兩個月後,發生了六四屠殺學生事件,5月繼任黨總書記的總理趙紫陽被鄧小平軟禁,並讓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成為黨總書記。

不贊成毛被捧上神壇的鄧小平自己也不願意交權。六四之前,鄧小平一句話,兩位黨總書記都下台了。

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鄧小平辭去了最後擔任的中央軍委主席職務。把黨政軍三個最大的職務都交給了江澤民,鄧不是就此當了甩手大爺,而是升級為說一不二的婆婆。

隨後,鄧打算搞經濟改革,但江不願意遵命。於是,鄧去南巡,多次不點名的說:誰不支持經濟改革,誰下台!總書記江澤民嚇到渾身癱軟,馬上表態誓死高舉鄧小平的偉大旗幟!

1993年鄧的身體每況愈下,江澤民開始暗中搜羅對自己效忠的人,擴大自己的地盤。1997年2月19日,鄧婆婆咽下最後一口氣,追悼會上江澤民喜極而泣。

從那天起,一直到今日,三呆婊江澤民在保權這條路上走的更遠。

今年鄧小平冥誕那天,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兩個微信公眾號「人民閱讀」和「人民日報出版社」都發表了題為《鄧小平廢除領導職務終身制》的文章。

這是在噁心鄧小平呢,還是在噁心三呆婊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