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張作霖:沒上過幾天學卻深諳為官為人之道

張作霖卻多次說過,不要想著糊弄老百姓,「你糊弄老百姓,老百姓就糊弄你,到頭來,老百姓反了,咱也就下台了。」在1916年當上奉天王后,張作霖在一份教育條陳上批示:「學務為造就人才之所,振興國家之基,關係最重,而奉天又處特別地位,若不從整頓教育入手,更無以希望。」張作霖尊崇的是傳統文化中的忠義、仁勇,據說,其家廟裡供的是關公。他曾說過:「做馬賊、土匪都無關緊要……但千萬不能做漢奸,那是死後留罵名的。」

說起張作霖,那也是上個世紀初叱吒風雲的人物。他自幼家境貧寒,父親在其尚未成年時就被人打死,由寡母撫養成人;但他憑藉著自身的努力,從浪跡鄉間的小混混,坐到了奉天王、東北王的位置,並最終坐上了北洋政府陸海軍大元帥的寶座,其一生可謂充滿了傳奇色彩。

在張作霖統治東北期間,他平定了北方的匪患,穩定了紛亂的東北,遏制了蘇聯和日本擴張的野心,並大力發展工商業,使東北成為了重工業中心;他還重視教育,不遺餘力興辦東北大學,培養了大批人才。雖然他本身有著這樣那樣的不足,而且死後備受爭議,但仍不失為“亂世英雄”。迄今一些的東北老人們提起張作霖還是尊敬有加,因為他從不“糊弄老百姓”,並踏踏實實為老百姓做了不少實事。

同沒有多少文化但卻“講義重禮”、重視天理人心的張作霖相比,那些貌似受過高等教育但卻行賣國之事、罔顧人民利益的中共領導人不僅差之千里,而且理應羞愧難當。至少在三個方面,中共領導人應該好好向張作霖學習學習。

首先,在對待老百姓的問題上,中共歷屆領導人都把欺騙當成家常便飯,而張作霖卻多次說過,不要想著糊弄老百姓,“你糊弄老百姓,老百姓就糊弄你,到頭來,老百姓反了,咱也就下台了。”看來張作霖是深諳古人“水能載舟,水亦覆舟”之理,而且身體力行不糊弄百姓。

1916年4月,當上盛武將軍兼奉天省長的張作霖,上任伊始就把自己的施政主張用白話文的形式告知市民,並一針見血地指出當時官方與民間存在缺乏溝通的弊端。在施政方針中,他提出需要治理的三件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大事,即剿滅土匪、治理財政、整頓吏治。

邊業銀行(奉系控制下的商業銀行)開業,張作霖在發行的鈔票上印上了“天良”二字,表示不能坑害百姓,辦事要對得起良心。當帥府的大青樓建成後,張作霖還親自在樓前的假山石壁上寫下了“天理人心”四個大字,以使自己每天進院就能看見這四個字。據張學良在晚年口述的歷史中透露,“我和我父親從來不刮地皮”。

張作霖在北京就任陸海軍大元帥後,曾對北洋政府各部門科長以上官員有過一次講話,其中有這樣的話:“人家都說我張作霖有錢,其實我哪裡有多少錢呢?你們大家打聽去,哪個外國銀行有我張作霖存的錢?哪個外國租界里有我張作霖蓋的樓房?我他媽拉個巴子,便宜也要便宜中國人,我不能便宜外國人……過年三十那天晚上,你們大家可能都睡覺了,我張作霖並未睡覺。我拿著整股香,跪在堂院禱告。我說,天啊!要叫我張作霖平定中國,統一天下,救救老百姓,老天爺,你就助我張作霖一臂之力吧,趕快消滅這些壞蛋,我早早地統一中國,叫百姓好好地過個日子……你們大家記著,我張作霖決不做傷天害理、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百姓的事。”

試問,中共哪個領導人有著張作霖這樣的胸懷?有哪個真正把百姓放在頭等位置?當今有哪個領導人不在國外銀行有存款?又有哪個領導人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百姓之事?此中共領導人一不如張作霖也。

其次,在對教育的重視和投入方面,中共領導人是誠不如張作霖也。

在1916年當上奉天王后,張作霖在一份教育條陳上批示:“學務為造就人才之所,振興國家之基,關係最重,而奉天又處特別地位,若不從整頓教育入手,更無以希望。”他採取的第一個措施就是加強課餘時間的職業教育,將職業教育寓於普通教育中,同時播出專款發展職業教育。他還派人對全省的職業教育狀況進行調查摸底,以了解各地方究竟需要何種人才,何種職業最受歡迎等情況,以便制定實施職業教育之標準。

在張作霖的督促下,到1929年,全省的職業學校總數達45所,省立6所,縣立39所,在校生4,798人。正因為有著如此雄厚的職業教育基礎,東北經濟的發展才有了可靠的保證。

在1919年10月,奉天省教育廳成立之前,由張作霖親自過問而制訂出來的關於奉天教育的地方法規就有二十多項,涉及教育行政,教育視導,教育經費,初、中、高等教育,師範、職業,社會教育等各個方面。而對於教育經費,張作霖更是訓令各級部門要當作首要大事來抓,要求各縣每年的教育經費務必佔全縣歲出總數的40%,並將此標準作為考核各縣知事政績的內容之一,並嚴令“今後各縣知事仍不實行辦理,即以廢弛學務論,照地方興學考成條例予以相當之處罰”。

除了重視初、中等、職業教育和留學生教育外,張作霖也十分重視高等教育。1923年4月26日,他創辦了東北大學,其基建費用即達奉洋600萬元。1925年,佔地500畝的新校舍建成,其規模之大,功能之全,在國內亦是首屈一指。除興建校舍外,奉天省長公署還在北陵附近劃撥官地200畝,撥款280萬元,興辦大學工廠。這種大學設附屬工廠,既顧及學生實習,又保障經費來源的模式,也是當時國內其他大學所沒有的。東北大學另有植物園地100畝。這樣,整個校園面積達900畝,是當時國內最大的校園。而且東北大學的教學設備在當時國內也數一流,藏書亦十分豐富。

據說東北大學常年經費在各大學之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奉天省財政向東北大學的投資經費每年160萬,人均為奉大洋800元,而北京大學當時的常年經費是90萬銀元,清華大學也只有120萬。為了吸引一流人才,東北大學所設定的薪金和待遇相當優厚,甚至高於國內的幾所知名大學。以教授為例,北大、清華教授月薪300元,南開240元,東北大學則為360元,後期章士釗等人竟高達800元。此外,東北大學還為教授們蓋新村,建別墅,安排寬敞舒適的住宅。教授們回北京探親,還予以報銷往返路費。如此優厚的待遇,自然吸引了不少優秀人才。

而張作霖每到孔子的誕辰,必換上長袍馬褂,跑到各個學校,向老師們打躬作揖,說:“我們是大老粗,什麼都不懂,教育下一代,全虧諸位老師偏勞,特地跑來感謝。”

到上個世紀二十年代末,東北大學己是國內學生最多的大學,教授300人,學生3千人,而當時北京大學也只有學生2千人。有一位日本學者在參觀東北大學之後說道:“東北大學的實驗設備是第一流的,教授薪金也比國立大學高許多,其教育水準高於日本在滿洲開辦的高等教育院校。”

同張作霖的大手筆相較,每年對教育只投入可憐經費的中共領導人不知是否感到汗顏?不知是否可以坦然面對眾多失學的孩子?

中共領導人應當向張作霖學習的第三個方面就是其忠義之道。張作霖尊崇的是傳統文化中的忠義、仁勇,據說,其家廟裡供的是關公。他曾說過:“做馬賊、土匪都無關緊要……但千萬不能做漢奸,那是死後留罵名的。”對於蘇聯在東北的擴張,張作霖予以高度警惕,並在合理合法範圍內予以打擊;對於與蘇聯勾結合謀叛亂的中共,張作霖也是毫不手軟,如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李大釗就是因叛國罪被其絞死。雖然他為了圖謀發展,曾與日本人虛與委蛇,但在關鍵時刻仍保持著對國家的忠誠,絕不與日本人妥協,而最終導致自己被日軍炸死。

對國家忠誠的張作霖,對朋友、屬下等則重義氣。第一次直奉戰爭中,張景惠背後搞鬼,導致張作霖兵敗,張作霖氣得反覆說:“這還是兄弟嗎?”後來張母去世,張景惠不敢回來奔喪,張作霖便派人去北京傳話給張景惠:“大家都是兄弟,你的母親也是我們的母親。”此舉令張景惠大為感動。

馮德麟錯走一招,怪罪張作霖,見了張作霖不是罵就是挖苦,張作霖心裡生氣,卻仍然厚待馮,只因馮當年曾經對他有恩。郭松齡反奉兵敗後被殺,在小河沿暴屍,又被剁去雙腳,當時有一些人背地裡罵張作霖殘忍,但這恰恰能看出張作霖為什麼如此恨郭松齡。因為張作霖確實是真心實意地對待郭松齡,但他卻在中共的誘騙下起兵,實屬不仁不義、恩將仇報之人,而張作霖平生最恨的就是這種人。

與“辮帥”張勳的聯姻也很說明問題。日俄戰爭時,張作霖就結識了張勳,為了藉助張勳的力量,張作霖把四女兒張懷卿許配給了張勳的兒子張夢潮。張勳復辟失敗後,引起全國上下痛批;而且還有消息說,張夢潮患有精神病,父親失勢後,病情明顯加重。張懷卿的生母四夫人聽說後,勸張作霖了結這門親事,但張作霖不肯,說:“人家紅火時,咱把女兒許了去,人家不行了,咱又悔婚,這事傳出去,還怎麼在外邊做人?”遂堅持把女兒嫁給了張夢潮。這樣的例子還有不少。

同賣國求榮、不講忠義、不講誠信的中共領導人相比,張作霖的為人更深得中國古人做人之精髓,這大概也是其能成就大業的原因之一吧。

面對著這樣一個沒有上過幾天學,卻深諳為官為人之道的張作霖,或許,中共當今的領導人們該思考一下為何自己比不上的原因了,該想一想天理良心和忠義之道究竟為何重要,該想一想自己到底該何去何從了:是留千古罵名還是順天理人心、留下青名在世間。

2011-04-07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