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香港反送中下一步 成立海外「臨時政府」?

香港年輕人的國際觀和知識水平都夠,一方面有武,一方面還是要理性的規劃,做長期的抗爭,尤其是面對這樣一個大機器。美國現在都感覺到共產黨在挑戰了,更何況是香港這樣一群沒有組織的公民,力量是很微弱。所以需要有一個組織來支持這樣一個活動。就像達賴喇嘛一樣。假如今天不是因為達賴喇嘛在海外,恐怕西藏就會很孤立。

截至9月1日為止,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有將近一千人遭到逮捕,警方總共發射了兩千多枚催淚彈,面對中共建政70周年的“十一大限”將至,解放軍九月清場傳言不斷,有台灣專家建議香港反送中運動在此關鍵時刻應有“拉長戰線”的心理建設與物質準備,在海外另起爐灶成立“臨時政府”等待時機。香港反送中的下一步究竟是不是有可能成立“海外臨時政府”?國際社會除了道德呼籲之外還能提供哪些幫助?台灣是否應避免過度捲入香港內部的紛爭,從而招致北京的報復?《海峽論談》邀請前台灣外交部研設會主委顏建發與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民主派政黨社會民主連線創黨主席黃毓民深入分析。

仿效西藏長期抗戰?

顏建發建議,反送中要成立一個海外臨時政府,香港民主才有未來。他指出:“如果沒有一個支持中心來組織和調動支持,到後來整個抗爭會變成烏合之眾。比如現在我們有一筆錢想捐給抗議人,要捐給誰,有一個好的構想跟誰提呢,如果有一些對話,要跟誰對話呢,到後來會變得很散。我會提到臨時政府不一定非得是政府形式,但一定是要有一個組織來做這種統合工作,而且這要是一個長期的。比如炒蔥花蛋不能說要炒蔥花蛋的時候才種蔥,是來不及的,所以一定要有規劃。過去30年,六四的這些海外人士已經沉澱了30年,到現在看起來也沒有太大的成功,這就給我們的教訓就是很多事要預則立,要規劃,要有一個步驟。尤其是香港年輕人的國際觀和知識水平都夠,一方面有武,一方面還是要理性的規劃,做長期的抗爭,尤其是面對這樣一個大機器。美國現在都感覺到共產黨在挑戰了,更何況是香港這樣一群沒有組織的公民,力量是很微弱。所以需要有一個組織來支持這樣一個活動。就像達賴喇嘛一樣。假如今天不是因為達賴喇嘛在海外,恐怕西藏就會很孤立。這就是為什麼要提出一個海外臨時政府的概念,這隻能香港人自己去規劃自己去想,因為只有香港人自己知道自己的需要。”

冷氣軍師人血饅頭?

不過黃毓民對於香港反送中成立海外臨時政府的建議持不同觀點,他說:“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們在香港對政治的感受,無論是英國殖民地或者1997年7月1號之後變成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對言論自由的決心和行動從來沒有改變過,對於顏教授的看法,我自己提供三點供他參考:1,我現在每天都在做節目去評論反政府運動,我自己告訴自己,我們是完全站在公益的立場去批判當權者,我們從來不會把自己看成為意見領袖政治領袖去教訓這些年輕人教導他怎麼做,什麼時候應該用道德感召,什麼時候應該用勇武,我們從來不會講這種話,我覺得這個完全是沒有意思的。2,魯迅講過,吃人血饅頭。吃人血饅頭的是什麼人呢?第一個是香港的民主派,他要把這個運動化成年底的區域選舉還有明年立法會選舉的選票,這個是吃人血饅頭。第二個贏家是蔡英文,蔡英文本來這次總統選舉要垮掉,結果現在她幾乎穩贏,沒有反送中,她就不可能贏。所以你們這些吃人血饅頭的人對香港這些每天在街上冒著生命危險把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年輕人,你去教他們怎麼做,我覺得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3,無論是海外臨時政府也好,或者海外組織也好,現在在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所有的香港人都動起來了,無論是示威遊行集會,大家都在做,通過網路經常保持非常緊密的聯繫。關於錢的問題,捐到哪裡去,我們香港現在有人道基金,通過上幾次大規模遊行,香港人自動把錢丟進錢箱的加起來也有四五千萬。這些錢怎麼用,就是那些被捕的人進入法律程序,需要律師,現在已經有好幾個律師團隊在做這種事情。現在網路上流行一個辭彙叫“冷氣軍師”,就是坐在冷氣房當軍師,而人家在線上鬥爭,沒有去現場看是沒有感動的,所有共產黨的暴行在香港,它沒有直接參与,可是它會通過香港的一些機構,比如元朗721黑社會打人,完全是中聯辦和立法會議員在策劃的。我去現場訪問一些村民搜集資料,圖像非常清楚,這是流氓的做法。所以海外組織臨時政府的建議,我認為一點作用都沒有。”

黃之鋒九月訪台?

被問到黃之鋒保釋後據說九月仍可訪台,是否將拜會民進黨?蔡英文總統有關香港的發言被台灣反對黨批評為選舉操作,對此,顏建發表示:現在香港需要更多的朋友,香港人被壓制讓台灣人更清楚北京“一國兩制”的不行。至於蔡英文是不是連任是靠她多方面的包括外交,內政,軍事。不是建立在香港的痛苦之上,香港的痛苦即便是蔡英文不出來選,它也是會發生,所以台灣和香港應該聯盟。香港也有一些學生要來台灣避難,台灣很多的機構都在幫忙。台灣跟美國的信賴關係好不容易建立,但如果這個時候走太前面反而會讓香港的局面更亂,台灣也是考慮到如何對香港最有利才做的舉措。蔡英文做法相對保守,我們提出“冷氣軍師”的概念,這是我們的好意,至於香港要怎麼決定,要香港自行解決。

港台命運相連

台灣方面除了呼籲之外還可以提供哪些實際協助?黃毓民指出:“1997年以前,台灣已經通過一條港澳條例,如果香港被暴政或者遭遇危難的時候,台灣如何去支持這些人,法律寫得很清楚。道義上的奧援,空話,香港人是聽不進去的,問題是台灣要扮演一個什麼角色。台灣當局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對香港負面的東西拿來操作,可是香港有一些優點,不是說它變成特區了就變成匪區了,或者完全被共產黨操控,不是的,我們有很多很勇敢的人每天為了保衛言論自由,每天在網路電台罵共產黨,我們的用詞台灣人就不會用,我們叫共匪,台灣人有叫共匪的嗎?台灣現在親共的人很多,很多香港人希望到台灣定居移民,因為香港的情況很惡劣,這個是事實,可是在政治上來說,作為一個政府,台灣必須要關心香港,因為這個牽動兩岸關係,跟台灣利益相關。台灣必須要密切關注,研究一些方案,如果香港面臨一些巨變的時候台灣要如何制阻,這個是必然的。美中台三角關係跟兩岸互動影響非常大,下一個就是香港。現在就是民進黨用反中牌,香港牌和美國牌連續打。我們香港現在處於危急存亡之秋,任何人幫香港講話我們都是歡迎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