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班農:中國的自由將始於香港 我認為它會從那裡蔓延開來...

——專訪班農:華為如何威脅西方國家(五)

所以我認為這將是一場歷史性的勝利,我認為這將是中國的勝利,我認為中國的自由將始於香港,我認為它會從那裡蔓延開來。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這些孩子,我說他們就像1776年的美國愛國者一樣。如果你是……這個例子我幾乎在每一個採訪中都講過,我說,如果你是一個待在家裡的成年人,你已經對孩子們感到有那麼一點兒失望,或者你已經對現代社會感到了有些失望,你會說,天哪,我真希望自己能夠回到當年的(美國)大革命時期,我真的,真的會被激勵,因為我會看到所有那些偉大的愛國者

英文版《大紀元時報》的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右)在2019年8月採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左),並討論了華為公司等問題。(採訪視頻截圖)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就華為公司等問題,專訪了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前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執行主席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全文翻譯如下文。

採訪中,記者傑基萊克提出了多個問題:

川普(川普)總統真的能命令美國公司撤出中國嗎?

史蒂夫‧班農的新電影《紅龍之爪》講的是什麼?

他為什麼把中共電信巨頭華為描述為“我們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川普總統對待中共的方式與前幾任總統(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有何不同?

前幾屆政府對中共和執政的共產黨政府有哪些根本性的誤解?

華爾街和西方商業領袖在資助和幫助中共方面扮演了什麼角色?

此外,我們如何才能看到香港抗議活動的結束呢?

這裡是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揚‧傑基萊克。

此文為採訪第五部分

……

記者:說到香港,根據你剛才所說的那一切,對香港人來說,看起來不是很樂觀,你覺得呢?

班農:我認為香港人……人們總是貶低千禧一代,因為他們懶惰,他們不專註,他們想要把一切都(做好後)再交給他們。而我要說:嘿,看看香港的千禧一代。這些年輕人正是1776年那時代的美國愛國者。他們有勇氣,他們有決心,他們有不知疲倦的精神,他們不會讓步。他們遭遇到催淚瓦斯,他們被毆打,他們被橡皮子彈射中,但是他們卻一次又一次地再次站出來。

我認為他們是現代世界的英雄,我認為他們應該被提名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因為他們展示了自由的男男女女將會如何去反抗極權主義的獨裁統治。這不僅是給這個年齡的人上了一課,也是給所有年齡段的人上了一課。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是如此地引人注目。我們看到,歷史正在被實時地創造,香港每天所發生的事情正在創造歷史。

是的,我認為中共最終會說,嘿,我們已經受夠了,對吧?這就像天安門事件,中共說,這種局面已經持續夠久了,但你們仍不回去工作,你們仍然不按照我們的規則行事,我們可是共產黨,我們可以擊碎你們,我們也會擊碎你們。

我已經說過,當他們迫使中國共產黨這樣做的時候,當他們迫使(中共)他們轉入另一個天安門事件的時候,那就是中國共產黨終結的開始。我認為,在現代世界,中國共產黨不可能再從另一個天安門事件中逃脫(懲罰)。

記者:為什麼?因為它們(中共)將不再會擁有道德假面?

班農:是的,我認為這個世界……我認為它們會被同世界技術領域所隔離和孤立,我認為它們會被切斷同世界資本市場的聯繫。最重要的是,我認為即使有了防火牆,自由的傳播也將開始在中國大陸蔓延。我認為中國民眾會意識到,如果它們(中共)能夠在(香港)那裡這麼干,它們也會在我們這裡這麼干。我認為中國人民會站起來的。唯一能解救中國人民的就是中國人民自己。我認為中國人民終將會面臨這樣的局面,他們會對中共說,我們已經受夠了!

他們會說,我們已經受夠了,只讓10萬人或5萬人,統治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偷走我們所有的錢,偷走我們所有的財富,為它們自己所有,並讓我們生活在一個極權主義所監視的國家,一個警察國家裡。在某些情況下還會有集中營,過著可能被活摘器官的生活,中共能夠鎮壓任何想擁有自己的信仰和宗教的人們。我認為,中國大陸的民眾會以香港為例說,不,我們也準備做他們所做的。我覺得,中國共產黨可能認為,在現代世界,它們可以逃脫另一個天安門事件。我想,它們會大吃一驚的。

記者:你這麼說讓我感到很震驚,就好像,如果我們相信你的設想,香港的抗議者幾乎不可能失敗,因為他們要麼為自己而獲勝,要麼為所有中國人獲勝。

班農:其實,當我們坐在華盛頓特區談論理論,這是很容易的。但如果你在大街上被毆打,被催淚瓦斯熏,被打得頭破血流,或者像一個年輕的女孩那樣,被橡皮子彈打瞎了眼睛,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將會發生更多這樣的事情,因為我不認為共產黨會放棄它們的暴行。

所以我認為這將是一場歷史性的勝利,我認為這將是中國的勝利我認為中國的自由將始於香港,我認為它會從那裡蔓延開來。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這些孩子,我說他們就像1776年的美國愛國者一樣。如果你是……這個例子我幾乎在每一個採訪中都講過,我說,如果你是一個待在家裡的成年人,你已經對孩子們感到有那麼一點兒失望,或者你已經對現代社會感到了有些失望,你會說,天哪,我真希望自己能夠回到當年的(美國)大革命時期,我真的,真的會被激勵,因為我會看到所有那些偉大的愛國者。

但其實,今天你就可以看到他們。只要打開電視,只要上YouTube,也讓你的孩子們看看這些香港的孩子們都在做什麼,看看他們是如何捍衛宗教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的,他們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和市場的居民,其中很多還是基督徒。對我來說,看到年輕人在面對極權主義的殘暴行為時卻毫不退縮,這是非常激勵人心的。

記者:史蒂夫,你說的這些真的非常、非常有力。讓我們以下面這個話題來結束採訪,我們再回來談談電影。我注意到有一個記者,她是電影里的中心人物之一,她也是一位真實人物,對吧?

班農:基本上是按照真實的人物原型演的。

記者:我們之所以有這麼多的(現場報導)鏡頭,是因為這些在香港的記者,他們基本上都是在做這些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很危險的事情。同樣,(電影里)這位記者也是這種情況吧?

班農:是的,當然是這樣。你看,這就是當普通人被置身於特殊的環境中,他卻能夠升華並超越自己的情況,他向我們展示了人性本質的偉大之處。這是,這是一部電影,這是一部從側面講述了勇氣的電影。但這種勇氣是產生於一個非常高壓、緊張的情況之下,人們一直在(內心裡)進行著針對道德標準的權衡和取捨。這就是電影的力量。

你還可以看到中共通過它所掌控的技術部門——華為公司,所展現的那種無情,它們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擇手段。你能看到,面對它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加拿大公民。

有一天,他們一覺醒來,發現這個女人被捕了,然後電影就開始了。你可以看到在法庭上發生的事情,你可以看看在監獄裡都發生了什麼,你可以看到在中國的加拿大人都遇到了什麼,你還可以看到加拿大政府內部的緊張氣氛,對吧?

那些都是普通的政府官僚或外交官,你可以看到他們的那種緊張,你可以看到人們所承受的那些所有的壓力。對他們來說,本來是可以很簡單地應付過去,這就是當今世界所發生的事兒,這也從另一個側面描述了達沃斯論壇上的人是如何應付的,對之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是最容易的。只要讓我自己賺錢,讓我過上自己的生活方式,就行了……

這個年輕的女記者和她的未婚夫是(電影的)核心部分。他們擁有非常美好的生活,他們現在正開始擁有(美好生活)。他們來自非常貧困的家庭,而他們現在有了漂亮的公寓和美好的生活方式,所有這些,都可能會因此而受到損害。這部電影展現了這種緊張和壓力,(美好的生活)可能被她自己對真相的不懈追求所破壞。而觀眾們坐在那裡可能也會說,原來,對真相的追求和對更高的自我道德標準的追求,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

就像在香港,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們被關進監獄,被毆打。他們被告知,你們的職業生涯被毀了,你們的職業生涯完蛋了。這在現代社會可是一個高昂的代價,但他們拒絕讓步。我認為在這部電影中,它的力量在於,它是基於一個真實的故事,你會看到這些普通公民拒絕退縮,他們會提升自我,達到他們可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記者:史蒂夫·班農,很高興與你在《美國的思想領袖》節目中一起探討。

班農:非常感謝。我很喜愛這個節目,很高興能做客這個節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報導/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