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區家麟: 一碌燈柱倒下 就是香港死結的寫照

當智慧燈柱被拉倒時,我想起以色列歷史學者哈拉瑞的盛世危言。他說,科技不壞,但當信息科技愈擅於理解人類行為,你將發現,不是科技服務你,是你在服務科技。

當然,科技是死物,不需要你去服務它,你服務的,其實是這些科技背後的體制、那些幕後的無形之手、那些記錄你一切行為的眼睛。

你用社交媒體時,社交媒體也在收集你的喜好;你用手機支付,系統也在記錄你的消費習慣;全城監控鏡頭與個人八達通,令你每天行蹤都變成永恆不滅的記錄,儲於時空某處。

Big data is the new oil,所謂大數據就是新時代的石油。這是資本家的新金礦,這是野心家監控的新玩具。

哈拉瑞形容,我們活在一個「黑客入侵人類」的時代,當有一個系統,能夠收集你個人資料的大數據,配合人工智慧設定算法,長年累月收集,配合全世界人的資料比對分析,這個系統將會愈來愈了解你。

恐怖的是,這個算法系統有朝一日,會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它了解你的細微喜好、你的人性弱點、你最珍重的、你最厭惡的,然後向你推送精心設計的商品宣傳或政治訊息,度身訂造的攻心計,遍布生活每一角落,充斥你手機上每一個訊息,你的情緒與行為被操控,而你不自知,而且還會覺得很高興、或很憤怒,就視乎那個幕後系統在玩什麼遊戲。

很多人仍然對自己的個人資料與消費習慣資料很慷慨,常聞謂:「我光明正大,又無作姦犯科,怕乜嘢人監控!」哈拉瑞說,為了一時方便,送上自己的個人資料,等同歐洲人入侵美洲時,土著為了得到幾粒玻璃珠飾物而送上自己的土地。

「智慧燈柱」名字動聽,實際上隨時可以變身監控系統。政府否認,謂燈柱上的鏡頭屬低解像度,燈柱沒有安裝人臉識別系統,這些,全部是語言偽術。

政府文件早已列明,鏡頭可以看得到車牌,因為可用作監控車輛非法倒泥頭乜乜乜;TVB的新聞都展示過,燈柱系統能追蹤人臉。這個時代,你能相信幾十萬一支燈柱,安裝的是「低清鏡頭」?事實上,市場上還有沒有「低清鏡頭」這種貨色買得到,也是疑問。說穿了,那個燈柱鏡頭,高清低清任你調校,只在乎背後操控系統的人想看得幾清楚。而「人臉識別系統」當然不會裝在燈柱中,只需裝在某些強力部門的高速計算機中,backend某個暗角的軟體里。

那一碌倒下的燈柱,就是香港的寫照,就是當前的死結。

特區政府說,有嚴格流程監管資料使用及流通,即是叫市民要「信」,信任特區政府會跟規矩辦事,信任特區政府可以頂得住強力部門的要求。

最終回到信任問題,每個人只需要望望警察為了「止暴制亂」如何為所欲為而不受制約,到一個地步政府高官都要跪低?

這個特區政府能信任嗎?不要忘記,它已經失去管治意志,而它背後是一個監控成癮而且手法高超的專制政府。

創科局長楊偉雄形容,智慧燈柱倒下是創科界「黑暗的一天」;請留意,整個制度已暗黑了很長時間,何止一天。

從一開始,立法會就綑綁式審議撥款,社會討論未充足,立法會與各諮詢委員會充滿自己友,一切夠票就硬要過;市民的稅款,用於給政府監控自己,用於給認受性稀缺的特首與中聯辦去選擇聽命而無能的局長,我們付的稅款,供養權貴選中的傀儡。

那一碌倒下的燈柱,就是香港的死結。一天特區政府不能代表市民,它一天都不能正常運作;一天在制度中無法糾正問題,就只能在街頭相見;一天和平示威與溫和建言你不理會,就不要埋怨市民憤怒升級。

一天你不解決深層次制度問題,燈柱將會繼續倒下,一條,一條,倒下。

作者網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網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